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美国出差时得法 在机关工作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我出生于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初上大学,毕业后带着满腔热情来到某部机关单位工作。几年后,中共镇压“六四”学生的坦克便将热血冷却。当我在长安街上看着身边的男孩随着枪声倒地、三轮车穿梭般的拉着死伤者飞奔时,脑海一片空白。从此我认为人只有虚伪与自私才能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生存。但内心深处时常不安:人的生命不应仅仅如此,应该还有更高的理。于是我开始试图了解佛道两家追求的法和道是什么,但始终不得其解。现在回想这段日子,痛心不已:迷惘中却无缘走進正在洪传的大法。错误的认为法轮功只是一般祛病健身的功法。

二零零五年底,我因公前往美国,从网上下载了《九评共产党》和《转法轮》。先看《九评》,书中对邪党的揭露让我对法轮功学员由衷的敬佩;再急切的读《转法轮》,连看两遍,我泪流满面: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至高真理!找到了能领我回家的师父!

由于深感得法艰难,我随即复制多份大法书,分送亲友,告诉他们这是佛法真机,万万不可错过。母亲担心我的安全,后来看到我严重的胃病因修炼不治而愈时不再说什么,时常诚念“法轮大法好”,八十高龄的母亲从楼梯摔下也平安无事;姐弟们劝告说:你是我们家族的荣耀,如果你发生意外,我们将承受不起。我回答:在我心中佛法真理最重,希望你们也能尽快走入修炼。弟弟问怎么修?我告诉他:师父曾经点化我“经修其心 功炼其身 他日圆满 真善忍存”(《洪吟》〈同化〉)。弟弟高兴的说:我明白了,我会照此修炼下去。

由于得法晚以及工作环境所致,明慧网成了我跟上大法進程、与同修比学比修的唯一途径。

学法修心去名利

大陆的机关单位就象师父讲法中讲的是人们争夺名利的场所,矛盾极其尖锐复杂。学法后,从法理上明白了要做一个道德高尚、品行纯洁的人,无边佛法也使自己从内到外得到清洗。过去总以为自己名利心不强,用滑下来的标准来衡量,还算一个好人。修炼过程中,首先遇到的就是去名利心一关。

学法不久,发现人们执着于名利情的谈话以及那种氛围让我受不了,感到很厌恶。怕什么来什么。本部门一些涉及名利的问题接连出来了,经常有人向我反映谁谁对我有意见了,谁谁又抱怨什么了。有一个下属那段时间总到我办公室来说某个项目可以申请多少经费,并且还只是开头,以后可不断的申请,言外之意可能会有很多好处。我告诉他要实事求是,但他依然如此,搞的我心烦意乱,一气之下把他调到其它部门才算清静下来。那段时间,心里就象缠着一团乱麻,难受得不行,胃也经常痛。那时我真的好羡慕那些在山里、庙里修道的人,恨不得也到深山里搭一草棚结庐独修。实际上是不知道怎样修炼。实在没办法了,就按照师父说的做,修炼没有捷径,只有多学法。

不久,上司又换成了一个名利心极重的人,一些做法时常被同事们作为笑料来谈。工作中我与其发生了严重冲突,关系搞得很僵。当时自己还想,我才不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他爱干啥干啥,工作搞瘫了也没关系,反正是邪党的。还时常愤世疾俗的感叹世风不古,道德沦丧,根本就没有想到向内找。

由于一直不悟,后来遇到两起再明白不过的心性考验,但却没过好,这才真正认识到自己存在着很强的名利心。有人要我帮忙办事,送来一个笔记本电脑,我坚决拒绝,可对方非要我收下不可,否则他就不走,求我不要为难他,语气中带有哭声。搞得我没办法,再一想这东西也不是他本人掏钱买的,实在推不掉就收下吧。某公司负责人要请我吃饭,多次拒绝。后来他以乔迁庆贺为由送来一笔礼金,面上却不过,收下了。事后我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名利心的表现吗?可面对社会上这些人情世故总也处理不好,很懊恼。随着学法,认识到所谓的面子上过不去,其实是为了掩盖这颗肮脏的名利心,再说所谓的面子,怕被人看作不正常,视为另类,不正是迎合了被邪党变异了的腐败的世风吗,自己却把这种不正常当成了正常,这不是推波助澜、随波逐流吗?这怎么能算是修炼人啊!真是无地自容。正是这颗深藏着的名利心,又派生出了强烈的事业心、争斗心,心胸狭窄,听不得不同的意见。

认识到就得做到,可真难啊。唯一办法就是努力学法,不断的在法理上加深认识,扩充自己的容量。慢慢的不再对那些争争斗斗的事敏感了,心态也逐渐平和,与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也缓和了。

处理好工作与修炼的关系

我所在单位是邪党欺世盗名的前沿,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很艰难,部份工作就包含着替邪党涂脂抹粉的内容,时时被党文化污染着。怎么对待呢?是消极回避还是就在这个复杂、肮脏的环境里修炼?开始时抵触情绪很大,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在替邪党卖命,对众生犯罪。盘算着换个工作部门,认为不直接接触这些东西会对修炼有好处。但又隐约感到这种想法不在法上,大法修炼不应该回避、逃脱矛盾。

“大道无形”(《新加坡法会讲法》)。大法弟子正是在各行各业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是把众生放在第一位还是把个人修炼圆满放在第一位的问题,救度众生与个人修炼二者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如果自己不干了,别人来干,危害不更大吗?大法无边,就看大法弟子如何去对待。既然我被安排在这里,这里就是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地方。大法弟子所处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就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此念一出,工作中便出现不少奇妙的事情,一些替邪党唱颂歌的项目因各种原因被停止或搁置,我也因此有了更多时间学法。既然这里邪恶集中,正好在这邪恶集中地多发正念,尽量清除邪恶,一些报告会、学习会成了我集中发正念的场所。一次参加一个什么人的什么奠礼,一开始我就想好了要多发正念,去的路上胃疼痛难忍,一到目地地,胃不疼了,过程中尽量多发正念。时隔不久,胃腹部一块很大的物质从体内“唿”一下飞了出去,多年的胃痛从此消失了。

单位里绝大多数都是所谓制度内受益人,针对此情况,我发真相信件,附带突破网络封锁方法,希望他们能认清邪恶,找到真相。有时利用晚上时间,把《九评》和神韵光盘放置在人们散步经过的路边椅子上,把真相资料放在汽车门把上。一次在小区发放资料,走到路尽头,一个戴红袖章的老头坐在那里,我撇了他一眼走了。拐过弯刚走上大道,迎面开来巡逻的警车,心里一惊,居民小区内怎么有警车呢?这不明摆着吓唬人吗?后来才想起,那段时间邪党撑门面召开什么国际会议,但又自知危机四伏,于是搞得老百姓鸡犬不宁。

我得法晚,写此文汇报自己平淡的修炼历程,同时想说明千百万新老大陆大法弟子正在各行各业利用各自条件默默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坚定、踏实的走在神的路上。

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