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的味道

读《渭川田家》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一日】历来认为,王维虽然被誉为“诗佛”,但因为他的诗多是反映田园生活,没有那种忧国忧民,慷慨激昂的气魄,在思想内容上不能与“诗圣”杜甫、“诗仙”李白相提并论。可是当我们了解王维的历史,他的佛教信仰,就不难发现,王维的田园诗正是他修炼境界的表现,本诗即可以作为佐证。

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
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
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
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

王维的一生经历了唐朝的由盛转衰,他的诗风也随着人生的经历、佛法修炼的领悟而变化。前期的诗,诗人青春年少,正值盛唐时节,多是反映现实生活。后期国家动乱,隐居之意萌生,多是反映忘情山水田园,离世绝尘的愿望。本诗就可能是王维后期的作品。王维擅长山水画,也擅长田园诗。其描绘自然风景的高度成就,使他在盛唐诗坛独树一帜,成为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人物,与孟浩然并称于世,被唐代宗誉为“天下文宗”。

这首诗前八句:斜斜夕阳的余晖照拂着村庄的篱落,归家的牛羊走入深深的街巷。惦记放牧孙儿的老叟,拄杖等候在自家的柴扉前。雉鸡鸣叫麦儿即将抽穗,蚕儿成眠桑叶已经稀薄。农夫们荷锄回到了村里,相见欢声笑语恋恋依依。一幅农家悠闲,了无尘嚣,仿佛世外桃源的画面印入眼中。让人怎能不羡慕呢,看到这样的悠闲自在,不禁怅然地吟起《式微》。一切的家国离乱,一切的富贵荣华,如过眼云烟,不值一提,不值得我们为之苦苦追求,争斗不休。真的好想回到这种世外桃源的怀抱啊。

诗中“荷锄”引自陶潜诗:带月荷锄归。陶潜作为田园诗派的代表人物,对后世影响巨大。无论是李白,还是王维,写起田园诗,都会不自觉的引用陶潜的诗句好词,只不过王维的诗在继承和发展的基础上使山水田园诗的成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式微”引自《子贡诗传》:狄侵黎,黎侯出奔,卫穆公不礼焉。黎人怨之,赋《旄邱》;黎大夫劝其君以归国,赋《式微》。《诗》:式微式微,胡不归?讲的是黎国大夫看到卫穆公对黎侯礼数不敬,打算劝其国君回国写的诗。在这里诗人既是表达了自己对于家国离乱,世间变化无常的怅然。也表达自己渴望回到故土,对于世外桃源的向往。

在古代的佛教修炼中,讲究的是寺庙修炼,离尘绝世,与世隔绝,清净无为,不执着世间的一切。王维是世俗中人,同时也是在家的佛教居士,自然也会有出世之心。虽然在世俗人的眼里看是消沉逃避,可是在修炼人的眼里看却是能够放下世间的执着而在佛法上精进的表现。王维诗中表现的山水之乐不是一种消极、追求闲情逸致的情绪,相反的,正是诗人在试图探索人生的真谛与佛法的奥妙,体悟自然天真的表现。

《渭川田家》这首诗表现了一种田园式的悠闲安逸,读着诗,想着画面,心中自然的平静了许多,读来颇有一种修炼人清清静静的感觉,这也体现了王维在佛法修炼中的境界已经达到一定的程度了。真是应了明代胡应麟的话“读之身世两忘,万念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