我的父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小时候很怕父亲,感觉父亲很严厉。虽然父亲很疼我们,有时半开玩笑的问我们:如果爸爸妈妈选择一个,你们会选择跟谁?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要跟妈妈。

自一九九八年父亲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整个人都变了。有时候,眼看着要对我们发火了,但终究还是忍下了,因为法轮功要求修炼人要做到 “真、善、忍”。以前父亲很喜欢朋友来串门,因为母亲很反对父亲抽烟,朋友一来,父亲就可以借口抽烟:应酬嘛,不抽不行。自修炼了法轮功,父亲自己就把烟戒了,家里充满了祥和。有时和父亲一起修炼法轮功的朋友来家里,一大帮人在说话,却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没有一个说粗话的。其中有一位比较胖的大叔,父亲告诉我他以前是混混,有一身好功夫,派出所的人都怕他,修炼法轮功后改头换面,以前的朋友来请他去做帮派的头儿,他都拒绝了。有一位当官的,修炼法轮功以后,秉公办事,也不再收取红包。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婆婆,修炼法轮功后显的很年轻,皮肤细嫩,没有皱纹……在父亲和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身上可以看到:法轮功不仅是一般的祛病健身,还能净化人心,教人做好人,做最好的人。

那段日子父亲象得了宝似的高兴,每天学法、炼功,和同修一起去农村义务教人炼功。给亲朋好友都请了大法书,远方的亲戚都不落下。是啊,好东西都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得到,法轮功就是这么人传人、心传心的传开的。

在我还不太懂事的时候,就曾听到父亲告诫姐姐:如果学校里同学组织什么游行、去天安门干什么,千万别去参加。也常常听父亲讲共产党做的恶事,末了总会说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别管太多事。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父亲毅然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出门前对我万般的叮嘱,如今想来,父亲当时也知道去北京,以共产党历来的作为,那将面临着什么。

自父亲从北京回来以后,家里开始不安宁了,几乎每天都有派出所的人来,有时一天来几次,不外乎让父亲写保证放弃信仰。一向怕事的父亲却是出奇的坚定,面对一大帮人的恐吓,父亲从容又不失威严的声明:“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明明是好的,我是不会昧着良心说不好的,做人要有良心。我上北京,也是按着‘真、善、忍’去说句真话,没有做任何危害社会的事,如果政府恢复我们的炼功权利,澄清给法轮功造的谣言,也没有人愿意上北京。”同时父亲善意的告诫他们,善待法轮功学员,文革所谓破四旧,当时砸庙的没有一个好下场的,这事老一辈人都知道,迫害神佛必会遭天谴。其实人少的时候,派出所的人也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也不愿意来,是上面压下来的,没办法……”

但最终,父亲在同修家被扣了个“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罪名劳教了两年。两年的劳教,监狱的生活那是无法想象的。在父亲回家后跟我们讲,牢头打新入狱的人已是潜规则,父亲刚去的时候,牢头准备好架式,问干什么进来的?父亲说是炼法轮功进来的,牢头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就不打了。然而父亲因为在监狱里炼功,却被警察锁着脚镣达两个星期。在里面,每天就是强制干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吃的是脏兮兮的稀饭,上面漂着黑点,警察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冬天拉出去喝西北风,还往身上泼冷水,夏天在烈日下曝晒。但是,非人的虐待丝毫没有动摇父亲坚持信仰的心。记的去接父亲的那天,在监狱的办公室里,两年的摧残,父亲已显苍老,面对警察的恐吓:“必须签名保证不炼法轮功,否则继续关押。”父亲依然镇定的说:“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恢复了人身自由,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员还经常来骚扰,父亲只好离开了家,就这样一家人离多聚少。记的有一年新年,母亲带我去看父亲,父亲风趣的说:“来参观参观我的靓屋。”那是一个狭小的屋子,一张小床放那就占了四分之三的地方,小床挂着蚊帐,床后放着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的小册子、光盘就在这个角落里产生。

赚大钱、养家、置业,这都是父亲曾经的目标,在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父亲只因为坚持信仰,失去了这一切,但父亲是坦然的。在这样的处境中,仍无悔地做着澄清法轮功事实的资料。何止父亲啊?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历经苦难依然不顾自身的安危,平和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图任何报酬,只为了每一位中国人。可以试想一下,如果中国连“真、善、忍”都要取缔,中国人是不是只能按着“假、恶、暴”做人?中国将何去何从?时间将证明,法轮功学员捍卫真理的壮举,是中国拥有美好未来的支柱,法轮功学员传递的真相资料,是中国人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