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建三江垦区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建三江垦区农场的当权者一直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已十一年了。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背后,和全国其它省份一样,出现了众多的参与迫害的人员出乎意料的惨死、或身患绝症、遭疾病折磨,或东窗事发、锒铛入狱。让我们看一看下面的这些案例。

建三江垦区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部份案例

张广勤:是建三江农垦分局党委书记,是镇压法轮功的主要指挥者。发动全农垦分局党、政、群组织,指挥公、检、法、司、国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三十多人次。张广勤由于贪污受贿被揭露,被判十年半徒刑。

建三江农垦分局公安局局长徐茂利,是镇压法轮功的主要组织者和具体实施者。徐茂利指挥所属公安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无故绑架、围追堵截、肆意抄家、高额罚款、纵容警察乱施暴行、非法长期关押、肆意劳教法轮功人员二十多人。其历史旧案和贪污受贿被揭露被判刑十年。

刘庆林:男、四十岁,建三江公安局一名警察。二零零零年江氏集团疯狂镇压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建三江更是铁路、公路设卡,刘庆林追随中共恶党,威逼着来往的每一位乘客骂大法,骂法轮功创始人,否则就不让上车,态度粗野蛮横。一个身穿警装的执法者,在光天化日之下扰乱着治安,践踏着公民的合法权益。二零零二年刘庆林在去佳木斯的路上平地翻车,当场死亡。

周纪:男、原七星农场公安分局政保股警察、“六一零”办公室成员。专管迫害法轮功。他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殴打、辱骂法轮功学员,污蔑大法。二零零四年突发喉癌,口不能语,只好用笔写字表达。现在仍在病痛中煎熬,自己也说迫害法轮功学员得的报应。

李建军:男、原七星农场办公室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在七星农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收并焚烧法轮功书籍、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调到某农场任党委副书记并继续参与迫害。二零零二年李建军坐车在富锦路段上与一大车相撞,撞断数根肋骨、内脏受重伤,四肢也伤势严重,险些丧命。

周庆恩:原七星农场某公司书记。在二零零二年期间,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基地”进行迫害。农场强迫各公司、中心、学校的书记和有关科室的科长,到“转化基地”进行上课参与迫害。大多数书记都不是很情愿,去了也是敷衍了事,说东而言西。而这位周书记在讲课中大肆污蔑法轮大法,法轮功学员善意劝阻,他不听,还主动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不久突发重病不治身亡

丁元清:是七星农场居民委的一名工作人员,经常监视、盯梢法轮功学员配合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参与污蔑、攻击法轮功的活动,二零零五年过年前,丁元清在七星农场机关大门前被车撞死,死状惨不忍睹。其唯一儿子也在后来自杀身亡。

于荣:原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主抓建三江迫害法轮功工作,主动策划指挥绑架,抄家,冤判,劳教多名法轮功学员,其唯一十几岁儿子身患绝症不治身亡。

王维伦:前进农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九月在山东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暴死,死状很惨,自从担任“六一零”主任起,多次组织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关押、劳教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狂妄的说:“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我跟共产(邪)党跟定了。”最终他成了邪党的陪葬品。

于文波建三江公安局国保大队成员,主抓迫害法轮功工作,参与绑架,抄家,跟踪,监视,殴打法轮功学员,在一次殴打法轮功学员后不久手臂骨折。

司金刚原七星公安分局交警中队队长,在二零零六年前主动多次配合绑架,押送,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一次车祸中双腿骨折。

刘宗山原七星公安分局副局长,二零零七年前,主抓迫害法轮功工作,多次绑架,抄家,殴打法轮功学员,现在因违法犯事,险些被开除公安职务,现在只是看守所普通看守员。

石忠诚原七星农场党委书记,主抓迫害法轮功,经常在会议上污蔑攻击法轮功,组织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讲什么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什么措施都可以,用什么手段都不过份。后来在出差外地时突然昏死过去,经抢救,避免客死他乡的悲剧。

李振标原七星农场武装部长兼“六一零”主任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自己明知道法轮大法好,却昧着良知组织指挥绑架,殴打,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次车祸中被汽车撞在车底下。险些丧命。知是上天惩罚,以后大为收敛。

王甲林原建三江农垦分局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主抓迫害法轮功,在他任职期间,非法关押,无理劳教,冤判法轮功学员多人,其本人重病在身,妻子也身患多种疾病,病痛难忍,苦不堪言,自己也说不知动多少次手术了,我的身体动手术就象拉拉锁一样经常拉开。

以上仅举几例,其实遭恶报的数量是很大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有的身遭横祸、身患绝症、英年早逝;有的东窗事发、锒铛入狱;有的家门不幸、矛盾迭起;有的险象环生、灾祸连连;有的重病缠身、痛不欲生。甚至殃及父母,祸及亲属,殃及子孙。

这些人遭恶报,是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造成的。法轮功教人向善,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迫害这样的好人,天理难容。

建三江垦区恶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事实

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分局,积极执行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对法轮功“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组织、策划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纵容支持“六一零”、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对法轮功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采用什么措施都不过份的迫害手段,对建三江农垦分局的法轮功人员进行毫无人性的迫害。现列举部份罪恶事实。

(一)高额罚款,敲诈勒索

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凡是依法上访和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除了遭遇非法关押外,还被敲诈高额罚款和交保证金,否则当局就不放人。对有工作的法轮功学员,直接从工资扣除。每人至少敲诈五千元,甚至上万元。有的家庭二至三人修炼法轮功,被敲诈二至三万元。据不完全统计,仅建三江局直和七星农场被敲诈勒索的金额就有二十万元之多。其它十四个农场现已无法统计。

(二)开除工作

凡是坚持修炼法轮功或依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有工作的都被开除。如,七星农场武装部长佘怀忠、七星农场第三中学教师张守芬、建三江水稻开发公司工作人员张艳秋、建三江局直中学教师郭玉梅、建三江公安局警察于英志、前进农场教师蒋欣波、郑洁等。这些坚持以真善忍为理念的法轮功学员,在单位里都被领导和群众称为好人,而且工作能力强,威信高,为人善良。

(三)非法劳教、判刑

凡是依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或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或是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十年来,被非法劳教、判刑人数达三十多人次。有的人连续二次甚至三次被劳教判刑。如田宝玉,第一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依法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第二次,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刚劳教期满回家二十多天,因为和两位大法弟子在一起,被诬告为串联,又被非法劳教三年;第三次,二零零八年三月,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建三江法院冤判四年徒刑。田宝玉现仍在承受佳木斯连江口监狱的冤狱迫害。

(四)肆意绑架,非法关押

每当节假日,中共邪党要开什么会。奥运会,心连心艺术团到建三江演出,或来什么中共领导人,如魔头江泽民,李鹏,温家宝等,都成了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迫害法轮功的借口。十年来,非法关押在各农场拘留所看守所人数累计达近三百人次。有的法轮功人员被非法关押七次之多,被非法关押的时间数月,一年,最长达二年多。如勤得利农场法轮功人员张学花,两次被非法关押在七星拘留所或称洗脑班二年零三个月。

(五)虐待、酷刑

被绑架到建三江看守所,各农场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经常受到“六一零”警察的虐待和酷刑折磨。建三江七星农场拘留所又称洗脑班。二零零二年,不但非法关押着建三江农垦分局的法轮功学员,也非法关押着红兴隆农垦分局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警察“六一零”人员辱骂喝斥着,时常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强行灌输诽谤污蔑法轮功的音像和资料。如不“转化”、写“保证书”,就被殴打。如双鸭山农场法轮功学员善正平,年已六十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打的几天不能动。853农场一位六十岁的老太太被打断几根肋骨,597农场吴东升女法轮功学员因被打耳光牙齿松动,几天后掉了四个牙齿。七星农场女法轮功学员曹秀芳被打十几个耳光,多少天脑子都不清醒。二零零九年十月,前进农场法轮功人员蒋欣波因发神韵光盘被绑架到建三江看守所,被警察打得满脸是伤,被戴上手铐脚镣。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星农场年已六十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金锦哲被非法关押在前进农场拘留所,金锦哲在前进镇拘留所被几名警察用各种酷刑折磨,三个警察轮番对她打嘴巴子、直到打累为止;脸部贴墙,身体站成大字型,稍有变形就遭到一顿毒打,打倒后再接着体罚;手被绑到身后跪在沙发上,脑门顶在地上,身后还插着一根棍子等刑罚。一直酷刑折磨了六天,脸部看不清肤色。

(六)干扰律师辩护,诬判,冤判

二零零八年建三江法院非法开庭审判五名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田宝玉、石孟文、陈东、孙燕、于凤仙。法轮功学员石孟文聘请北京正义律师作辩护人。律师依法辩护,有理有据,作无罪辩护,要求立即释放五名法轮功学员。建三江法院不顾律师的正义呼声,在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的授意下,冤判五名法轮功人员三至五年徒刑。期间,建三江法院故意刁难律师,对律师进行无理检查,不给电脑电源,多次无理打断律师依法辩护,并对律师威胁恐吓。

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零年初,建三江法院准备非法开庭审判前进农场法轮功学员蒋欣波,只因蒋欣波把美好动人的《神韵》光盘发给世人。蒋欣波的丈夫聘请北京正义律师作辩护人。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法院自知诬判蒋欣波,面对正义律师的无罪辩护,一定会被驳的理屈词穷,无法收场。由于做贼心虚,不敢面对正义律师。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法院狼狈为奸,强令蒋欣波丈夫的工作单位—前进农场学校,逼迫蒋欣波的丈夫必须立即在一星期内辞掉北京律师,否则开除出学校。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前进农场公安分局又绑架蒋欣波的丈夫,其险恶目的就是进一步逼迫蒋欣波的丈夫辞掉北京律师。蒋欣波的丈夫在邪恶压力下,只好违心的辞掉北京律师。蒋欣波的丈夫只好自己为蒋欣波辩护,可是在法庭辩论时,多次被无理打断,最后干脆就不让辩护了。蒋欣波被冤判四年徒刑。现仍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受迫害。

(七)罪恶的青龙山洗脑班

在建三江农垦分局政法委、“六一零”指使下,前进农场公安分局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绑架了前进农场法轮功学员于松江,潘淑蓉,李景芬,后劫持到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洗脑班一百多天,于松江被绑架后先遭暴力殴打,晚上八点两手被警察用手铐扣在身体两侧床上,想坐坐不下去,想站又站不起来,因为两个手被床拽紧。这种酷刑折磨十分痛苦,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在这期间,一晚上遭到六名警察多次殴打,两个手腕肿的很粗,几个月之后两个手腕还有明显手铐铐的印痕。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赵凤荣、张喜增、郑杰,分别被七星公安分局和前进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张喜增八月二十二日在工作时被警察绑架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后,在洗脑班主任房跃春指挥下,多名警察强行给戴上手铐,铐在身体两侧床上,站不起来又坐不下去,被铐十多个小时。张喜增的妻、女前去洗脑班看望,其妻张丽华也被绑架。原青龙山洗脑基地主任盛树森,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女学员经常掐脸、掐大腿,动手动脚。并用淫秽下流的语言经常威胁说:“如不放弃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几个老光棍强奸你”,每日强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或资料,强行洗脑。还威胁要劳教、判刑。中共流氓本性在这些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这种严重违法犯罪的流氓行为,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很大摧残。

结语

写出这些恶报案例,决非是因为仇恨,更无幸灾乐祸之意,完全是为了让作恶者引以为戒,避免类似悲剧再度发生,善待大法弟子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自己和你的家人。希望所有参与迫害的人能悬崖勒马,改邪归正,弥补罪过,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