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父锦州传功讲法班的美好回忆(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师父亲自莅临锦州市传功讲法,我有幸聆听了师父的教导,从此我走進了大法修炼之路。

1999年迫害发生前,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1999年迫害发生前,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一、师父慈祥 大法殊胜

当年师父来我市传功讲法的消息我并不知道,是一位朋友给我送来三张票,让我们全家三口人都去听一听,我老伴说不去,所以我收下两张票。但是离开班前二天,又有朋友送来一张票,结果我们一家三口人都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我们真是与师父有缘啊!

在课堂上,当我第一眼看见师父时,觉的师父身材高大,红润的面孔带着慈祥的微笑,举止稳重有礼。讲法井井有条,声音洪亮没有讲稿,只是拿一张纸,一讲就是一个半小时,没有重复。我想师父可不是一般的常人。师父用朴素的语言、高深的法理开启着大家的心灵。

在师父讲法的第三天,我看见了老战友也来听法,他握着我的手,神秘的跟我说:“老伙计,你看见没有?我可看见了,师父不是一般的人,他就是一位顶天立地的佛,是一位大佛呀!咱这个俱乐部里有无数个小佛,数也数不清,这个法轮功可是高级功法呀!”听了他的话我更加珍惜这个千百年来难得的修炼机会。

师父在讲法中还有这样一件事。有一天在师父讲法之前,有一位驼背九十度的瘦小老人,师父让他上讲台,我看着他驮着背慢慢走上讲台,来到师父面前。师父用一只手往上摆,让老人抬起腰,师父不断的往上摆,老人的腰渐渐的往起抬。奇迹出现了,这位驼背九十度的老人竟然直起腰来了,高高兴兴的走下讲台。大家都敬佩师父的神奇法力。

还有一次,在学炼“神通加持法”时,我闭着眼觉的有人给坐在我前面的老伴纠正动作。我忍不住睁眼一看,是师父亲自给我老伴纠正动作。师父告诉我老伴做加持法时,手的高度与肩平齐,臂与手背平齐,手不要耷拉下来。师父边说边用手把老伴的手摆平,态度温和,脸色慈祥。我们的座位是在会场的大后边。回家后,我跟老伴说:“今天师父亲自给你纠正动作,真幸运呀!”老伴说:“是有人给我纠正动作,但我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师父,真后悔呀!”每当想起这件事,老伴总是后悔,后悔师父就在自己身边竟没有看师父一眼。

二、顽疾消失 师父呵护弟子

我修炼大法之前就患有“牛皮癣”,十多年了,久治不愈。从头顶到脚跟满身都是,每天从卧室走到卫生间,一路上尽是掉下来的白皮。由于奇痒,衬衫、衬裤每天都是血迹斑斑,两只手就象刚和完面一样,都是白的。来了客人也不敢和人家握手,常年戴着白手套。吃的药能装一车了,根本不管事。修炼大法以后,刚开始求治病之心很重,不见好转。后来我放弃了有求之心,不再想它了,竟然在一夜之间痊愈了。头一天还全身都是,第二天老伴给我擦身,擦一块好一块,把全身擦完后,“牛皮癣”全没了,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亲朋好友都说:“太神了,不可思议”。这是因为我的心性提高了,师父给我拿掉了。自此再也没有重犯过。

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中午,我突然感到全身无力,好象要吐似的。我忙叫老伴拿盆来,盆刚放在地上,我就开始大口的吐血,开始有点发黑,后来吐的都是鲜红的血。我思想中没有一丝杂念,看着吐出的血块掉到盆里,从盆里溅出来落在地上,从地板上又溅到桌子腿上、床单上,我就象看热闹似的。先后吐了三次,足有一盆(直径三十六、七厘米的盆)。第二天我三岁的孙子说:“我看到师父了。”我问:“师父什么样?” 他说:“高高的,可大了,就在咱屋里” 。我又问:“师父穿什么样衣服?”他认真地说:“穿的是黄袈裟。” 我明白了,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没有师父,我可能一命呜呼了。

三、宝书所讲 亲历所见 均为事实

师父的《转法轮》一书,是部天书,字字句句都是事实。很多同修看到书中的每个字都是一尊佛,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我在修炼不长时间, 一天夜间打坐看见自己左眼前二十~三十厘米处出现一只大眼睛,是立着的,大约是自己眼睛的三~四倍大,眼眉、睫毛、眼仁都清清楚楚。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他炼着炼着,突然间看见眼前一只大眼睛,一下子把他吓一跳。”我见证了师父讲的真实不虚。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也有一部份人到后来听明白了我讲课的内容,他放下了,身体净化了,别人都一身轻了,他才开始祛病,才开始难受起来了。每个班上都有这种落后的,悟性差一点的”。我就属于这种落后的,师父的讲法班结束后我才出现消业状态,全身发冷,盖三层被搭一件大衣也不行,上牙打下牙,体温三十九点八摄氏度,第二天早晨就好了。以后还出现过拉肚子;浑身难受,肌肉疼,骨头疼,疼得躺不住,坐不住,在屋里来回爬,也是不到两天就好了。师父从根本上给我们净化身体,把病业清理掉。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印证了这一点。

师父还帮助我戒掉了顽固的烟瘾。我曾先后戒烟二十几次,打火机炸碎了二十多个,都没戒的了。修炼大法后,我又开始戒烟了。开始坚持一个上午没抽烟,憋得实在难受。忍不住了就在室内找烟头,在烟灰缸里找了两个烟头,在阳台的地上拣一个,把这三个烟头扒开用纸卷上,吸一口真香啊。下午没有烟头可拣了,就想下楼买一包。正在这时,我似乎看到从厅里飘过来一团一团的烟雾,距地面有一米半高,烟的前面是细细的,越往后面积越大。眼看着飘到屋里,然后直奔我而来,钻到我的鼻子里、嘴里、一直到我的嗓子眼。那种刺人的烟味让人想吐又吐不出来,特别难受。从此以后,每逢我想到抽烟马上就飘过来一股白烟,往我嗓子里钻,不几天我就把烟戒掉了。十多年过去了,没抽过一口烟,闻到烟味都受不了。师父说:“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转法轮》)师父说的真灵验,没有师父的帮助我这烟真不好戒。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