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小孙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我的小孙子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出生的,他一出生,就有一段神奇故事。

九九年四月一天的早晨,我二儿媳妇觉得腹内胎儿将要降生,家里人急忙将她送到了医院,早上八点多钟,一个小生命降临到人间。由于当时医务人员正赶上上下班交接,不知是由于疏忽还是什么原因,阴差阳错地把孩子扔在一边没人过问,这样过去了十四个小时,当发现时,孩子已经危在旦夕,马上被转到了儿科病房。

我在孩子出生的第二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得知孩子的情况马上赶到医院,当时孩子躺在保温箱内,一动不动,他鼻子里插着塑料管子,前额扎着针在输液,扎的针眼使脑门子成了青黑色的,形状极为悲惨。

临下班时,医院的大夫找到我说,这孩子不行了,今天晚上孩子的家长要留人,如果孩子一旦死了,家长要把遗体弄走,医院是不能停放小孩遗体的。这样我在医院呆了一个通宵,夜里没事时就到孩子那瞅瞅,还是一动不动,实在太可怜了。我守了一夜后回家休息,下午又接到医院下的第三份病危通知,列举了五个严重的病症:先天性心脏病、脑出血、肺感染等等。拿出其中任何一个病症都是要命的病。

医院儿科病房的主任医生对我说,她根据多年的行医经验以及医治过许多疑难病症的经验,这孩子已经无法医治了,趁着孩子的父母还年轻,再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吧。如果你家里有钱,孩子只管住在医院里,有钱你就往里扔,扔个几万元也是这样。就这样,一个刚出生的小生命被医院判了死刑。我告诉大夫,无论如何孩子是条性命,既然他降生在我家就是缘份,我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救他,也不枉他来世一场。

回家后,我夫妻俩研究了一下,决定第二天出院,医院治不了,我们就走大法这条路(因为我们夫妻和家里人绝大多数都是大法弟子),第二天我们全家人一起到医院,大夫仍是那一套,我们谢绝了大夫,抱着孩子回家。路上,大儿子还讲,要不去儿童医院。我说哪也不去了,就回家。到家里一看,小孩子的姥爷、姥姥也都来了,因为儿媳在病房里还全然不知,二儿子又在外地上班,故请亲家父母来帮助安慰她。

我们把孩子放在床上,把医院下的管从鼻子里拔出来,一看管里面都是红红绿绿的东西,小孩子依旧不会哭、也不会叫,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于是我拿出录音机来给他放大法音乐《普度》,他仍是无动于衷,我又翻过来放《济世》,我看到他的小嘴角微微一动,这一细小的环节,让我看到了,我知道孩子有救了。于是老伴在床上双盘,把孩子放在腿上,就觉得双腿飞速的旋转,是法轮在给孩子清理身体。从此以后我们每天都给他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他不会吃也不会喝,我们每天就用棉花蘸着水一点一点的润湿他嘴唇,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将棉花的水一点点的加多,后来让儿媳将奶水挤出来,用棉花蘸奶水喂,后来逐渐的滴水、滴奶水。这个孩子就在师父的看护下,在奶奶的腿上一天一天的发生变化,由不会吃、不会喝,到逐渐的能吃奶、能喝水,慢慢地长大了,现在他已经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了,成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每天都自己学习《转法轮》,背诵师父的经文。这十多年来,我的小孙子从来没有毛病,没有吃过一片药,虽然是瘦了一点,但跟个小铁人一样。

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小孙子一条命。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即使是不修炼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