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3月21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一日】

  • 黑龙江孙美玲曾遭“老虎凳”、“大背铐”酷刑迫害

  • 南京市陈淑媛零一年初被非法抓捕后死亡

  • 河南周口淮阳法轮功学员李绍英被绑架勒索

  • 詹丽华在济南女子第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 黑龙江孙美玲曾遭“老虎凳”、“大背铐”酷刑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孙美玲,今年六十多岁了,家住黑龙江七台河。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两次遭当地派出所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绑架,曾被警察用“老虎凳”、“大背铐”酷刑迫害。警察两次分别勒索家人几千元才将她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孙美玲去北京证实大法的途中,被牡丹江车站派出所拦截,被茄子河派出所警察劫持到茄子河派出所。警察很快就给填写了各种表格,同时强行给她照了相。当孙美玲的家人赶到派出所,警察威胁家人交三千元钱,才放孙美玲回去,不然就非法送拘留所(他们已把送拘留所的所有表格都填完了)。孙美玲的家人当时就把钱交给了他们,他们还勒索去了十五天的“拘留费”七百五十元。

    二零零三年的四月六日晚,突然有四、五个穿着便衣的人闯进了孙美玲家。他们说是公安局的,要问孙美玲几句话。他们拿出来工作证,给孙美玲的老伴看。他们确是公安局的,还有“六一零”的毕树庆。孙美玲的老伴误以为他们是“人民警察”,就相信了他们,对孙美玲说:“咱也没做什么坏事,怕什么?!你就去吧。” 孙美玲说:“我不去,有话就在这说。”结果,他们就强行把孙美玲绑架走了。

    到了公安局,直接把孙美玲带到审讯室,让她坐在老虎凳上。孙美玲不去坐,就上来两个警察,强行粗暴的把孙美玲按到老虎凳上。

    酷刑示意:“老虎凳
    酷刑示意:“老虎凳”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他们开始问话时,还假惺惺的用温和的态度用话套,见孙美玲不配合,他们原形毕露,特别是那个叫毕树庆的,围着孙美玲直转圈,软硬兼施。

    孙美玲给他们讲真相,说:大法怎么怎么好,我一身病都炼好了,按真善忍法理做,还能净化人的心灵,让人做好人,多么好的大法呀!毕树庆不让我说,就让孙美玲说他们问的话,孙美玲就索性什么都不说。毕树庆就用脚踢她,把孙美玲的手从上边一个,下边一个,背到后边去,即所谓的“大背铐”,和老虎凳子扣在一起,疼的孙美玲眼泪都出来了。

    在那里,警察和毕树庆不让孙美玲上厕所。孙美玲怎么跟他们说要上厕所,他们都不让,说什么非得让她说出他们问的问题才让去。每两个小时,警察换一班岗,还说什么他们有的是人,耗的起你。孙美玲就告诉他们:你别看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我知道在现在的时间,你们这么迫害法轮功学员,出了问题,你是要负责任的。他们听了这话后,才让孙美玲上厕所。最后,他们还是从孙美玲家里勒索了四千元钱,才把孙美玲放了。


    南京市陈淑媛零一年初被非法抓捕后死亡

    (明慧网通讯员南京报道)南京法轮功学员陈淑媛女士曾于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后被绑架至南京市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后不久再次被非法抓捕,第二天被送到南京军区总医院后突然离世,死因不明,死期大约为二零零一年初。

    陈淑媛,女,清华大学毕业,生前为南京熊猫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丈夫为大光路三五二一军工厂职工,有一儿一女,儿子当时也在熊猫厂工作,女儿在迈皋桥上班。生前家住三五二一厂家属宿舍,现家搬至富丽山庄。

    陈淑媛修炼前身体不好,患有肝硬化等疾病,通过其在北京的同学介绍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后,身体完全康复,为此,积极弘扬有缘人走进法轮功,在南京属于得法较早的学员。

    法轮功被迫害之初,在强大的压力下,陈淑媛曾作过违心的表态,后来认识到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修炼者的心性要求,作为大法弟子应该走出去证实大法,她决定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并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写出严正声明(详见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九月下旬,陈淑媛同其他法轮功学员准备去北京,由于当时南京对进京封锁非常严密,他们便绕道芜湖北上,到达北京后暂住在陈淑媛的同学家。“十一”后,他们成功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实现了自己证实大法、为师为法鸣冤的心愿。回来后,陈淑媛即被大光路派出所恶警绑架至南京市看守所,家里大法书籍、资料被抄光。

    从看守所出来后不久,陈淑媛到午朝门找功友王文湧(女,南京手表厂职工)拿师父经文等大法资料,第二天即被大光路派出所绑架,第三天送南京军区总医院后突然离世,死因不明,死期大约为二零零一年初。

    陈淑媛死后,她的儿子被突然从南京熊猫厂调至公安部门工作,令法轮功学员无法进一步接触以了解更详细的情况。

    望知情者补充详情,并进一步揭露南京恶警更多罪恶,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希望仍在行凶作恶的恶警们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补过,要知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违法犯罪、残害忠良天理不容!


    河南周口淮阳法轮功学员李绍英被绑架勒索

    二零零九年,农历八月初三晚上七点左右,河南周口淮阳法轮功学员李绍英和家人正在吃饭,突然有人敲门。开门后,闯进院里六个人,不由分说进屋就翻东西,翻走一部手机,拿走一本《明慧周刊》,一本小册子和其它真相资料。六个恶人哄骗李绍英说,到乡政府问点事,就连拉带拖把李绍英架到车上。

    车开到淮阳县国保大队院里,有个四十岁左右的不高较瘦的恶人,拿着鸡毛掸子敲了李绍英两下,又说了许多人名,问李绍英是否认识,李绍英说没有认识的。夜里十二点以后,他们把李绍英铐在椅子上,留一人躺在门口的床上看着李绍英,其他几个人走了。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二点,才放李绍英回家,并讹诈李绍英亲戚五百元。


    詹丽华在济南女子第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文/山东法轮功学员

    詹丽华,邹城兖矿集团铁运处职工,从一九九七年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九九年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进行全面迫害以后,多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

    零三年詹丽华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劳教所二大队,多次被捆绑,被铐在暖气管上。打骂是家常便饭,恶警殷传芳把两手倒背在后捆绑在椅子腿上,把她的裤子撕破,坐在地上两天一夜,不让上厕所,就尿在裤子里,两胳膊被捆的又肿又红又麻,两手失去知觉几个月才好。

    不让睡觉也是经常的事,站十七天不让睡觉,不让洗刷,几个恶警黑白轮班看着詹丽华,恶警殷传芳往她的眼角抹清凉油,两只眼疼的一直流泪。他们还用胶带粘她的眼不让闭眼,两脚肿的鞋都穿不上,看上去就象要破的似的,不站她们就踢。恶警殷传芳说,你不站就用夹板,我们有的是办法。恶警段晓婷踢她说:詹丽华你的脚一破,你就得死,把你抬出去就说是病死的。一次在车间不听邪恶的指使,恶警徐红,孙秀凤还有社会上的刑事犯,把詹丽华拖下楼。路上恶警徐红使劲踢她的头,踢的她晕头转向。

    恶警们把詹丽华扔在死人床上,把两腿用子绑在两床腿上,两手铐在两床腿上,吐了好几次都干在衣服上,在死人床上呆了三天三夜。这期间徐红拽她的头发,把手铐弄得很紧,手腕勒了两道沟,鼓起两个疙瘩,左胳膊疼了好几个月抬不起来;有的钉子在木板上凸出来把衣服都划破了,木板很不平,尾骨硌的没有知觉一年多才好。

    詹丽华还被劳教所非法延期半个月。恶警牛学莲、孙秀凤两次给她戴着手铐,用胶带围着头一圈一圈封她的嘴,憋的气上不来,她们再用剪刀把胶带剪开,不让睡觉经常体罚数不清有多少次。

    零六年詹丽华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恶警孙娟,杨晓林,孙群丽不让上厕所,逼写被判信仰的悔过书、揭批书等所谓“三书”。恶警杨晓林和犹大张淑欣一人拿她一只手,张淑欣用钢笔尖把她的手刺破,把手指给掐破。在车间因不听恶警口令,孙娟把詹丽华踢倒、拽头发,把头发拽下来很多;肖英和社会刑事犯把詹丽华从三楼拖到另一四楼上,在拖的过程中孙娟将裤子扣拽开,裤子磨破,两脚后跟磨破,臀部磨的出血,汗衫后背磨破。孙娟还指使包夹赵海霞经常打詹丽华,不让家人接见,家里来信不给看,写信不给往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