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对某同修离世的遗憾与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黄成被盘锦监狱、锦州公安局太和公安分局用酷刑迫害致脑血栓、半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黄成,原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自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零年期间,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绑架、非法拘留、教养、监刑累计十五次,期间被非法勒索钱财、骚扰、抄家、酷刑折磨多次。黄成所承受的痛苦令人难以置信、令人为之垂泪:

恶警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将他的头戴上头套,吊起来,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喝水;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击三个小时;指使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啊!当时血流如注,痛彻心肺,惨不忍睹。有一犯人实在下不去手了说,“我不干了,没(你们)这么整人的,我不争这份(奖赏)了。”

在家属的一再要求下,盘锦监狱才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将生命垂危的黄成办理“保外就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女儿河派出所片警仍到家骚扰。黄成回家六个月零五天,就在身体的极度痛苦和精神的不断骚扰中去世了,离开了我们。

黄成走了,大家都为他悲痛和惋惜,因为黄成多次被迫害,多次遭受酷刑,都坚强、坚定的走过来了,但没有坚持到最后,回家半年多还是走了。为什么他遭受那么大的迫害呢?为什么这么坚定、坚强的大法弟子走了呢?

在我自己的层次中,我看到他的空间场中的邪恶太多了,全是旧势力、黑手,在迫害他,在操控恶人往死迫害他。虽然他离开了魔窟,回到家中环境好了,但他自身空间场中的邪恶与在监狱带来的邪恶很多,多的惊人,空间场都塞满了,还是在长期的迫害他的身体,还在操控女儿河派出所片警到家中骚扰他,使他从肉体与精神的折磨中解脱不出来。

在他离世前的弥留之际,我看见他的主元神在被旧势力带走,周围的黑手组成厚厚的黑墙,把黄成围在中间往前走。黑手多的从后边看不到前边,看不到黄成。虽然他亲人都在声声的呼唤他,他也听到了,可他只能给个耳朵,连头都回不了。就这样长达七个多小时,就这么多的旧势力、黑手在迫害着他。

那天下午我们通过长时间发正念,把那个最大的旧势力打了下来,是一个一寸高的、黄亮的小金人,把它销毁了。还有两个大法轮帮助清场,又清除了很多层层厚厚的旧势力和黑手。邪恶被清除了,黄成的元神才自由了,他来到他身体面前,弯腰瞅了一瞅,没有進入到身体,他走了。我们为他惋惜,为他遗憾——没有走到最后法正人间。

黄成离开了我们,大家都非常悲痛,因为这么坚定、坚强的同修,我们没能及时发正念清除,积累了这么多的邪恶,被旧势力、黑手夺走了他的肉体,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在他走前我们要不发正念清除邪恶,他的元神都解脱不了,他怎么跟师父回家呢?

表面上是我们发正念救了他,实质都是师父在做。师父让我们看到这些,是让我们悟上来、整体提高上来、大家做的更好、建立自己的威德。我们反思悟到:一是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而是在被动的承受迫害中坚定、坚强的修炼。二是学法、发正念重视不够,致使空间场中邪恶累积的太多。三是同修在自身空间场的邪恶多,长期遭受迫害,干扰很大,他自己难以排除,正念强不起来的情况下,我们没能及时帮助他在法上提高,帮助他发正念清除邪恶,我们为没能尽到责任而痛悔、难过、遗憾、自责,这教训是沉痛的。

我把这些写出来就是不想看到这沉痛的教训重演,因此建议大家要真正的重视发正念,提高发正念的质量,把自身周围空间场清理干净、清亮,免受邪恶干扰与迫害。我建议发正念时手倒、睡觉的同修;身体被病魔干扰的同修;以及刚从魔窟出来不久的同修;刚摆脱邪悟干扰的同修(看到严重邪悟者的泥丸宫里都是魔),要多学法、多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连续多清几次,每次一个小时左右。同时建议大家协调配合,帮助他们以及帮助被关押在魔窟中的同修发正念,清理他们空间场中的邪恶。我们是一个整体,发挥整体法力,正念清除邪恶,不要让遗憾的事再发生。

因为自己层次、水平有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