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大法修炼的基点 心性在向内找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我于九九年五月一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学会五套功法,“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就开始了,由于学法不深,就不敢炼了。直到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在我村的集市上碰到同修,她们鼓励我继续修炼。当时我高兴得不得了,看到同修就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现在想是师父慈悲,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才安排同修和我联系,把我叫醒。

从那以后,我就抓紧学法,无论干什么活儿都带着随身听(听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感觉自己和同修比落下的功课太多了,通过不断学法,认识这部大法太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我的身心在变,我下定决心跟随师父一修到底,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在剜心透骨去执着中跟头把式的感觉心性在逐渐提高,容量在扩大。

一、这就是我要做的

那是阴历的二零零一年十月初一晚上,在我们农村这一天是给死去人烧纸的日子,不修炼前,我胆子特别小,可就是在这天,同修给我送来了一大摞条幅(同修抽时间写了好几天),我非常高兴,吃完晚饭,我就从村外往村里贴,直到快下半夜两点才回家。出了一身大汗,也不觉得累,好象有劲儿还没使完,非常的轻松愉快。我丈夫很支持我修炼,我回来,他就问我害怕没害怕?我说没有,一点没有。他说你可胆儿大起来了。从那时起到现在,晚上我不管是出去,还是不管多晚回来,他都没有担心过。

还有一次,和同修配合往电线杆上用油漆写条幅,那天正赶上我家的老母猪下小猪仔,和同修商量好的事也不能反悔呀,再说这两件事比起来,一个是为公、一个是为私。那天我丈夫也没在家,我想没事的。我就这么想的,什么杂念也没有,就出去写。写着写着,笔还坏了,又回家拿笔,取了笔,就又去写,我也没看猪什么情况。写完到家大概十二点左右,到猪圈一看,嘿,一排小白猪仔正吃奶呢,我都说出了声,你们还真棒。老母猪听到动静,站起了身,扭头就把胎盘吃了。我说吃了好,大补。可我的眼泪唰唰的落下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做了这么点事,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弟子什么都安排好了,没动一手指头,那要在旁边守着,也得累个好歹。当时的情景我永远也忘不了。有这样好的师父,当弟子的没有理由不做好自己该做的。

二、帮助同修建资料点 自家却开了小花

由于抓紧学法,师父看我有做事能力,于是点悟我和邻村的同修联系,慢慢的就把我们全乡同修都联系上了,接着在师父的点悟下和外乡做资料的同修联系,然后我就负责我乡资料的传递。每次和做资料的同修接触,感到她负担挺重,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随后,她就跟我商量让我建资料点。我没什么勇气,就跟我乡一位同修商量由她做,我跑耗材,同修也同意。我俩合作了两年多,同修被绑架遭迫害(设备没损失)。邪恶几次威胁诱惑同修及她家人供出一个人,就让她回家。她自己及其他的家人几次想把我招出来,两月后花了一钱出来了。

我在想,从这位同修被抓,我就一直在帮同修发正念,从没想会不会牵连到自己,连一丝的那样的想法都没有,就是一个劲儿的帮同修发正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师父保护了弟子。我把设备又带回外乡资料点,同修说你就接着做吧,我看你行,耗材这方面你也挺熟悉的了。我说你看我行,那我就行,于是,这朵小花就在我家开起来了。

三、提高心性 增加容量

一天,我去给一位同修送资料,同修在睡觉,轻声叫醒同修。她看了看我,脸色非常不好,生气的样子,也不说话。我问她怎么了,她也没说,然后我就跟她讲这期的周刊有个什么什么事,就是多跟她搭话呗。她就是不爱说话,我想既然人家不爱说话,我就别说了,于是,我说你躺着吧,我走了。我就往外走,这时,她丈夫進门,也是拉着个脸,我说:在家哪?!他“啊”了一声,我就走了。

我一边走一边想(那会儿不知道向内找):我招谁惹谁了,我大老远的给你送上门来,你不动不摇的看上了,还那态度,跟求着你似的,你爱看不看,我还是不来你家了。气得掉起了眼泪,走着走着,怨起自己来了,你这是什么思想,你这是动的什么念,你还是修炼人吗?你不来,谁来呀!这就是你的责任,这就是你的使命。想到这儿,正念战胜了邪念,这才想起是不是同修在消业,挺难受的,还争人家不跟你说话,没事的,下星期去就没事了。果然,再去她家,就跟没发生一样,俩口子热情着呢,我也就没再提。我悟到这是在借同修给我提高心性,增加我的容量。

四、车祸
  
二零零五年刚过麦秋,我和丈夫出车,见一村庄有诋毁大法的标语,于是和丈夫商量毁掉。第二天,我们带上一桶白灰水和小桶喷漆。这两样使上效果都不太理想,做的不彻底,因是白字蓝底一米见方的大字,并且在做的过程中 邪恶操控世人干扰,我一直在车内发正念。丈夫说,得想一个既快捷又干净的方法,于是,我俩决定买一桶蓝色涂料,用滚子在车内伸出去滚就行了,再拿上一个空盆。

主意想好了,可是,邪恶急了,我们给毁掉了,还拿什么毒害众生呀!结果在回家的路上,我俩同时迷糊,追了前边一辆斯特尔车的尾,这辆车的司机叫来救护车把我们送到市医院,又用我们的手机和我们手机上的号联系。不一会,我们一块儿出车的十几辆车就赶到市医院。

在他们到之前,我已清醒,我首先否定旧势力对我们俩的迫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因我只是脸上有个小口子,说先给我处理伤口,说我丈夫严重。我说他没事,他没受过罪,其实,以我当时的心性,我对丈夫的情还特别重,可是,听他们说比我还严重,我一点也没动心,一点也没感觉心疼;平常出车回来,我恨不得给他弄点什么好吃的,他自己一出车,我就心疼的什么似的。可当时他重度昏迷,我一点也没胡思乱想,丈夫的手术非常成功,给他做手术的院长、专家同时都在那个科,手术下来,专家说这小伙子没问题,说他身体素质好。到第二天八点,医生上班一检查,说让转普通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去了好多亲朋好友看他,都说他福大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他占了我修大法的光了,准是法轮功师父用法轮给你挡住了,据说发生这样的车祸没不出大事的。问他难受不难受?他说一点也不难受,我非常清楚是我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结果不会是那样的。作为弟子只有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师父所要的。

从那以后,只要我一打算跟丈夫出车,脑子里就出现师父讲的:“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悟到师父是快点让弟子成熟起来,早日完成来世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     

五、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二零零七年,我的资料点被抄,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脱了,后来我就去了大资料点,和资料点的同修接触,找到自己好多差距。有时心性极差,但通过学法,认识到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自己的环境得自己改变。在资料点的环境如果不学好法,没有强大的正念加持,总感觉有压力。后来,不断的学师父在各地讲法,认识到,“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连天上的神都佩服。“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一天,我在的那个县,有五位协调人同时被抓,可这五位协调人经常去我们点進進出出的。当时听到消息后,我们点的同修就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后来又去了几位同修商量此事,最后决定全部撤离,设备不动。我跟大家说:我不想动,如果设备动,我就动,决定设备不动,我也不动,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只要场正,就能解体一切邪恶。资料点是大法弟子的选择,大法弟子说了算。同修们看我心态平稳,没有怕心,他们就都撤了,留我一人一个多月。

期间,有同修去过两次,在这一个多月中,我就多学法,,《转法轮》和三本经文轮流看,多发正念,觉着时间也挺快,一天下来也挺充实的。后来,天太凉了,一同修帮我生着了火炉。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又急急忙忙去了,问我煤气中毒没有?因屋子太潮,她说一宿都没睡着觉,心里特别担心。我扭头望着师父的法像说,咱们当弟子的有师父保护,是最幸福的。只要弟子出正念,才是咱们师父最欣慰的。同修说;有人心,真累呀!后来,再无意说话中,有一同修说,在撤离时,发现有特务在监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从那以后,我们资料点又搬了几次家,几次搬家差不多都是我刚刚出去办事,前脚走,后脚就有通知急需搬家,有一同修风趣的说:你瞧大姐多有福,刚搬完你就回来了。

六、放下对情的执著 心生慈悲

由于我这几年经常在外,对于色欲之心完全没有了,不但我没有了,我丈夫也没有了,(我想是师父给他拿掉了那个物质)我俩只是没有了那种生活,彼此对对方的关心一点没变,增加了彼此的尊重,换衣服都互相避讳,一人一个房间,只有修炼人才有这样幸福宁静的生活。

可是,我发现我还有一颗隐藏的疑心,就是对丈夫的怀疑(我这次找出了这颗心),虽然丈夫对我很好,我就是在心底总是有个阴影,总是不是发自内心的对他笑,那段时间我很困惑,向内找是什么原因呢?最后找到是怨心。

说起来还是几年前的一天,丈夫出车回来,跟我说,有个装车的人问他跟老板娘什么关系,看她挺关照你的。当时我丈夫笑嘻嘻的跟我说,我说你还笑,他还少往你身上泼脏水。过了几天,我碰到一个能说到一起的,告诉我类似的话。我说他们胡说,我丈夫不是那样的人,我也没往心里去。又过几天,我和丈夫出车,在半路他说困了,他就睡着了,他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的:我给你发的信息是最重的,你到家了吗?我一看就火了,叫醒他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还挺有气,他说你爱信不信,反正什么意思都没有。从那以后,我一听到有信息铃声,心里就揪得慌。这几年,我也经常不在家,可是那个阴影还在,也就是在另外空间形成了物质场还在。这就是我对丈夫的怨,说是怨,其实这个怨也是从妒嫉心派生出的。既然这颗不好心还在阻碍我前行的路,我就下决心修掉它。

不断的学法,向内找。一天,无意中听天音歌曲,有两句歌词点醒了我,“曾经扮演过千百个角色,每一个角色你都全心的投入。”啊!你只是扮演的一个妻子的角色,谁干什么事情,不是非得符合你的意愿,人各有命,如果不符合你的意愿,你心里不平衡,甚至生气,那是你没同化法,没达到法的标准,没修自己。反之,如果你同化了法,按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修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你正的强大能量,就会纠正一切不正的行为、状态、思想。每一次听到铃声心里还是堵得慌,但是,自己意识到这个状态不对,就对自己说,修自己,那不是真正的自己,我不承认它。

那一天,丈夫出车回来,按正常是上午就回来,可他下午四点多才回来,还挺美,我说你又装车去了呀?他说没装,给她(指老板娘)送钱去来着,玩了会儿牌,给她交了回电费。这回,我的心一点儿也没堵得慌,而且,感觉自己浑身能量场非常强,思想在扩大,心的容量在扩大,整个身体轻飘飘的。我好激动,我终于心理平衡了,可过了这个长时间的考验了,可突破了这些假相了。学法真好,从此,我对丈夫坦坦荡荡的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那是一个修炼人的善,那是伟大的佛法的慈悲展现。

我跟精進的同修比差距还很大,还有很多执着心要去,但是,我有信心,因为法大,我们修的宇宙大法无所不能。今后我要正念看问题,用纯净的心态对待修炼,默默的圆容整体,做一个纯朴的、脚踏实地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