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能劝三退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一名摔过跟头、掉过队多年的不争气的大法弟子。由于自己从小就养成内向的性格,不善言辞,这成了我讲真相的主要障碍之一,当然还有怕心等。

举例说,去年我在找工作时,每几天就有一家公司来通知面试,当时我在想,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给面试官讲真相呢?想归想,但是一去面试老是处于被动,除了面试官提问,自己几乎只有回答的份,真相根本就没法讲,甚至心里会有怕心:会不会我一讲他们要举报我?那就更讲不了了。有时在面试单位客厅排队时,只有一两个应聘者,想给一道的应聘者讲真相,好不容易开口问了对方一点情况,心里就泛起问号:我真能在这点时间讲清真相?能劝退?思想一打转,时间不等人,又是白搭。还有一次,面试后,面试官自个拉起家常来,还说自个相信佛和因果之事,但自己不是佛教徒,只是相信。明摆着是来听真相,而我硬支吾了半天,就是讲不出话来。临走时,面试官说:“其实我对你来不来不太抱希望……(因为我们谈好我觉的合适的话明、后天可以上班)”

《明慧周刊》看了不少同修的交流文章,自己相信、佩服和羡慕那些三言两语就能劝退的同修,几乎每天心里都在想着我要是能劝三退多好。

昨天我坐公交车去办事,下车时我就看到有许多用摩托车拉客的,我心想呆会办完事就坐摩托车,还要讲真相。办了事刚走出大门,一辆摩托车刚好驶到我前面就停位了,问我坐车吧?我问了价钱就跳上车。

一上车我就在想,这真相该怎么讲呢?我先拉家常。我说:“你一天能赚多少钱呢?”他说“一天赚50块左右吧。”我说:“这么少够生活吗?”他说:“那有什么办法,去打工一个月才1200,还要从早到晚,不过还好,妻儿都在赚点钱,自个一天50元够花了”。他又说:“在机关单位就好了”。我顺着说:“那是,当官的说工资2、3千,还都是可以写在账面的,看不到的更多”。他说:“就是,就是”。我说:“共产党腐败透了”,他又说:“就是,就是”。

我在想这摩托车一会就到达目地地了,再不讲可能真要错过了。我说:“这么腐败,我看共产党要完了”,他说:“就是要完了”。我赶紧说:“现在都在说天灭中共啊”,他也跟着说:“天灭中共!”我一看是个明白人,可能看过或听过真相,那更不能错过。

我说:“你入过党、团、队吗?现在网上在退党,只要退了就能平安。”他说:“现在能退吗?”,我说:“能,只要退了就能保平安,而且只要个化名。”他在打着问号。我说:“不需要你付出什么,只要你退出就好,还能保平安。我们这地区一直是信佛的,相信因果这些事,谁都想要平安。”他说:“那是。”

我说:“你入过党吗?”“没有。”“团呢?”“没有。”“少先队呢?”“没有。”我心想遇到个没加入过共产党组织的?!因为我小学就被强迫戴过取命绳红领巾,而且我直到读了《九评共产党》才知道什么是少先队员,而且自个曾经被强迫当过。我补充问了一句:“你戴过红领巾吗?”“戴过。”我说:“这个就是少先队,也要退的。”“这个也要退吗?”我说:“也要的。”

他还没来得及说退呢,我一抬头到了目地地了,我一想真再不退要想再遇上可能真的很难很难了。我边掏钱边说:“我帮你化个名,你只要退出就能平平安安。”他满脸笑容,没犹豫说:“好,真遇上个平安了。”他接过钱我说:“你以后真的平平安安了。”只见他笑的好灿烂,连声道谢,开着车子高高兴兴离去。整个过程才几分钟。

我好开心,自己终于迈出了面对面讲真相的这个关卡。我心里很清楚这些都是师父在做的,弟子只要克服自己内心的难关,师父就会将有缘人引到我们身边。如果时间允许,我还会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

谢谢师父!弟子将继续克服难关,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