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大法 邪恶就怕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我今年七十了。修炼法轮功前多病缠身,也练过其它气功,都没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九五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炼功不久,身体就出现了神奇的变化,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了。走起路来一身轻,常人都说我是健步如飞的老太太,这使我虔诚的相信大法和李洪志师父。每天除了学法和炼功,我还积极参加各种洪法活动。

九九年中共迫害开始后,我和几位同修去省政府反映情况,被中共人员关到一个偏僻的学校里。我们给看守警察讲真相,他们很受震动,就悄悄的把我们给放了。回来后,我和同修从明慧网看到好多同修纷纷走上了天安门,我们一行九个同修也去北京维护大法了。

我被绑架回当地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一年多没动摇,后来却被邪恶的伪善所蒙骗,走了弯路。回来后,通过学法知道错了,就及时上明慧网发表“严正声明”,向师父忏悔。由于当时不理智,声明中我连自己的真实地址都详细的写上了。结果声明不到一星期,我就被绑架了,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这回我可清醒了,无论邪恶耍什么诡计我都不上当。我在里面天天背法,天天炼功。因为炼功,恶人迫害我。有一次我炼静功,一男恶警疯狂的打我耳光,脸被打的青紫却不痛,一定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恶警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用手铐把我铐在上下铺的铁床上,想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我。我心想:电不着我。结果电棍打不着火。恶警拿去充电,回来一试还打不着火。他们好象害怕了,就把我放下来。

第二天我又炼动功,他们就把我上大挂吊起来。我几次被吊休克,放下来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这时候劳教所多数同修绝食抗议,要求把我放下来,警察不得不让步。此后我就可以随便炼功了,抄写、传送经文,警察也不管。

因为我天天炼功,恶人对我又恨又怕。有一次,警察把我骗到走廊里,硬往一间小号拽,我在走廊对着几个小号里的同修大声喊:邪恶迫害我啦,同修们集体炼功集体证实法呀!于是,各监号里的同修纷纷用拳头砸门,大声斥责恶警:不许迫害大法弟子!邪恶没敢迫害我。

一个被明慧网多次曝光的恶警队长哄骗我:再想炼功跟我说,我给你找个房间让你随便炼。但你不能当着大伙炼,影响一大片。我知道她想变着法儿的迫害我,就一字一句的回答说:“我不在旮旯炼,我要证实法!我有一口气,助师正法走到底!”警察很害怕,没过几天就以身体病重的理由释放我。

至此我否定了邪恶的安排,提前半年回家了。由此我悟到:只要我们心性到位了,师父就会加持,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害怕,也不敢额外的迫害,否则师父可不客气了。我时时感受到师父的加持与呵护,有这样慈悲伟大的师父,还有什么能吓倒大法弟子呢?

回来后不久,我就在家成立了资料点,给当地和外地同修大量供应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一有时间我就出去挂条幅,发放资料,贴粘贴,对世人当面讲真相,告诉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后来赶上恶党开“十六大”,我又被迫害了:当时乌云压顶,很多大法弟子被抄家、被绑架。我意识到邪恶一时很猖獗,出于安全考虑,我去外面租房子,随后把机器都搬走了。后来又有同修被绑架,我心里有些不稳,就想出去躲一躲,也好趁此机会学点电脑技术再回来。

我已决定第二天走,忽然想起要回家拿几件衣服,却被恶警围堵在家里面。恶警疯狂的抄家,掠走了我家的现金、存折和户口本,甚至连房门钥匙也抢走。恶警要绑架我,我边发正念边求师父救我,结果我当时就倒在地上了。

恶警不得不送我去医院。医生说我身体状况很危险,需要住院治疗。警察却想送我去看守所,医生说:那不行!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责任哪!就这样,医生给我打点滴,警察分别在医院的正门和后门看守着。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求师父,果然师父又来救我了:我的小儿媳有个朋友与这家医院太平间负责人关系比较好,那位朋友拿到了太平间的钥匙,悄然来到病房,拔掉滴管,带我绕進太平间,我从那里走脱了。为了躲避迫害,我不得不去外地流离失所。

我在外地某资料点住了一段时间后,突然有一天怎么都打不开住处房门,找来开锁匠,费了半天功夫才打开。其实是师父点化我不能再住在这里了,我却不悟,又换了一所住处。一天,我正学法,传呼机响了,我一看无号码显示,就凭着猜测给儿子打个电话。儿子说:你不该走流离失所这条路,你的缘份应该在家乡。我这才明白是师父点化我,于是我立刻回家,又堂堂正正的回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回乡后,我积极协助资料点同修做好辅助工作,我负责传送资料。一有时间我就和老伴儿一起出去发真相传单。我出门从来不空手,无论走到哪儿,真相资料就送到哪儿,贴到哪儿。一段时间里,我总觉的老伴儿发资料没有我用心,就对他有了急心和怨心。带着这样的心做大法的事,邪恶能不钻空子吗?

一次我俩正在胡同里贴粘贴,被胡同口警车里的人看到了。警察窜过来问我谁贴的?为了保护老伴儿,我说是我贴的。警察拽我上警车,我讲真相他不听,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并对围观人群讲真相。警察硬把我绑架到公安局。我发正念,求师父。不一会儿,我浑身抽搐,倒在地上。警察以为我装病,就用力踢我,我抽搐的更厉害了。他们赶紧给局长打电话。我在心里对局长发正念: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我要救度你,希望你同化真、善、忍!局长在电话里说一会儿就到,结果过了挺长时间也没来。一定是正念起作用了。警察就把我送到医院去了。点滴一宿,我背法、发正念一宿。第二天早上来个“领导”模样的警察,象是在走过场,随便问了我几个问题,就放我回家了。从被绑架到回来,只用了一天半时间,可见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多么巨大啊!

到了讲“三退”的阶段,我更不曾懈怠。每天晨炼、发完正念后,就去菜市场当面劝“三退”。顺利的时候特别多,一遇到不听或极力反对的,我就默默发正念清理其空间场,希望下次别的大法弟子能救他。这样每天早上都能讲退十几人。白天就和老伴儿一起出去讲,我讲他就发正念,一天下来讲退几十人。

或许是讲真相特顺利,再加上同修羡慕我,都想跟我学经验,不知不觉中我就起了欢喜心。去年秋天,我路遇一位女士,就当面送她真相贺卡,她不要,我也没在意就走了。没想到刚走不远,警察追上来,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问姓名和地址,我都不回答。问我资料哪儿来的?我说神赐的,你们每人一份,救你们的。他们让我签什么字,我一字不留,一字不签。所长把我打的鼻口流血,我高呼“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我绑架到看守所。

我就在黑窝里昼夜不停的发正念,包括看守所每个人的空间场都清理。我求师父救我出去,我要讲真相救众生呢。结果第二天我就出现恶心、不能吃东西的症状;第三天出现抽搐症状,医生给我扎针根本不好使;第四天上午,我被无条件释放。需要强调的是,这次闯出魔窟,除了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加持,还要感谢当地同修及海内外同修的及时营救。资料点同修在第一时间内把消息发到明慧网上,海外同修纷纷打电话给当地派出所和公安局,劝善的同时要求放人;当地同修整体高密度发正念,又把揭露邪恶的真相资料发到了派出所和公安局的大院里,这些都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所以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整体中的每一个粒子都起着巨大的作用,每一个粒子都是密不可分的。

我又在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邪恶迫害以来,好多由于怕心而脱离法的同修终于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了。通过集体学法,不但纠正了错别字,更重要的是,遇事都能向内找了。每个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都倍加珍惜这方净土。最难得的是,通过集体学法,以前不敢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现在都敢走出去堂堂正正的当面劝“三退”了。我们还常常结伴而行,有讲“三退”的;有发真相资料的;有默默发正念配合的。我们一天最多能讲退四、五十人,救人的效果非常好。可见整体配合的力量是巨大的。

修炼十几年,对大法有太多的感悟,见证了太多的大法的神奇。多少次被绑架,多少次以最快的速度闯出来,从来不曾被吓倒。一旦闯出来,立即冲在助师正法的最前头。没有过多的杂念,没有过多的权衡,只想着救人,只知道信师信法。说到底,我信大法邪恶就怕我!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