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递真相资料中走好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坎坷的正法修炼路上平稳的走到今天,在大法的熔炉里越炼越坚强,越成熟。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们地区刚开始的大法真相资料是外地寄来的,也有是电话记录的,后来邪恶搞电话窃听,拆邮件,资料来源一时中断。同修就自己骑摩托车到省城去取,来回三、四百公里路。连夜赶回。由于我家在市郊,资料回来先寄存在我家,然后由我分给几个小组。当时形势比较紧张,凡是公安局里有名字的,除了电话窃听外,还要被盯梢的,为了不暴露目标,我先后选了两名没有被盯梢的学员发资料,这样比较安全的把资料分发到每个学员手中。在这过程中也有几次惊险,有一被非法劳教回来的同修,受到监视,结果被发现有新经文、《九评》等资料又被非法抓捕,受尽百般折磨被迫害致死。另一位分发资料的同修被迫害时,也表现的很坚强,被邪恶折磨的昏厥过去,怎么逼迫利诱也无法从她口中得到一点信息,结果不了了之。后来,我们地区有了资料点,恶人一次次想找突破口破坏资料点,都没得逞。在这过程中我还是做着资料的传递工作。

我能平稳做好资料传递工作,除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还想讲以下几点:

做资料传递工作一定要学好法,修好自己,旧势力才无漏可钻,师父在讲法中一再要求我们学好法,多学法。可见学好法才是做好证实大法之事的关键所在。我家是个学法点,虽人数不多,但每周两、三个晚上,学《转法轮》一讲,并且切磋、交流,其它时间大家分散背法、学习师父新经文讲法、看明慧周刊,大家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我们很重视发正念,过去发正念时间是四个整点,每次各十五分钟。现在增加了晚上七点、八点、九点、十点四个整点,每次各二十五分钟。大家集中发正念,消灭另外空间场的邪恶生命,所以环境宽松了许多。

在学好法、重视发正念的同时,我也很注意安全问题,注意几点:(1)传递资料只单线联系。(2)到同修家不带手机或事先取下手机电池,有话尽量见面说,不通过电话。(3)注意修口,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说。(4)搞好家庭环境。我们全家人都很认同大法,我做资料传递已有八九个年头了,可家人却从来不知道,因为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而家人毕竟还是常人,关键时刻很难把握的住。

我把传递资料的事也当作修炼过程,不断提高心性,经常向内找。因为我在传递资料的过程中也是联络各同修的好机会,各处的消息都会反馈到我这来,无形中也在起着协调作用。当听到有一个邪悟的人散布邪悟的言论时,第一时间,我想到要救她,上门去找她,当很难劝说时,马上把这消息告诉各个小组,大家分头去堵住邪悟言论,不让它有滋生的土壤,特别是少走出来和不走出来的同修是我们重点帮助的对象,结果这个邪悟的人就没有市场。

有被非法劳教的同修,我们及时联络她们家属,子女上学问题、经济问题给予帮助,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回来时,大家会去看望他(她)们,并送去这段时间没看过的师父新经文与《明慧周刊》,及时交流。在法上认识,解体在非法关押期间被污染的毒素与共产邪灵的因素。旧势力还企图以病业的形式来迫害个别大法弟子,大家轮番到她们家,帮助她们向内找,一起为她们发正念、一起学法,结果病业关很快就过去了。

最近几起邪恶迫害事件,由于大家整体配合的好,结果都能很快解体邪恶,制止了迫害。

这些年的资料传递过程,我与这些搞资料的同修接触较多,这些同修确实很了不起,有的孤身一人,生活俭朴,忙的顾不上吃饭,有时就泡快熟面吃。有的同修被非法关押回来后工资只剩几百元,还要照顾子女,但还大量做着大法资料,写真相信,劝三退,面对面给 “六一零”头子、政法委领导、公安干警、乡镇干部讲真相。有位年轻大法弟子,自己做资料走村串户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小册子,被绑架关押十几天,在整体配合营救回来后,马上又汇入正法洪流中。他们那锲而不舍的精神,让我感动的都想流泪。相比之下,我的家庭条件比较好,却贪图安逸,大量时间为小家庭操劳,真感到惭愧。我要放下一切人心,赶快救人,完成史前誓愿。

在做资料传递工作中,是怎么做好三件事呢?因为资料点传递一般是每周一次,都是预定好时间、地点的,其余时间主要用在“三件事”上。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而且家族成员比较多,我就利用各种场合如:聚会、旅游、房子搬迁、寿宴等机会讲真相,丧事也去参加,利用这些场合讲真相。我很留意电话号码,如遇到过去的学生或熟人来不及讲真相也要把他们的电话号码留下,有空就到他们家拜访讲真相。我的几个亲戚住院,我去医院看望,给整个病房的病人及家属都讲真相。我母亲去世时,她身上留下的电话号码簿我也把它留下,找个时间买些水果到我母亲的这些生前朋友家拜访并讲真相,我还注意身边接触的人,邻居、附近租房住的找他们搭话讲真相。甚至与小孙子玩的小朋友的父母、爷爷、奶奶都可以讲真相。晚饭后倒垃圾,散步的机会到老人活动场所讲真相。买菜、乘凉、理发店、小商店、小摊贩、送货上门的、来家修理电器的、装修房子的……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我还利用到农村走亲访友的机会,讲真相、发护身符及真相小册子,对各种职业、阶层的人都讲真相,也记不清具体做了多少。平均每天两个,持之以恒,十一年来,明白真相的人已达几千。看到一张张得救后感激的笑脸,我由衷的感到欣慰,现在讲真相突破到能给陌生人讲并劝三退。

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讲真相比较顺口,劝三退就觉得不好说,这里隐藏着对邪党的畏惧心理,又怕被人认为我们搞政治,说明党文化的根还没有完全去掉。

初次执笔写稿,如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