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师父的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几年来,我一直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我常常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时刻的呵护着我。

这么多年来我持续的在大量的印《九评》和其它各种真相资料,邪恶因素也从未间断的在其中做手脚,机器的故障经常是隐形的,维修人员来了就好了,走了就坏了,时隐时现,年头多了,我的心也真是磨平了,更多的时候我是发正念求师父帮助。发完正念后我看着那些陌生的结构和零件,手不由自主的就去捅这个部位,弄那个地方,时间长了,维修人员再来的时候我向他讲述机器故障原因及排除方法,他会经常惊讶的重复说:“啊!这个你也知道。”此时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般常人不能会的,我能会是师父给的智慧呀!

曾有一年的时间,我不明白机器如何修,也没想到商场有可以维修的地方,机器一出故障怎么也弄不好的时候我就发正念,发完正念机器就能正常工作了,每次都是这样。我心里只有一念:“大法必成,大法弟子做的是正事,也是必成,无论多大代价,结果都必成,我不行,但我的师父无所不能,只求师父助我。”后来听我五岁的儿子说:“妈妈,师父来咱们家修机器了。”这样一年的时间,粗略的统计,一台佳能4200机器打印量至少12万张,后来我想老是这样求师父给修机器,也不好,于是就自然的找到了可以维修机器的同修。

还有一次我抱着完成任务的心去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常人诬告,当时邪恶围了上来,死活不让我走,我心里想“师父!”那时我连第三个字的时间都来不及想,不过三十秒,他们让我走了,我很是吃惊,感觉到关键时刻想到师父时,师父对弟子神奇的保护。

后来我辗转到了派出所,这次临近的迫害我感到很是突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因为多年来我一直理性的认识到这场迫害没有任何正面意义,因为没有意义就绝不允许它在我这发生,迫害与我没关系,今天怎么一下子到我这来了呢?我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我到底哪里有漏?我求师父指点。师父的法身静静的在我身边,很是严肃的一动不动。我始终在发正念,发正念感觉能量场很强,是平时发正念的最好状态。虽然人的表面还是很紧张,但面对与我接触的那两个警察,不由心生慈悲,我望着他们,真念在想:我真的不希望因为我修炼的过失而使你们两个向地狱再下走一层,我是真的不希望!也许就是这一念吧,这仅有的一个真念符合了那一层次的法对我的要求,在师父的百般呵护下我平安的回到家中。

父亲因出车祸,小腿粉碎性骨折,手术后七、八个月,小骨头长了,但骨折的大骨棒一点没长,医生要再拿四万元做二次手术。X光片子拿到全市最权威的医院,医生也是这样说:陈旧性骨折不但手术,而且断面还要处理。我想到父亲与我这个大法弟子今生缘份这样大,但凡有一点希望也要给他得法的机会呀,这是其一,更重要的一点是:我思想最根本的出发点是要利用这个机会来证实大法的超常,因为我坚信大法是超常和无所不能的。于是我说服了父亲,一个月的时间给他自己一个机会来学法。我和弟弟每天都陪着父亲学法,我每天六点多下班去父亲家,学完法九点多再回到家。我每天发正念清理干扰他学法的一切邪恶因素。过程中我更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为了我父亲的这条腿承受的难度,那是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的。这样二十多天下来,母亲带着住院手术的钱准备到医院复查,临走时母亲说:“除非今天出现奇迹。”结果医生再拍片子说骨头已经在长了,三个月后再来复查,这样父亲又持续的学法,不到三个月再去复查,医生说现在长的挺好,你不用手术了。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也用此事向众多的世人和亲戚朋友讲真相、劝三退,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我是大法弟子,大法的一个粒子,虽然在人中助师正法,每天所做的事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常,但做事的基点超常。谢谢师尊给我这样一个证实大法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