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籍英国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在将要宣誓加入英国籍前一天晚上,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我所热爱的那片国土,将在明天离我更加遥远。

一九九八年底,在与清华大学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的交流后,我决定为了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尽一份力,我放弃了留校任讲师的机会,开始申请出国留学。一九九九年二月底,我获得了曼彻斯特大学的博士奖学金,然后开始办理申请出国手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全国性、系统性地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二日,在我拿到英国学生签证后,立即离开了清华大学,飞往英国曼彻斯特,攻读曼大博士,开始了我的游子生涯。约五年后,因为我炼法轮功、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中共不给我的护照延期,使我做了近七年的无国籍人士。

缅怀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清华大学校友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三千四百二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百分之五十四,五十岁以上的老人约占百分之五十七。然而,早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底,据中共内部的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一千六百人,十年过去了,随着迫害的继续,从民间渠道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在逐日增加,而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六千人,被非法劳教的数以十万计,数千健康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基地(注:中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的拘禁人身自由、以强制手段逼迫放弃法轮功信仰的所谓“学习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在他们中有我的清华校友们(限于篇幅在此仅列举二、三例)。

袁江,一位我非常熟悉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袁江被中共非法抓捕,遭酷刑折磨近两个月,光折磨他用的刑具就拉了两车。后来,袁江虽逃出魔窟,但由于酷刑造成的严重内外伤,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年仅二十九岁的他离开了人世。那时,当我得知袁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昔日朋友的音容笑貌,一起在清华校园炼功、洪法的一幕幕,象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浮现,令人悲伤不已。

钱世光,又一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清华校友,生前是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劫持在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被迫害致死。

张孟业,原广州电力学院退休教师、胡锦涛大学同班同学,曾多次致胡锦涛公开信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张孟业多次被中共人员非法绑架,并遭受严重劳教迫害。后来,张孟业在泰国时,在去公园炼功的路上被一辆货车撞倒,三天后在一私人医院离奇去世。张孟业在车祸前曾被跟踪。家属发现很多疑点,称其为“不是一般的车祸死亡”。

我的母亲也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的受害者。母亲原本通过炼法轮功使长年多病的身体获得了健康,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疯狂地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母亲失去了炼功的环境。弟弟为讲清法轮功真相,去天安门表达心声,曾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四次。最后一次,弟弟在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时,以绝食抗议,三天后,他被遣送回乌鲁木齐,此后遭警察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地监控。

由于对孩子的担忧,由于中共警察的压力和骚扰,加上不能象迫害以前那样炼功,母亲身体状况开始变坏。二零零三年二月,母亲带着对孩子们的深深思念离世。父亲怕我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回国,又一个儿子会遭中共警察迫害,直到母亲下葬之后,父亲才告诉我母亲辞世的消息。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程度及肆无忌惮,导致我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我的内心为没能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陪在她床前尽孝而深为遗憾和难过。

中共剥夺我的护照权利

二零零四年五月,我的护照到期,必须延期或换新护照。早在二零零零年,我在曼彻斯特大学就读博士学位时,和同校法轮功学员一起成立了曼彻斯特大学法轮功学生协会,在学校很受欢迎。曼城中共领馆曾出面向曼彻斯特大学施压想取消我们的协会,但未能得逞,反而使曼大的教职人员对中共领馆的行为非常反感。那段时间,我的私人电子邮箱还收到不明来历的电邮,内容是造谣诬蔑法轮功的师父。我的电子邮箱还不断地收到来历不明的大附件电邮,给我所在系的计算机工作人员带来很多不便。

二零零四年五月,在护照到期之前,我去伦敦中共使馆办理延期手续,得到了五月十八日领取护照的取证单。但是,五月十七日下午二点,我收到中国使馆人员的电话,说:“你明天不用来了,因为你在特殊名单上,必须得到国内的同意才能延护照。”我问:“什么特殊名单?”对方说:“你自己知道。”我问:“难道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对方没说话。我说:“炼法轮功也应该延护照。你不给延护照,那我的护照怎么办?”他说:“你如果想要你的护照,你可以把它拿走。”我说:“好,谢谢。”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使馆签证处领回我的没被延期的护照。工作人员左找右找都找不到我的护照,她打电话给她的领导,说:“有一个叫谢卫国的护照找不到。”两分钟后,一个中年男子下来。他将我们带了进去,关上门。在楼道里,他掏出没延期的旧护照给我。我向他讲我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事实,法轮功遭谎言诬蔑的真相,还有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严重程度,作为身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了解事实真相,所以呼吁停止迫害。他当时听我说这些时非常紧张。

他说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外二十四小时抗议最让他感到不舒服。可我认为因为遭受冤屈和迫害而想讲清事实真相、说说理,没有什么不对。人应该有遭遇不公后说话的权利。

所以,我告诉他,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是为了表达他们的心声,希望中使馆人员能了解法轮功真相,从而传递他们的呼吁,希望停止迫害。英国是民主国家,各国使领馆前的集会、抗议都要申请英国警察部门许可,中使馆前一样,法轮功学员是申请后得到许可的,他们有表达思想、言论的自由和权利。

我问他,我何时能获得护照延期?他说,不知道,要等国内的答复。我能理解他只是一个工作人员,没办法决定我的护照延期。我就尽量与他谈法轮功真相及法轮功在英国受到当地人的欢迎。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他显得很紧张,最后,我与他握手道别时,我感到他的手冰凉。

如今近七年了,中共大使馆始终没有延我的护照。因为护照失效,我被迫做了近七年无国籍人士。这些年来,没有护照给我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每次搬家要去警察局换地址,都得多花时间,警察还得另外复印我的各种材料。每次在英国延签证都是等时间很长,每次英国政府都会发给我一张盖有签证的纸。这张纸是不被其它国家认可作为旅行文件的,就是说我无法出国旅行。因为无法出国出差,我参加不了课题工作的国际会议,虽然我的学术课题的国际合作伙伴们理解我的处境,但是对于我们的研究课题却带来许多不便和影响。在找工作和办理银行相关事务时,都极为麻烦。这样的纸,七年里,我得到过四张。

入籍英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我当时曾两次去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两次被绑架,被清华大学领回。当时,李岚清直接督阵清华大学,把那里作为镇压学术界的典型,而我被列入要抓起来转化的学生典型。学校的领导和老师都劝我赶快出国,他们不希望他们的好学生遭到镇压迫害。我拿到英国学生签证后,只好没做什么准备就匆匆出国。我是带着失望踏上飞机的,我内心多么希望中共能停止镇压法轮功,还人民以信仰真、善、忍的权利,还法轮功的清白,还人民应有的和平的炼功环境。

至今,来到英国已经十一年半了。由于被迫成了无国籍人士,经历了许多困难和不便。前年,我申请了英国永久居留,今年申请了英国国籍。英国入籍时需要宣誓,参加者可以选择有信仰者(或无信仰者)的宣誓词,有信仰者可以带上自己信仰的神圣的书,对着神圣的书读英国政府的入籍宣誓词。我选择了有信仰者的宣誓词,我带上了英文版《转法轮》(法轮功书籍)。

入籍仪式结束后,离开前,我给了参与此次宣誓仪式的三位政府人员每人一份法轮功真相传单。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让我身心受益,但中共却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共的迫害给我造成了许多困难,我不得不申请加入英国籍,非常谢谢你们接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