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尺竿头進一步,要把事情做完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今年过年前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事情,虽然感觉其不带有普遍性,但它反映出了个别同修在这一问题认识上的欠缺,同时也暴露出自己其中的认识不清,在此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事情是这样的:我从外地来这个城市打工,来到某一施工工地找有缘人讲真相,正巧发现一个年轻人快速走近我,给我讲大法真相。当时只感觉突然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够遇到同修,真是说不出的高兴。马上说:“你不用跟我讲了,咱们俩是同修。”他听后也兴奋的把我抱住(这里叫同修A)。

交谈中得知,他也是从外地来这里打工的。随后就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问我说:“这个你能不能帮我发出去?”我接过这张纸看到,正反两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人名,(有真名有化名),是一张“三退”名单。我马上答应他说可以(因我在本市有能接触的同修)。他很高兴并随后说:“这上面只是写人的名字,没有标出退的是邪党的那种组织。是他的哥哥同修告诉他说不用标那些,反正就是三样都退了呗。”当时他这么一说也觉的有些道理,就没说啥。

我随口说能有一百多人吧?他回答说差不多,看来他根本没有注重自己退了多少人数,也没有一点炫耀感。我回去一数,有二百多人。看到这些我默默的发自内心的敬佩这位同修。

事后不长时间,我又去了他那个工地两次,他又退了不少人,只是还是没有标出退出的是何种组织。虽然我们做了说明,把名单发送出去了,但让退党网站的编辑同修也不好处理。就针对这一情况,上网的同修与我進行了切磋,认为这样做是欠妥的。

回到住处后我反思了一下自己,是啊,救人是多么大的一件事呀!非常严肃,必须认认真真的,一点不能含糊的。大法弟子讲退一个人、救下来一个人多难啊,必须对退出的人讲清了真相才能真正救了他,救了很多人却只差了那么一点是挺可惜的。想到这儿我立即起身要去找同修A進行交流,上工地一打听说同修A已经辞工回家乡了。当时感到很是惋惜。我开头就明白该多好,同修,您现在知道了吗?

我想这位同修所做出的付出和艰辛,神都看在眼里,是敬佩你的,只是以后再做时,要把“三退”的具体的组织写出来,这样救人的事才更完美神圣。

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