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磊落送“赠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这么多年的讲真相,我在发资料,发光碟,发《九评共产党》,贴粘贴时,一般都是在没有人的情况下操作的。时间长了锻炼出来了,感觉也很安全的,没什么可怕的。二零零九年以前,发放神韵光碟,一般是熟人就面对面的给;再就是买东西的时候,送给老板一张,其它的,就是象发真相资料那样发放,很少发给不认识的人。

二零一零年看见光碟封面上面写着“赠品”我就悟到正法修炼的形势对我们大法弟子要求更高了,更要堂堂正正的,大大方方的跟世人讲真相了。所以必须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不能拖正法的后腿。这是天象的变化。也是正法对我们的要求。

今年刚开始时,拿着碟子还有点发愁,毕竟又是一个新的起点。我心想,如果要象往年那样,只发给熟人和老板的话,就发不了多少人。虽然这样想,但还是在送、在发,自己勉励自己。在发的过程中发现,在我买东西的时候,一般总是有一到四个人也买东西,有的在挑选,有的在买,这对我启发很大,心想,这光碟不是也可以发给他们吗?这样发送的人群不就多了吗?救人的范围不就扩大了吗?

以后,在买东西的时候,我就主动的和旁边人搭话,拉一些家常,或帮他们挑选东西,这样拉近了关系,给光碟就很自然了。当然有机会也劝“三退”,现在我基本没有什么顾虑,只要出去讲就不会空着回来,不管多少总有救人的收获。只是救人的时候,心态还没完全做到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在救人的事情上还不是那么精進,还有惰性。这是要修去的。

在一次买豆腐的时候,我送了一张“神韵”光碟给老板,接着来了一位年纪稍大一点的男士,我就一边递一边说,“师傅,送一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碟子给您看吧,中国五千年神传文明。看了有好运有福报。”他说着“好”,很高兴的接过去了。然后又过来一位女士,我也说:“送你一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给你看的吧。”她一听马上就说,“哎呀,我就是在找这个!”我有点疑惑,反问一句“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呀,美国的。”她说,“是呀,我就是在找这个。”我赶快鼓励她说:那蛮好,你就多看几遍吧,看了有好运有福报的。话音刚落,又来了一位女士,和第一位女士是一起的,第一位女士对我说,“也给她一张吧。”当时我包里没有光碟了,就当机立断的对豆腐老板说,“把你的一张先给她吧,我以后再给你送一张来。你这里我可以再来,她们以后就很难见到了。”老板就把她的那一张给我了,我就递给那位女士了。临走时,我再三嘱咐他们三位:一定要看,多看几遍,要保存好。他们说:肯定看,肯定看,好,好。

这是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世人都在渴望找真相,渴望着我们去救度啊。当然,还有一些类似的事情,就不一一说了。

家庭搬迁,我现住在离市中心较远,离市郊比较近的地方。还没搬去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新的环境,一定要把那一片救人的环境开创出来,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救。所以我每次去的时候,总是找机会,在公交车站的广告栏里粘贴“正义的审判”和“国际逮捕令”,让有缘的人了解真相,得到救度。因为是郊区(以前是农村,现改为郊区),和市中心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市中心人流量大,在一个地方每天可以遇到不同的人群,都可以讲真相;农村就不行,每天都是那些人,他们接触真相的机会少,邪党的毒害清理的也少,讲真相的难度相对要大一些。安全起见,最好不经常在一个地方讲,那容易被人认出来,讲一个地方就换一个地方。

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到郊区去发“神韵”光碟,在集镇上发到一家电器商店,里面站了四、五个人,我给他们发了两张光碟,并告诉他们这是中国五千年神传文明,看了有好运有福报的。然后就出来了。没走几步有一个人追出来了,我当时还以为是要把碟子退给我们,谁知他说:“你们再给我们几张吧,我们是来進货的,和他们不是一起。”当时我身上只有一张了,找同修又要了两张送给了他们。

我们今年还是在几个小集镇上轮流讲真相;我们要再细密些,走到村子里讲真相,使更多的人得救,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