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医的习医规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明代医学家李橚在中医启蒙书《医学入门》中提到了古代中医的习医要求。原文摘译如下:

隆庆辛未年冬,卢廷和、何明善、李星、侄子李时思相聚一堂来请求我:“您的《医学入门》已成书,怎能没有规矩教我们怎么学习呢?”我说:“行医关系到人命,不是品质诚实而不虚伪、性格沉静而有恒心、真正知道长阴功乐趣的人,未可轻易学医。既然人立下了学医的志向,就可以商议如何用工。”

“学医人对于《医学入门》一书既然融会贯通,而后可以成为一名小医。此后学医人更要努力静坐,诵读儒书。学医人渐渐懂得阴阳消长之理后,先为自己治病见效了,再为别人治病;先为亲人治病见效了,再为陌生人治病。直到学医人自己感觉到了胸有成竹,即使闭门造车也能天下合辙的程度,然后才可以开门行医。”

“至于行医后的行为操守,尤其不可没有定规。医生每天五鼓清晨清心静坐,早起后再诵读一两本儒书,来清理杂念。(时时刻刻都不失清晨的心态为妙。)”

“在病机稍有疑难之处,用药不甚见效时,医生姑且在五鼓清晨清心静坐,潜心推究病源,再次为病人诊察改方,病一定没有治不好的。”

“为病人治好了病后,这也是医生的份内事,纵然医生不求功名利禄,全凭行医养家糊口,也不可过份索取钱财,只能听任病人家酬谢。如果病人家也一样清贫,医生要分文不取,这尤其体现了医生的仁义和清廉。因为别人不能回报医生,天一定会回报医生,如果医生抱着这样一种心态行医,他的医术还能不高明不见效吗?”

卢廷和又上前问道:“我根基浅,又愚钝,请老师送学生一句话。”我说:“‘不欺’而已。学医人读《医学入门》一书,却不从头至尾滚瓜烂熟,得了一方一论就自称会医术,这是欺。学医人熟读《医学入门》,却不思融会贯通,这是欺。学医人融会贯通后却不每天早起静坐调息,为诊视病人做准备,这是欺。学医人诊脉后却不据实相告,这是欺。学医人论方用药潦草而不精详,这是欺。学医人治好病后贪求酬谢,不脱市井小人风味,这是欺。(因为学医人不怕行医无利可图,只怕自己医术不高明。)学医人有所心得,屡用屡验,却不纂集经验来补报天地,公诸于世,这也是欺。欺则良知日益蔽塞,而医道终将没落;不欺则良知日益发扬,而医道更加昌明。学医人欺与不欺之间的抉择,这不是别人能管得了的。”

何明善于是率领众人礼拜说:“我们敢不矢心立志,来继承先生的德教。”

李洪志大师在《转法轮》中说:“中国古代的中医是相当发达的,现在的西医再过多少年也赶不上。”“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式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

现代大陆有的医生纵然设备精良,头衔响亮,其素质却让人感觉是“跑江湖、卖野药”的,与一丝不苟的古代中医比起来,差距相当之大。现代科学研究发现:打坐可以改变大脑结构,古代中医每天早起打坐诵经,心无杂念,这样既提高了学习效率,又提高了道德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