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于云刚生前被迫害事实(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二零零九年,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于云刚在中共当局一连串的执法犯法的行为后被枉判六年,不久前在佳木斯监狱残酷的“转化”(采用暴力迫害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迫害中被迫害致昏迷,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此前于二月二十六日佳木斯监狱把年仅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迫害致死,此后三月八日又把法轮功学员刘传江迫害致死。

于云刚,男,一九六三年七月十六日生,身高一点七五米,体重七十公斤,工作单位是原佳木斯化工厂电工;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中,妻子与他离异。

于云刚生前照
于云刚生前照

一、遭绑架、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哈尔滨召开,中共邪党恶首之一周永康以保“冬季运动会”为由,坐镇黑龙江直接操控迫害法轮功学员。出于对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挂“小喇叭”向世人讲真相的极度恐惧,在国家安全部,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的直接操控下,佳木斯市安全局、公安系统所有警种甚至还从外地调集警力,对参与挂“小喇叭”讲真相的于云刚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绑架和酷刑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于云刚被佳木斯市检察院非法批捕,次日被佳木斯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于云刚等法轮功学员都以绝食的形式抵制邪党的无理迫害。于云刚曾遭到吊铐、毒打等残酷迫害,身上伤势很重。据见证人讲,在看守所被公安非法提审时,于云刚的头上还缠着绷带。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对参与挂“小喇叭”讲真相的于云刚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对外谎称是公开开庭,却不敢把“法庭”设在法院,而是设在了地处郊外的佳木斯看守所。向阳区法院甚至连开庭的时间都不敢向家属说明,七月六日上午,法轮功学员亲属还到法院询问开庭时间,遭到办案人刑一庭庭长赵玉斌的蛮横回绝:“(开庭时间)没定,家属没有资格来问。”说完,他还不耐烦的撵家属快走,可当天晚上九点多,却突然通知将于七日上午九点在佳木斯看守所开庭。

非法开庭时,由于多日被关押、迫害,四名法轮功学员身体状况十分虚弱,于云刚还被插着鼻饲管。整个开庭过程法院不允许正义律师作无罪辩护,只允许被非法审判的学员回答是与不是,有和没有。在庭审结束时,刑一庭庭长赵玉斌竟然只让每位法轮功学员说两句话作为“答辩”,没有宣布非法审判结果,最后只以宣布“改日宣判”而告终。休庭后,当家属离庭时,还能听到于云刚等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

之后,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一直不给于云刚等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所谓“判决书”,后辗转获悉,于云刚已被非法判刑六年。于云刚等法轮功学员都对非法判决不服,上诉至市中级法院,要求依法改判无罪并立即释放。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法轮功学员家人到佳木斯市中院找二审办案人刑庭的宋佩侠时,竟遇到法官采用流氓伎俩拖延时间的情况,市中级法院告知法轮功学员家属,二审办案人宋佩侠已经请假一周(二审上诉期限是一周),也没有说明案件是否移交,以此来拖过二审的上诉时间。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于云刚被绑架到佳木斯监狱集训队。

二、 在残酷的“转化”中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二月,佳木斯监狱为了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召开大会,主管监狱长扬言所谓的“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五,成立了严管队,并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开始往严管队里绑架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里的每位法轮功学员都被多名犯人包夹迫害,每天被逼迫写“四书”,停止一切在监狱应该有的权利,如亲属接见、和家人通电话、买生活用品等。

二月二十五日和二十七日,于云刚分别被灌食一次;二十八日被灌食两次,当晚昏迷,被抬离监狱。

三月一日,有目击者看到一排持枪武警守在佳木斯监狱门口,他们谎称监狱有人要越狱逃跑,其实是和“严管队”暴力迫害有关。当日下午三点多,于云刚被佳木斯监狱紧急送往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当地人称“二院”),据悉于云刚耳朵因被矿泉水瓶击打致黑紫,CT报告有脑畸形伴出血,医生施行开颅手术,从于云刚头部取出一块头骨,并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诉家人准备后事。

于云刚在医院ICU监护室
于云刚在医院ICU监护室

术后,于云刚一直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为隐瞒迫害事实,重症监护室门口一直有警察和便衣监守,不许外人介入。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两位家人才得以见于云刚一面,只见于云刚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两眼发直,根本不认人。三月三日下午四点多钟,医生再次对于云刚进行紧急抢救,情况十分危急。

在医院ICU重症监护室外的便衣

三月五日下午三点,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突然涌进数十位警察将病房围住,不准家属和外人靠近,警察一把夺走于云刚家属手里拿的寿衣,扒下于云刚的外衣,连内衣都不给脱,套上寿衣就要抬走。这时,于云刚的家人才意识到于云刚已经去世了。家属强烈要求在病房内看于云刚的尸体,遭到无理拒绝,恶警们强行将尸体抬到楼下的车上,并让家属在死亡证明上签字,家属悲愤之下拒绝签字。警察就严密监视这位家属,走哪跟哪,就连与人说话都在跟前偷听,还一边录像。

由于家属强烈要求等亲友到齐见于云刚一面,副监狱长才勉强答应:“我就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抢尸体的车队立刻离开医院。家属追问:把人拉哪去?警察丢下一句:回监狱。整个过程警察表现十分惊慌。家属多次交涉,佳木斯监狱仍不给家属出具于云刚死因的书面材料,也不让看监控录像。说什么录像没有保留,都被挤出去了(一般监控录像最少保存一个月)。家属再次提出要看遗体,监狱长回答说,只能两个人看,而且只能看面部,不能脱衣服看。

据佳木斯敬享园(尸体存放处)知情人介绍,前些天确实是有监狱警察来过联系存放尸体一事,还要求存放在地下室,不能放在上面。并特别要求,不准任何人看尸体,连家属也不能看。被追问不让家属看尸体的原因时,警察竟回答说,这是个法轮功(学员)。但事后一直没有送去。后来得知,监狱害怕于云刚被迫害的情况曝光,所以连尸体也要由监狱保存。

连续迫害死三名法轮功学员后,佳木斯监狱和公安十分害怕百姓知道他们的杀人事实,晚上在监狱周围和市区都有警察“蹲坑”、巡逻,三月十三日晚,一名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附近被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毫无理由的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