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滚雷追着“六一零”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我在大法中修炼,这些年遇到很多神奇的事,这里写下一些点点滴滴。

滚雷追着“六一零”人员

这事发生在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当时我们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在一楼,二楼住洗脑班人员,三楼住“六一零”人员。一天大雨滂沱,雷声大作,响雷一个接一个由远及近向我们这栋楼打来,越打越近,越打越响。突然一个炸雷打到楼顶的一个角上,整栋楼都震动了,那个位置正好是“六一零”的房间,只听到“六一零”、公安、街道和帮教人员呼喊着冲下二楼,可能他们当时正在开会。炸雷通过窗户又打到二楼,他们冲下一楼的大堂,缩成一团。突然,雷鸣电闪,一个雷夹着一个火球滚進大堂,转了一圈出去时,把大堂门口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巨型花盆,连同上面种的巨型铁树一起打到几米远。整个大堂乱成一团,到处都是尖叫声,他们不知道再往哪儿跑了。

就在他们走投无路之时,也可能是谁提醒了,他们突然都跑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只见一个看管我的“六一零”人员冲進来,一屁股坐在我身旁,喘着粗气,不断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她见我没作声,回头看到我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不解的问:你不害怕吗?我说:不怕,这些雷打不着我们,对我们不起作用。她自言自语的说:“还是在法轮功的人身边最安全。”

宝书回来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六一零”人员要我的单位、街道、家人协同一起逼迫我,必须在七天之内将《转法轮》交到居委会,还强调一定是我经常看的那本《转法轮》。到了期限最后一天,我对着《转法轮》坐了很久,默默的流泪,但最后还因正念不足,交了宝书,做了一生中最糊涂的事。后来不久,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很快归正自己,回到大法中来。但交书一事一直令我痛悔不已。一天,我打开一个箱子,猛然看到我的那本《转法轮》书端端正正的放在箱子的中间,就是我交的那本,书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包书的封皮和里面夹的书签都和原来一模一样。我抱着书禁不住哭了。我跌倒了,师父把我扶起来,鼓励我继续往前走。师父洪大的慈悲是很难用语言表述出来的。将近十年过去了,此事今天写出来我还是泪流满面。

几年前的一天,我与同修见面,走在路上,听到清脆“当”的一声,我低头一看,地上没见什么,回家后发现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小法轮章不见了,小红绳子断开,但是还挂在脖子上,这是我仅有的一枚了,章没了,我把小红绳子扔了。去年一天,我把桌子收拾干净,准备好好学学法,当我打开盛装大法书籍的抽屉时,看到那枚丢失了几年的小法轮章回来了,完好无损,而且坠子上穿的还是那条红绳子!

用了的钱又回来了

我常年外出讲真相,到邪恶黑窝发正念,乘车费用不少,可是往往事后我发现,乘车卡上的钱没有减少。我悟到,只要我们走得正,一切师父都在安排。

一次,我约见一位多年不见、“七二零”后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的同修,我想和她交流交流。出门前,我从抽屉的信封内取钱,当时信封内装有一千三百元,我取走了三百元。见到同修后,因她近期在经济上遇到很大困难,开饭的钱都紧张,我就把身上带的三百元给了她。回家后,我又打开信封准备取一些钱备用,看到信封内整整齐齐放的还是一千三百元,我很惊讶,连数了两遍都是一样。师父啊!弟子在纯净心态做事的时候,您无时无刻不在帮着我们,我们唯有在救人中做的更好。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