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成就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最近调整了作息,不再象以前那样熬夜,而是早睡早起,每天有节奏的做三件事,从未间断,明显感觉到师尊的慈悲加持,使我在正法修炼上有了新的领会,觉得有必要写出来跟各位同修交流。

虽然修炼多年,但是自高自大的私心仍然很重,在与同修配合中,看不惯这个,看不起那个。自己虽然表面上什么也不说,但是心劲却很强盛,自觉“爱憎分明”。常人中可能不会说这不好,但是作为修炼人,就差劲透了。有的私心表现的圆滑隐蔽,深挖一挖,还真是把自己吓了一跳。

慈悲包容

我从不敢说自己心性有多高,但是一旦看到做的不符合自己观念标准的同修就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鄙视”。我身边有一位同修,总觉得他好吃懒做,每天长吁短叹,意志消沉,跟同修谈起大法的事情的时候,没有修炼者提到宇宙大法时那种庄严神圣的感觉,而是像扯家常一样随便,还挺愿意聊,总找同修交流,消磨时间,而交流之后看上去却一点不见提高。我之前真是一看见他,整个人马上就没情绪了,也不愿意跟他多讲话。

后来我渐渐发现,这种心态跟旧势力对大法弟子迫害时的借口好似如出一辙。我悟到,旧势力对大法弟子是妒嫉的,所以它们才这么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而我的这种心深挖下去也是妒嫉的表现,潜台词是:“啊,这人也配当大法弟子,做的一点都不如我。”想想看,这在另外空间是多么大的一个间隔啊,这跟师父在《转法轮》中举的申公豹的例子也很相似。

其实,每个来得法的生命都是不容易的。今生今世,站在我们面前的“普普通通”的同修都是不简单的。

由此我扭转了自己的心态,不再盯着同修的缺点不放,而是圆容师父要的,成就同修,成就大法弟子。我想到他也是跟着师父的正法進程这么十几年走下来,经历了诸多的不易,虽然现在有不足,但是在宇宙新旧交替的重要时刻,他选择跟师父救度众生,那就是伟大的。为了这件事情,他也是抛弃了很多东西,年龄也不小了,还没有自己的产业,为讲真相的项目东奔西走,没有怨言。这样想来,再想到他长吁短叹的样子,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有一阵发自内心的感动涌上心头。

我们真的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包容同修,肯定同修。见到对方有不足,就默默的补充,正念支持,在学法交流上提醒同修,真正让宇宙众生见到的是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令邪恶为之胆寒。

正念鼓励

上面是心性方面,还有能力方面的。我参与一个大法项目有一段时间了,有一个同修刚刚接手,需要有人带,我们就成了搭档。总是觉得他做事情不主动,没有志向,什么都得告诉他,不告诉他就愣愣的站在那里,也不与人交流,沉默寡言,合作遇到不如意的时候,也不说出来,在心里生闷气,行动上跟你较劲,虽然他不说但我能感受到。我心里就觉得特不自在,感觉跟他合作特别累,心里就犯嘀咕:“怎么遇到这种人跟我配合,一点儿也不机灵,也不开朗。”虽然表面上还在合作,但是心里在疏远他、排斥他。渐渐我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见到同修的不足,除了通过学法交流提醒对方之外,在平时我们也要不断用正念鼓励对方。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能力,师父赋予的能力。想到这一点,我从心里转变了自己对同修的成见。其实他是很聪明的一个人,学什么东西很快,只是有点懒惰。那好吧,我就用正念鼓励他,每次跟他出去,我就在心里默默对他说:“加油,你是最棒的,我相信你,你能做好的,同修,加油!”并帮他发正念。那种看他时“瞧不起”的眼神也转为慈悲、信赖和鼓励。之前做的时候因为看不上他,怕他耽误事,往往把他手里的活抢过来自己做,现在不是了,我给他最大的自由空间让他自己发挥,他做的不足的地方我然后再来补充,看到不妥的地方干活的时候不说,而是事后找合适时机跟他交流。他有时也不愿意谈,那好,我就换个时间再跟他讲。反正从此以后,在我心里,同修就是最好的,是最值得珍惜的人,我就要对同修好,他的不足一定会慢慢被补足的,因为他是大法弟子,他是我的同修!

这么想了、做了,发现同修就变了。出去合作,他变的越来越主动,能力的提高很明显也很神速,也理解我了,不再有什么较劲,而是积极努力的配合。知道吗?他是饿不得的,饿了就要吃的。对于他自己来讲,他应该考虑在出去做事的时候应该把这个人的东西放一放,但是作为听到这话的我来讲,我真应该想想是不是时机适当的时候不要叫同修饿到,如果可能的话,不要叫他空着肚子干活。可是我之前就没这么做过,他空着肚子跟我跑,不时会发些牢骚,可现在不仅不说了,而且主动讲把活干完再吃饭。看到同修的变化,暗自赞叹大法的力量真是神奇!

默默支持

“不要注重这些,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再精進》)

师父刚刚讲过的法言犹在耳,可是我们是否真正做到了?

在我身边就有同修抱怨,这个项目做的好、那个做的不好,这个负责人行、那个不行。眼里满是别人的不是,嘴里满是不符合自己观念的牢骚。我们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这种行为其实跟常人是很像的,只是我们说的内容不一样了。常人道的多是东家长西家短的,甚至站着看热闹,看着别人遭遇什么,好验证自己观念的正确,其实是很恶毒的。这是常人,我们不会象常人那样。但我们是有能量的,说出来的、讲出来的东西会有一定作用,而且旧势力的因素在那里盯着,这也是一个不小的空子啊。

我们真的应该默默的支持大法弟子的各个证实法的项目。不管我们身在哪个项目,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地--助师正法。即使没有精力身兼多职,也要默默用正念支持,相信这一切一定成!

净土何处

师父讲过:“我说我们法轮大法这块是净土,”(《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我们要好好圆容师父要的,真正让每个大法弟子觉的我们的环境就是净土。

我与大法弟子合住一个集体宿舍,不知是不是因为参与的项目各自不同,我们都是各忙各的,各吃各的,各干各的,做事也不互相考虑,一盘散沙的状态。更让人叹息的是,有的同修还私下里跟人说小话,因为住在一起,做的什么都摆在眼下,就会出去讲这个同修做的怎么不合自己口味了,那个同修怎么怎么不精進了,动机是好的,虽然是用自己的衡量标准吧,但却实实在在是希望大法弟子能够精進,可是我觉得这种表现缺乏了慈悲心。我们应该考虑讲出话的后果和影响,而且我们的话带有能量,不断重复负面的东西是不行的。

相对的,我去过另一间集体宿舍,一進去真是感觉到一种慈悲祥和的能量场,那种感觉很温馨,很幸福,修炼人住在一起,都是高境界的行为和语言,没有相互的抵触,没有隔阂,互相考虑对方,几个同修早晚集体学法炼功,一起精進的做证实大法的事。这是多么伟大的缘份啊!反观我自己,真该好好向内找找,身在大法弟子这么好的环境中,不能去替别的同修考虑,也没有善意的与同修沟通,真正的形成整体,而是“你爱怎样就怎样,我做我的事”的弃置不管的心态,这是不行的。

在其他环境中,也有很多正面的例子。像同修之间找房子、找车、新出来的学员生活上遇到的问题,大法弟子都能无私的给予帮助,任何环境中,总有默默无闻的大法弟子做着一些看上去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像在公共场合打扫卫生,繁忙的工作中给大家买吃的,集体环境中缺什么东西自己掏钱买来补齐,像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这在当今常人中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我们真的就不能再往前進一步,放下自我,把要求别人、看别人的心灭掉,让我们的净土更加纯净,让每一个来到我们环境的同修都感受到高境界的美好,因为这种场本身就能归正一切不正的,進而配合无间!那一定是邪恶最害怕的,而众生最希望的!

助师正法

在最近的学法中,更進一层的发现了严重的“成就自己”的心,这种想在大法中索取,“投机”正法的心真的是很可怕。

在讲真相中,常恨自己怕心太重,错失了很多跟有缘人讲真相的机会,从而后悔不已,一旦发现某地区的众生还有很多人没有听到真相,在机械的叹息之余,竟有一种潜藏的“庆幸”,“啊,还有这么多人没听到真相呢,我还有树立威德的机会,太好了!”现在想想,这种心多么可怕!开始还真没察觉,是最近不断学法才渐渐发现的这肮脏的物质。其实,这是没有搞清自己跟正法的关系。

我们都是助“师”正法来的,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还要把我们度成圆满,这佛恩浩荡无法用语言表述,这是师父对我们最大的慈悲了,我们还妄想什么呢?众生应该是越多、越快的被救度才好。而师父的等待恰恰是对我们再一次的洪大慈悲,对众生的洪大慈悲。而我们还奢望什么呢?唯有听师父话好好精進才好!

成就师父要的,这才伟大!

结束语

其实在我眼前的每一个同修都是我的一面镜子,甚至我遇到的常人都是。我身上的优点、缺点他们都照的到,看到他们,就象看到自己一样,从而知道自己哪里做的好,哪里做的不好,進而去掉那些不纯的心,提高上来。我想这个体会其他同修也可能有吧,我悟就是师父利用我们还存在的人心把它暴露出来给我们互相提高心性。都是大好事,出于这一点,我们就应该感谢我们身边的同修。这样看来,我们不应该慈悲对待我们身边的每一位遇到的同修吗?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再也不会为了肯定自己而否定别人了。

从师父在宇宙正法的宏观角度,我们也可以悟到放下自我、成就他人的重要。旧势力销毁众生以自保的邪恶用意促使中共这一妒嫉生命、仇视生命、毁灭生命的邪灵在下界得以成形,其实下一层的旧势力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也在上一层的销毁行列之中,还在无知的安排着自己的求生之路,要不是师尊发大慈悲下世正法,谁能解开这劫?旧势力对它们否定了的生命认定要销毁,因为它们把这宇宙大劫归罪于那些众生。而师父是带着原始最美好的一切来归正我们,里面包括一切众生,你、我、他。而旧势力是竭尽全力的干扰,至今它们留下的因素还在绝望的做着坏事,因为它们不敢承认自己固守的变异的旧法理是造成旧宇宙走向坏灭的根源,它们不知道它们出于为私目地对众生的大规模销毁动因的本身就是使旧宇宙急速膨胀而差点走向毁灭的原因。今天,在大法中的我们,就要同化师尊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对待同修,对待证实法项目,乃至对待一切众生,都应以洪大的慈悲去善解和归正,而不能像旧宇宙生命那样去否定、去排斥、或者坐视不管。真能做到了,这难道不是在扭转我们过去旧宇宙的认识吗?到时候也许真的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洪吟》〈圆满功成〉)。

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