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劳动教养院零一年三月十九日残酷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十年前的三月十九日,辽宁省大连教养院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群体迫害事件,我是其中被迫害者之一。事后知道,这起被当地法轮功学员称为“三一九”的事件,被曝光到海外,引起各界的关注,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大连教养院公开迫害气焰有所收敛。

在事件发生十年后的今天,特写下此文,既是对整个事件的补充曝光,也是对一些不为人知的恶人、凶手的暴行进一步的揭露。

二零零一年三月,当时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着男性法轮功学员约有一、二百人,女性法轮功学员是男学员的一、二倍。男女学员分别被关押在两个楼里。我们事后知道,“三一九”事件在男、女大队同时发生。

其实大连教养院自一月份中共制造、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就开始谋划“三一九”事件了。他们在三月十二日成立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八大队,这时已经策划完毕迫害计划,并于三月十八日晚开始实施邪恶的计划。这晚狱警王军带着于世伟等几个“四防”人员(就是充当狱警打手的犯人)率先对几个法轮功学员动手了。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带到一个房间,威胁、打骂,逼写“不修炼”等的保证书,逼迫放弃信仰,直到很晚才放人回牢房。

第二天(十九日)中午时分,不知从哪个房间传出恶警的叫嚣声,不久就传出多人急促的脚步声,后来就听见电警棍“叭叭”的放电声音,各种声音越来越大,不时传出酷刑下的惨叫声。过后我们知道了事件的表面起因:狱警找借口殴打一个法轮功学员,当时许多学员站起来予以制止,多个狱警、“四防”迅速动手,于是一场邪恶迫害开始了。

大队长乔威以及狱警王军、孙健等人,带领“四防”人员车鑫、于世伟、矫波、梁大海、周文国、孙伟等多人,手持电警棍、胶皮警棍、手铐等刑具逐一闯到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房,看谁不顺眼立即架走,然后施以拳脚及各种刑具,拒绝放弃修炼就会遭更加残酷的酷刑。

恶警王军带着几个“四防”冲进房间后,以检查有无“经文”为名在房间里乱翻,随便找出点报纸什么的就以此为借口将几个法轮功学员带走,我记得被带走的学员中有一个姓王。当然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被邪恶带走会遭受到什么。

过了好一会,王军和几个打手架着王姓学员回来,王姓学员的脸部变形、青紫,两腿不能走路,明显是遭了重刑,就这样,王军还把电棍从他脖子后面伸进去电击,一边还说: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对抗政府的下场!然后几个打手按住王姓学员强迫他跪下,在这种情况下,王姓学员也不配合,伸出一条受伤的腿抵制。

从中午直至第二天凌晨,狱警的叫骂声、电棍的放电声、惨叫声充斥着整个大楼,从周围的房间传出的各种骇人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这边狱警则逼我们写所谓认识,我看见身边的同修写着:“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坚决修炼大法到底。”我写的也是同样的话。

第三天(二十日)一大早,乔威带几个狱警、“四防”又闯进了牢房,在牢房前面的黑板上写上三句恶毒的话,同时呵斥我们:“蹶着!谁主动念了黑板上的话,就可以到旁边的房间了。”

“蹶”是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最常用的一种体罚,人被迫弯腰九十度,两手向后伸,一般人只一会功夫就会大汗淋漓。当时有的法轮功学员坚决不配合,几个打手随即上来将人拖走;也有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一段时间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立即就有人将他们拖走了;也有的人忍受不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和折磨,念了“三句话”离开了;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在坚持着。汗水从我的额头一滴滴落到地上,逐渐滴了一滩。矫波等“四防”人员手持电棍对我们任意电击,我的两只手被电击数次。同时多个狱警、“四防”不断用语言、拳脚、警棍威胁、打骂法轮功学员。

一、二个小时后,狱警王军又带着几个打手进来,拿出写着“三句话”的牌子就想挂在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脖子上,有的学员立即拒绝,我也不再配合,摘下牌子,几个打手冲上来把我架出房间,带到一个大房间,在狱警王军的授意下,周文国、于世伟和一个不知名的打手一拥而上,对我大打出手,拳脚相加,我全身上下多处被打伤。他们见我仍不妥协,就找来几根胶皮警棍,把我的双手铐在身后,用绳子把我的身体吊在高处的横梁上,我的脚尖刚能着地,三个人挥舞着棍子轮番上阵,一会功夫就把我的下半身打成黑紫色,一段时间后,他们打累了,看我不妥协,就把绳子松了下来,几个人把我架到了另一个房间。

好多法轮功学员被拉到这里,有的腿几乎被打断,只能半躺在地上;有的脸部、身上到处都是被电击的伤痕,有同修告诉我,很多同修被带到“刑讯室”,衣服被剥光,身上浇上凉水,被狱警、“四防”用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同修说,他们被剥光衣服后,全身、脚心以及下身被点击很长时间,而且恶警和打手在他们身上写了许多谩骂大法和师父的话;还有的遭受到了“老虎凳”的残忍刑罚;还有的身上有大面积的被胶皮棍抽打的黑紫色伤痕;还有的受到了很长时间的吊铐,手腕处的手铐印深陷皮肉中;也有个别的人不愿忍受恶毒的打骂和酷刑,以自伤自残的方式抗争。

第四天(二十一日)的整个白天打骂声似乎小了很多,但到了晚上,狱警孙健、王军、又带着一些打手来到房间里,带走了几个学员继续酷刑迫害。

大连教养院在连续三、四天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酷刑迫害中,动用了教养院的诸多警力,并指使劳教人员伙同恶警一起对大法、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永远无法偿还的重罪。

在此后数月,同样的事情每个月都会发生好多起,每个月都有几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送到教养院,同样经历了“三一九”事件一样的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同时,经常有被强制“转化”的学员声明重新修炼,狱警他们酷刑加身,我亲眼看到很多人经受酷刑后不能走路,连上厕所都需要人背着去。

直到几个月后的七月上旬,大连教养院连续发生多起法轮功学员死伤事件,同时大多数被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写出严正声明重新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