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的脸(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一个离开中国大陆的孩子,他的脸会因为好奇而发生一些变化,但是其中有一些孩子的脸所发生的变化则是惊人的。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一架CA981航班的飞机,在美国肯尼迪机场上空盘旋,准备降落,此时机舱里坐着一位七岁的中国姑娘小清清,她失去笑容已经三年了,可是当飞机降落后,小清清脸上终于露出了妈妈从来没有见过的欢笑,厚厚的阴霾一下子抖落净尽,灿烂的光明随之而生。

记得还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中共以开奥运会为由,在中国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小清清的爸爸牛进平、妈妈张连英双双被绑架。当时小清清就站在妈妈的身后,看见:北京市东城区国保警察像恶狼一般,从后面勒住妈妈的脖子,妈妈的头被勒的使劲向后仰着,妈妈手里的雨伞和包都掉落到了地上,刚买的鸡蛋也全都打碎了,妈妈被勒的脸仰望着暗黑暗黑的天空,恶警将黑头套套到妈妈的头上,几个恶警把妈妈拖上了楼,小清清被吓惊了,她长长的尖叫了一声:“妈妈──”,凄厉的声音撕裂了阴沉的天空。自从亲眼目睹了妈妈被抓的血腥场面,她在外面就不敢大声说话了,也不再有笑容了。在没有爸爸妈妈的日子里,其他亲人们照顾着小清清,她总问大人们:“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在幼儿园,她看到其他小朋友有爸爸妈妈来接,眼里就流露出凄苦而羡慕的目光,让人看着心酸。

幸运的是,现在,小清清一家人终于离开了中共统治的大陆,来到了美国。小清清的脸上露出了妈妈从来没有见过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欢笑:甜甜的、美美的、没有担忧的笑容。

离开了中共的控制,小清清脸上的阴霾哪里去了呢?
离开了中共的控制,小清清脸上的阴霾哪里去了呢?

同样是离开了中共统治的大陆,来到了异国他乡,小法度和刘晓天的脸上,多了一些“揭露邪恶”的神情。他们走到大街上,面对不明白迫害真相的世界人民,用自己的家庭的悲剧来揭露中共的谎言与残暴。小法度在八个月大时,父亲陈承勇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迫害致死。如今年幼的小法度,已随着妈妈在严冬酷暑中走遍了世界数十个国家。母女俩走到哪里,将迫害的真相带到哪里。一次在中国驻瑞士的大使馆前,小法度抱着爸爸的遗像,来到瑞士警卫跟前:“警察叔叔,这是我爸爸。”警卫有些愕然,看完后,默默的点了点头,小法度那揭露邪恶的脸,给在场所有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严肃的思考。

上文曾提到过的湖南省永州市的孩子刘晓天,在父母双双被迫害致死后逃亡丹麦。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下午,来自瑞典、挪威及丹麦本地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最大的广场——国王新广场,举行“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集会游行。作为法轮功学员遗孤的刘晓天在发言中说:“因为父母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警察抓了。父母被抓进去才五个月就被中共恶警迫害死了。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十年来,象我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因为他们的父母坚持真善忍信仰被关押,被迫害、有的被迫流离失所,那些孩子们也象我一样失去了生活环境与学习的机会。我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来一起制止迫害,让更多象我一样的孩子们能得到家庭的关爱与呵护!” 照片上刘晓天的脸,是一种悲愤的控诉,是中共的恐吓电话所无法制止的控诉。

小法度:“警察叔叔,这是我爸爸。
小法度:“警察叔叔,这是我爸爸。”

刘晓天:“善良的人们,来一起制止迫害吧。
刘晓天:“善良的人们,来一起制止迫害吧。”

更有一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外国孩子,他们的家庭并未遭到中共的直接迫害,但是因为信仰的相同和对正义的坚持,他们也走入反迫害的行列。瑞士小女孩卡塔琳娜(Katharina),今年七岁,是瑞士一所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在学校里同学老师都喜欢她,两岁的时候,卡塔琳娜和妈妈一起走入了法轮功修炼。她很喜欢读《洪吟》,她会用中文和德语背30多首《洪吟》里的诗了。卡塔琳娜渐渐的长大了,她可以自己阅读《转法轮》和经文了。本该无忧无虑的卡塔琳娜心里却常常沉甸甸的,因为她有个还未实现的最大的心愿——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为此她和妈妈一起参加了瑞士、捷克、爱尔兰、比利时、奥地利、德国等地的讲真相活动。这里照片上是她六岁的时候参加一次反酷刑展活动,她的天真纯洁的脸上仿佛在说:“坚决制止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纪念碑前,法轮功学员以烛光排出“Falun Dafa”以及逾千人的烛光方阵,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揭露并呼吁制止迫害。烛光夜悼,体现的是一种坚持,让更多受蒙骗的中国大陆的民众乃至全世界的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看到了法轮功的美好、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同时也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场面庄严、肃穆,不少游人停下脚步。在声势浩大的烛光方阵中,自然少不了那些孩子们的脸,晶莹的烛光,凸显出的是孩子们脸上反迫害的坚决。

六岁的卡塔琳娜:“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六岁的卡塔琳娜:“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烛光守夜的小男孩:“呼吁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烛光守夜的小男孩:“呼吁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各种此类集会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小朋友,他们讲着不同国家的语言,人们可能难以听懂他们的口头的语言,但是却能轻易读懂他们脸上的话语。当十岁的Leona走在瑞典的哥德堡市的游行队伍中的时候,不需问她是哪国人,她的脸上在欢歌:“法轮大法好!”有时这样的孩子脸会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欢乐的灿烂的合唱。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二千五百名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举办游行,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令人注目的是,有不少手持展板的小朋友,跟随父母,走在游行队伍中。这些小朋友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天天快乐。他们的脸会聚在了一起,充满光明、欢乐与正义,让人仿佛能听到这些脸合唱的声音:“世界需要真善忍!”

特别是每年的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全世界各地大法小弟子的脸上,都会唱起对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颂歌,颂歌同时庆祝法轮大法的洪传,颂歌代世人感谢法轮大法对人类身心健康及社会道德方面做出的巨大贡献。在孩子们脸上,会闪耀着欢悦、神圣和正义的光辉。阴霾毕竟遮不住光明,光明,不仅没有被阴霾所遮挡,而且正在向更广、更深的地方,迅速的传播着。

十岁的Leona:“法轮大法好。
十岁的Leona:“法轮大法好。”

中间凯瑞(Karen),左侧蒂姆(Tim):“世界需要真善忍。
中间凯瑞(Karen),左侧蒂姆(Tim):“世界需要真善忍。”
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韩国明慧学校的法轮功小弟子:“敬爱的师父,生日快乐!”
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韩国明慧学校的法轮功小弟子:“敬爱的师父,生日快乐!”

行文至此,大家仿佛是经历了一个奇特的旅程,在我的导引之下,目见心思了那许许多多的不同类型的“孩子脸”。由翁婷她们的充满光明的脸,到黄颖她们被阴霾覆盖的脸,再到卡塔琳娜她们扫除阴霾的脸,最后又回到Leona她们的充满光明的脸。这一段巡视孩子之旅,不仅读者会感到奇特,就连我也始料未及。因为最初我的打算,无非是就翁婷这个女孩脸上的光明,写篇简短的评论,可是在搜索资料的时候,发现了另一类布满阴霾的孩子脸,对当今世人而言,了解黄颖她们这一类被阴霾覆盖的脸,似乎更加迫切而紧要,在详加介绍时,那些阴霾也就扩散到我的心头,正在思考如何驱散之际,我便发现了卡塔琳娜她们那驱散阴霾的孩子脸,我连忙随着这类孩子脸走下去,结果正如我所愿,一路走下来,我又走回到了翁婷般的Leona她们的光明的孩子脸。光明——阴霾——光明,这个现象真是我始料未及的。文字背后仿佛潜藏着一种无以名状的力量,是他引领着文字沿着圆轮的轨迹悄悄的运转着。

我们说孩子的脸不做假,它是一扇窗口,首先它是孩子内心世界的窗口,透过这扇窗口,可以直视孩子内心的光明与阴霾。而更重要的是,孩子的脸是我们所生活着的世界的窗口,透过这扇窗口,我们可以洞见这个世界的光明与阴霾——透过翁婷她们这扇窗口,我们看到了我们这个世界的一种光明——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 “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透过黄颖她们这扇窗口,我们看到了我们这个世界的一种阴霾——由于亿万法轮功学员归真向善,以谎言和暴力维持统治的中共感到恐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三千四百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

透过卡塔琳娜她们这扇窗口,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上驱散阴霾的强大力量——中共的迫害引发了全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讲真相活动。无论是中国大陆还是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们,在全球范围内,正通过各种方式,和平理性地揭露中共暴行,帮助人们摆脱中共谎言的蒙蔽。极大的震慑了邪恶的中共,让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法轮功的美好,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也加入到反迫害的行列。

透过Leona她们这扇窗口,我们看到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光明在迅速传播——今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大法弟子们的慈悲、善良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走入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之中。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法轮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等,已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法轮大法收到世界各国政府机构、议会、民间团体等组织的褒奖、支持议案至今已超过三千项。倡导“真善忍”理念的法轮大法不仅给现在的世界人民带来了美好与希望,而且必将给未来的世界人民带来无限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