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暗地里实施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近些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采取“外松内紧”的方式,使得一些人误以为迫害在中国不存在了。事实上,中共在暗地里迫害法轮功不仅一直在进行着,而且还制定了一个打压法轮功的所谓“三年计划”,名为“2010-2012年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要在全国范围内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其实,中共为了维持这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迫害,为了给自己壮胆、造声势,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一直不断地在暗中计划、策划、发不敢署名的秘密文件、口头文件,不愿放过任何一个节假日和借口。这种习惯性迫害计划行为,虽然能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一些损失,但往往很快以失败告终,于是继续一边掩人耳目,一边推出新的“计划”。

下图是江西省南昌县商业局发的所谓“2010-2012年教育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实施方案”的开头。


江西省南昌县商业局自欺欺人的所谓“转化方案”的开头

所谓的“攻坚”,是针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谓的“巩固”,是针对那些被谎言欺骗、或被暴力威逼而被迫放弃法轮功信仰的人进行的迫害。这个所谓的“整体仗”是中共在全国范围内有计划系统地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具体由各级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在背后操纵实施。

二零一零年七月底八月初,中共各地“六一零”非法组织的人员在武汉市召开会议,是一次各地“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交流”。据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会上又重复当初江泽民的命令,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给各地拨款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

中共用判刑、劳教或绑架到洗脑班等等手段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的手段多种多样,包括各种酷刑、伪善欺骗、注射药物破坏神经、性虐待等等。由于篇幅所限,本文无法一一列举。

非法重判法轮功学员

我们注意到,在二零一零年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重判。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零年,全国至少有五百五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以辽宁和黑龙江最为严重,分别有六十五人和五十一人被诬判。其次,山东、四川和广东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情况也非常严重。非法强加的刑期多数在三年以上,至少有九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七至十三年。以上数字只是根据突破网络封锁传出的案例所做的不完全统计,实际数字应远远不止这些。


2010年1月至2011年1月非法判刑案例各省分布表,纵坐标代表判刑人数

中共对老人也不放过。例如,辽宁省阜新市阜蒙县约七十岁的老太太宋桂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多,在当地向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福兴地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阜蒙县公安分局,后一直被非法关押阜新市新地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二、三月,阜蒙县法院对宋桂云老人非法判刑三年七个月,定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将老人送入监狱迫害。之前,宋桂云老人因为信仰法轮功曾经遭受过多次绑架、非法拘押、判刑。分别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看守所等遭受迫害,其中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曾被非法关押三年。

肆意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中共打压法轮功完全不讲法律,随意绑架法轮功学员是普遍现象,然后把他们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甚至非法判刑后投入监狱进一步迫害。

有人说,乱抓乱捕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由于中国警察素质低,或者是边远、落后地区警察干的。中共把许多警察弄得素质低下只是一个方面,关键的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迫害,从以下上海、北京的案例中可见一斑。

例一、上海闸北区七十五、六岁的老太太喻培英,身高不到一米五十,自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起,即被中共当局人员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起来了,不管喻培英走到哪里,这些人就跟到哪里,甚至有一次对她说:“你要买什么东西,我们代你去买。”老人家反问他:“我要洗澡你能代吗?”这些人就一直跟到了洗澡、理发一条龙服务店里,骚扰工作人员,要查找老人,明事理的工作人员拒绝了他们:“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结果这些人又去叫来了一个警察,对工作人员亮出了警察证,之后,工作人员只能同情的看着白发苍苍的喻培英老人在三个高高大大的邪恶之徒的监视下离去。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晚,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喻培英被闸北区“六一零”组织绑架。

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九年,喻培英遭到几十次的绑架和非法刑拘,二零零一年五月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大女儿李玮红被迫害致死。小女儿李玮聆曾多次被绑架,非法刑拘,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一年被关入上海女子监狱,在非法关押期间遭非人虐待,被迫害的一身病。

喻培英的老伴在无数次的惊吓中,得了严重的心力衰竭和糖尿病并发症,经常送医院抢救,每当居委会通知要开始“监控”了,老人就发病一次。

例二、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聂晓梅女士(四十八岁),法轮功学员,分子遗传学者,原中科院武汉植物所科技人员,现为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公司首席科学家。聂晓梅早年大学毕业后留学澳洲,现为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系知名生物学学者张政铨、聂开印之女。其夫王麒杰,北京德润生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澳大利亚籍。公司总部位于北京西四环四季青桥东北京市海淀区板井路69号世纪金源商务中心8楼。

图为聂晓梅与父母
图为聂晓梅与父母

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下午五时许(除夕前),聂晓梅一家三口正准备于当晚动身前往武汉父母家里过年,突遭北京东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和东直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抄家,抄家时警察一无所获。此案现在已经转到东城区公安分局,国保 “六一零”插手,聂晓梅被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七里渠)。

洗脑班死灰复燃

中共私设监狱,不经任何合法手续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非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的某个地点,然后强制或欺骗让他们放弃信仰法轮功。这些黑窝俗称“洗脑班”。二零一零年之后,尤其是“六一零”在武汉召开的所谓“经验交流”会上,周永康在会上下令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之后,全国不同地区的许多洗脑班死灰复燃。

例如,二零一零年七、八月开始,遍布吉林省各地的洗脑班死灰复燃,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二零一零年十月,吉林省“六一零”下来检查,吉林市船营区“六一零”配合拟定名单有计划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去沙河子晓光洗脑班。十月九日在船营中百商厦上班的王琳被吉林市北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晓光福利院洗脑班。十月八日李凤芝被守候在门口的船营区“六一零”人员和河南街派出所、青岛街道社区人员强行绑架到船营区政府并抄家,之后转移到船营区沙河子晓光四队福利院办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湖南省怀化市洗脑班死灰复燃,怀化“六一零”有预谋地绑架法轮功学员,会同、洪江、中方、溆浦、新晃等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所谓的“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际是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从二零一零年四月开始,陆续有法轮功学员约数十人被劫持到洗脑班,多数是河北省内石家庄市、辛集、正定、灵寿、赵县、深泽等地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杨淼从单位被长安区国保大队、高营镇派出所直接绑架到洗脑班。在这期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范爱莲(六十余岁)、赵玉兰(约七十岁)、河北省二院一名护士陆续被劫持到洗脑班,当时赵玉兰血压很高、 心脏不好。七月初,杨淼再次绝食二十余天,出现两眼发黑,视物不清,时常伴随低烧状态,在此期间洗脑班陆续给其灌食约六、七次,二十多天后,因其血压太 低,被接回。七月下旬,辛集约七、八个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送进洗脑中心。

在劳教所、监狱里加重迫害法轮功

全国的劳教所、监狱里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这个“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正在劳教所和监狱里残酷地实施。例如,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江西省劳动教养管理局网站登了一条题为《全省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动员部署会在省女所召开》的消息,并且说这个会是根据司法部劳动局和省610的文件精神而召开的。


江西省劳动教养管理局网站,在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三日登了一条题为《全省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动员部署会在省女所召开》的消息。(网络截图)

中共给各劳教所、监狱下达所谓的“转化率”指标。为了达到这个血腥的“转化率”,各劳教所、监狱加强所谓的“攻坚战”,甚至虐杀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发表的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案例中,被中共作为主要迫害场所的各地劳教所、监狱里发生的迫害案例一千六百八十余例,迫害分布在中国大陆二十八个省、直辖市,以辽宁、黑龙江、山东、吉林、河北最为严重。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零年一年,被以各种酷刑、暴打、强制转化,在非法拘禁期间夺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有七十八人。十一年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知有三千四百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从下面的几个例子中,人们可以看到中共劳教所、监狱里迫害的残酷与血腥。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纯朴善良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术玲被折磨致死。据目击证人透露,刘术玲是被身着制服的警察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活活电死的。刘术玲的左耳后侧和颈下部有一圈被电棍电的黑色瘀斑。


刘术玲和丈夫齐兆千

近日从黑龙江佳木斯监狱里传出,仅两周时间,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

佳木斯监狱为了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召开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所谓的“转化”(采用暴力迫害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成立了“严管队”,并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开始往严管队里绑架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里的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被多名犯人包夹迫害,每天被逼迫写“四书”, 停止一切在监狱应该有的权利,如亲属接见、和家人通电话、买生活用品等。

秦月明生前的照片
秦月明生前的照片
于云刚被迫害致死的照片
于云刚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和于云刚被绑架到严管队遭受迫害,在短短的一周之内,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几天后,三月五日法轮功学员于云刚被迫害致死;三月八日凌晨,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九监区一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被迫害致死。

结语

中共搞“假恶斗”,与善良为敌,容不下“真善忍”。中共所谓的“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制造了更多的人间惨案。中共把合法公民当成战场上的敌人一样来残酷打击,仅仅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中共迫害善良的修炼民众,造成了中国的信仰真空,使得道德急速下滑。这也反映出中共的邪恶本性。

中共“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一次次地失败了,所谓的“新三年攻坚巩固整体仗”也必然以失败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