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五年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有幸走入大法中修炼的。现将几年来修炼的点滴体会向伟大的师尊作一汇报,与同修作以交流。

我曾经是长期在不知怎样修炼、不知怎样悟的状态中徘徊。修炼三、四年了,一直带着一种求治病的心理,追求身体的改变,虽然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但由于是自学缺乏对大法的正面理解,缺少集体学法炼功、相互切磋交流的外部环境,真的不知道从何“悟”起,不知道如何“以法为师”。刚一读《转法轮》时,当一气读到第七讲,就被大法的法理深深吸引,感到大法实在是好。师法把法理讲的是那么的明白,真是爱不释手,那时就生出也想在法理上提高的想法。

在刚刚开始阶段,只知道一心学法炼功,不知道该怎么修心,怎么提高心性,有几次一个人在家读《转法轮》,被师父讲法时的慈悲语气、句句法理感动的痛哭失声,情不自禁的流着泪说:“这法太好了,这法太好了,太好了!”学法时好象是心里很明白了,可实修中表现还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没有真正升华到理性上去认识大法,也就是没有真正的突破执着自我的心。主要的心结是长达二十多年来全身的疾病,缠的我苦不堪言,又无可奈何。所以,零六、零七、零八三年间始终是一边吃药,一边修炼,心里时常放不下那个心,放不下那个病。

在这几年中虽然也学了师父各地讲法和看了《明慧周刊》,但由于人心的障碍,理性认识仍然上不去。炼功、发正念不能入静,总是胡思乱想,各种欲望、七情六欲每时每刻都在干扰。学法不是为了修炼,而是为了治病,看到同修们消业时多次说到:“通过修炼,多少年、多少年不吃药、不打针了。”对此,我不但没有站在法上去理解,反而误认为是不是达到没有一点痛的感觉或没有一点痛苦了才不吃药呢?我还是把消业的状态当成是病,没有真正正念正悟大法的法理和师父讲法的深刻含义,是我的基点不对,这种人的观念,障碍了我三年没有突破!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有很多人想往高层次上修炼,有这样的想法,有这样的愿望,但是修炼不得法,结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还出现了许多问题。”所以我常想,我和别的同修比,为啥不一样呢,老有病,天天吃药、年年住院,原来是都把消业当成是病,所以每次过不了关,师父给了我多少次消业、升华的机会,都错过了。根本原因还是大法没学透,法理不明。表现是哪几天身体不舒服了就抓紧学法炼功,哪几天身体好些了,学法炼功就放松了。学法是为了舒服,是为了治病,是为了学理论,学法不入心,修炼走形式,三件事都没做好。严格说是信师信法不坚定,不能视自己为一个真修者,说到底为私为我怕苦怕死的人心割舍不净。

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讲:“我传大法已经四年了,有一部份学员心性、境界提高的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

师父讲的这些法理不知道有多少次萦绕在我心头,知道了修炼的无比严肃。可是有多少次想按照师父的要求跳出常人,从理性上认识大法,却又被常人的思维、认识和观念羁绊着不能如愿。对于提高心性与过关的关系,在好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总是徘徊在学法时明白、遇到矛盾时就糊涂的状态之中,直到明白之后,又为自己的不长進,给师尊添了不少操劳而深感羞愧。

几年来,通过深入学法,在实修中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修炼,什么是正悟,什么样情况下是消业,什么是向内找,三件事如何做好,在法中明白了许多许多法理,悟到了修炼人和常人是有根本区别的,现在每次静心学《转法轮》时,都能看到上面每个字都是五光十色、金光闪闪的,感到法轮在小腹部旋转。现在每天二十四小时除必要的正常生活外,日以继夜的(已经形成习惯)学法,看大法资料,炼功、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向本地和外地的亲戚朋友、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其中年纪最大的七十八岁,最小的八岁。

七十八岁的那个婆家姐姐二零零九年得了中期食道癌,吃饭噎,思想压力很大,后来我向她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让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月症状消失,吃饭正常,至今良好。还有娘家嫂子六十五岁了,二零零八年她得了脑血栓,嘴歪、痴呆、半身不遂,我得知后去看了她,我想唯有师父和大法能救她,我向她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讲相信大法能得救,讲三退保平安,讲大法的神奇故事等,听后她高兴的直点头,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不到半年症状消失,走路说话象正常人一样,说话吐字清了,不痴呆了。

还有二零零九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深夜二点左右,在我家过暑假的十三岁的小外孙(小同修)突然间胃痛、头痛,痛的直哭,这时,我立即发正念,严肃的清除我所在空间场恶党邪灵,邪魔烂鬼在另外空间的一切生命因素,并求师父救救小弟子。反复念了三遍,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瞬间外孙头痛、胃痛假相全部消失了。他连忙说:“婆,我好了。好了,都不痛了,真好了!”我也很高兴,我们两个当时激动的都哭了:当场双膝跪下向师父双手合十,谢谢师尊慈悲救命之恩!

还有我本人二十年来全身患十多种疾病,平均每月药费得三百~五百元,天天吃药,年年住院一、二次,是一个有名的老病号,药罐子。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从二零零九年起,我决心按师父的要求做,真正做个修炼人,一股脑把什么中药、西药、保健品之类都扔了,这些东西,吃了二十多年,不仅没有吃出健康,反而越吃越严重。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二十多年来的心脑血管病、头晕,头昏,颈椎、腰椎骨质增生,胃炎、关节炎、泥沙样肾结石等十多种疾病全部消失,现在象变个人似的,精神十足。

今年过年家里客多,一顿饭下来,有时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平时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可今年一点也不觉得累,一身轻,很精神。这是我二十多年来的奇迹!亲戚们见我都赞不绝口,说你现在身体这么好,法轮功真神奇呀!

还有一次,一个婆家弟弟问我说:“嫂子你现在脸色这么好,你炼的啥功啊?”我说是法轮功,他说也教我炼炼吧?还有啥书,给我找一本看看?我向他讲清真相,讲法轮功的美好,他连连称赞,连连点头,同意退出了恶党的(党、团、队)组织,我也很高兴,给他请了一本《转法轮》一本《九评》一个护身符。他说谢谢嫂子。我说别谢我,应该谢谢师父。他接着说谢谢师父。

二零一零年六月有几天,我连续高烧,浑身发烫,头痛的要裂开了一样,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决心过好这一关,明白这是走向一个超常人的必经之路。六月十三号晚上八点零左右,我在外讲真相回到家里,鼻子突然大出血,象自来水龙头打开了一样,血突突直流,便池里都是血,一会儿头也发晕了。刻不容缓,赶紧发正念:“清理我所在空间场恶党邪灵邪魔烂鬼在另外空间的一切干扰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反复发了几遍,效果不明显,血还在突突的流,我双膝跪下,求师父救救我!大概十分钟左右,鼻子的血不流了,头立刻也不痛了,也不晕了,高烧慢慢也退了,身体可轻松了。

由此可见,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同时大法也是有标准的。通过这次过病业关,使我净化了身体,消去了业力,提高了心性,一举三得。这次在过病业关中,始终感到身轻、有力、吃饭香甜,丝毫没有影响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没有影响做三件事。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只要能做到把常人中的名、利、情看淡,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炼功人,师父一定会为我们做主。

有一天,一个老朋友(不修炼、非党员)来我家里坐,闲谈中,他又一次说到他的亲家老头(老弟子),他说:“俺那个亲家老头学法轮功着迷了,再学下去咋办哩?还说江××不好,‘六四’学潮怎么怎么的”。我向他说:“你不能这么说,江××一伙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嫉,为了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编造许多谎言,蒙蔽老百姓,为了它的邪恶宣传,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把大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進拘留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处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你亲家是个好人,不也被非法关押劳教过吗?中共邪党它迫害死那么多好人,不能说它个不好吗?再说法轮功咋了?咋不好?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影响啥了?人家不照样发展的很好吗?要是你的亲人无辜被抓、被劳教,你也不会说它好吧?再说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吧,那是一群青年学生,国家的精英,共产(邪)党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动用坦克机枪对着手无寸铁的孩子们照死里整,我问问你,要是你有孩子这样无辜的冤死,你还说它好吗?还有中共迫害法轮功,使用一百多种酷刑,如电棍电、皮带抽、蹲小号、绑死人床、开水烫、烟头烧、把女学员扒光衣服投進男牢房。更残忍的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高价出售!你说这是啥世道,这正常吗?这合法吗?现在人类社会乱到这种程度,不危险吗?你看看现在的天灾人祸这么多,这是不是老天爷对人的警告,世人还在迷,真的是到了人不治天治的时候了。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十多年了,法轮功没有说话的机会,大法弟子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度,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酷暑严寒,冒着生命危险,千方百计的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他们不图任何回报,只想救人,有什么错呢?在我说完之后,他哑口无言,再也不吭声了。

这是我第二次写修炼体会文章,在写的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写稿的过程就是深入学法的过程,是归正自己,提高悟性的过程,是证实大法的过程,总之,受益多多,谨以此与同修交流切磋,希望能达到取长补短,共同升华的目地。因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