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大渡口公安分局对邓阳生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邓阳生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这位老人被当地恶警闯入家中绑架抄家。以下是邓阳生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九点多钟,我正在屋里坐着,开启空调休息,突然空调停了,照明也停了。这时走到前门,看门上方的电闸全部正常,就认为停电了。其实是分局的恶警故意把门外走廊里的电闸拉下来了,待我出门时抓捕,未遂。

三十日上午九点多钟,我正在开启小风扇学法,突然又停电了。这时,我到前门开门看走廊里的电闸时,刚出门迈出一步,从左侧出来一便衣警察何某把我的左手按住,随着又来一个便衣警察刘斌把我的右手按住,推到屋里,一边一个恶警按住强行戴手铐背铐着。这时,我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没有犯法,你们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是有罪的!

两个恶警根本不听,恶警刘斌两手拳头捏的紧紧的,咬牙切齿的在我眼前比划几下,威胁我。坐在沙发上,因为两手背铐着的,背不能靠沙发,直立坐着约两小时之后,我要解小便时站起来,恶警何某恶狠狠地说:你干啥?我说:我要解小便,这是我的自由。恶警何某说:“从现在起没有你的自由了。”这时,把左手铐解了,恶警拉着左手铐到厕所。

之后恶警对我非法抄家。刘斌、何某从上午九点多钟打手机,喊来国保支队华勇等二十多个警察,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衣的。有的来了,一会又走了,又来几个,前门一直是开着的。开始抄家,从上午十点钟,参加人数十余人,一直到下午五时。

恶警长时间抄家,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家里应该存有大量现金。从楼上楼下所有箱子柜子里的东西,一件件的翻。甚至在凉台上挂的塑料口袋里装的破布也取下来看了看。每屋子翻遍了也没找到现金。

下午五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名恶警按住强行把我两手铐住,推进电梯下楼,警车停在小区公路上,又强行把我推上警车。车行驶途中时,一警察接到电话说:先到分局。恶警何某说,先把他送到看守所,我们把饭吃了来,但还是先到了分局。

在分局,恶警刘斌、何某等提审时,做了笔录,我保持沉默没说话,恶警自编一份材料,要我签字,我没签字。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把我送到看守所迫害,在办公室办理登记时,恶警刘斌、何某等四、五个人凶狠狠的,把我推到靠墙的铁管处站立,几个人一齐上来按住,强行靠铁管如一字形双手铐住。这时,我在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七十二岁的老人,一定有罪的!”恶警根本不听。

站立约二十多分钟后,我脑袋痛的很厉害。这时一警察搬来板凳叫我坐,因两手如一字形铐在铁管上,我说坐不下去。恶警说;你只能侧身坐下,只能坐下半边身子。一小时办理登记后,恶警何某要我在上面签字,我说你们是非法绑架关押,你们是有罪的。恶警说:你不签字,我们一样的关押你。之后强行把我送进111舍,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钟,这一天只有中午在家吃一个小月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