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母被中共迫害 家庭破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胡霞,女,四十八岁,成都市崇州市羊马镇居民。修炼法轮功的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无微不至的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下,导致她的亲人反目,家破碎。

胡霞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后她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毒害世人,胡霞自己做出真相资料出去散发,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胡霞的丈夫帅如勤,是崇州市羊马镇中学教师,在中共迫害的红色恐怖毒害下,他害怕胡霞修炼法轮功连累自己,三番五次威胁要离婚。二零零九年八月初的一天晚上,帅如勤先是毒打胡霞,后叫来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胡霞,并把胡霞的电脑、大法书、神韵光盘全部交给羊马镇派出所警察。

第二天下午,胡霞被关押到崇州市拘留所,遭警察用电棒打脚心,抓扯头发强行拍照,警察的凶残迫害,致使三天后胡霞十一年前的心肌炎复发,恶徒这才通知家属接人。几天后胡霞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胡霞在新都再次被绑架,在新都区城东派出所,警察将她的手臂反拧背后强行按手印,给胡霞戴上脚镣手铐铐在刑椅上,铐了一天,腿肿的象水桶一样,还不让上卫生间。

酷刑演示:铐在刑椅上
酷刑演示:铐在刑椅上

后胡霞被转到新都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人对胡霞抓头发、打耳光、强行照相,胡霞绝食抵制迫害,几天后恶警所长找来两个彪形大汉犯人将胡霞用铁链绑在死刑床上,一会儿就围上十几个警察给她灌水,胡霞一身被灌的水湿,恶警放狼狗来,狼狗舔她脸、手。几天后胡霞心肌炎再度复发,心速跳动加快了,被拉到城里医院检查,每天输液,但液输不进去,输哪儿哪儿就肿,手、腿肿的吓人,胡霞不想去,恶警就扯头发、打耳光、连拖带扯将她弄去城里医院输液,有两天,恶警将她铐在床上输液。

后胡霞被崇州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羊马镇中共人员逼胡霞的丈夫帅如勤交保证金四万八千元,胡霞弟弟垫了一万八千元,并声称若一年后不“转化”(中共警察用酷刑、洗脑和株连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之为转化),胡霞弟弟要再押二万四千元,帅如勤要再押扣拆迁房款十万元现金。在一系列的精神、肉体、经济的迫害下,她违心写下所谓“三书”(即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胡霞二零一零年一月回家后,知道写“三书”错了,继续修炼法轮功。但丈夫帅如勤不准胡霞炼功学法,不准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羊马镇崇江路社区熊加军、鲁国建等还经常闯到胡霞家骚扰。八月三日早晨,帅如勤见到胡霞在打坐炼功,就拳打脚踢的把胡霞拖到客厅,吼叫着要离婚,并发疯的说:今天打你,以后还拿刀杀你。胡霞被迫离婚。帅如勤只给胡霞一偏僻空房及一张床、一沙发,其他房子、家具、存折、汽车都不给胡霞。

在中共的迫害下,胡霞一个人过着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马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新津洗脑班的中共人员还不放过她,不但多次到胡霞住处进行威胁、录像等骚扰,并且还将其前夫帅如勤叫来,威胁、殴打胡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