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恶官纷纷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官员和警察纷纷遭到恶报,以下是部份案例。希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引以为戒,悬崖勒马。

一、原政法委书记杨广明患癌症死亡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腊月二十九),在千家万户张灯结彩,喜迎新年之际,大厂回族自治县原政法委书记杨广明的家里却哭声一片。原来在大厂县疯狂一时、“呼风唤雨”的政法委书记,在农历腊月二十七,命丧黄泉。二十九日正是他出殡的日子。

杨广明,男,六十一岁,回族,二零零二年之前任大厂回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杨广明积极追随。在他任职期间的指使下,县里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几十人曾先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有的被非法关押竟长达一年之久。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并被经济敲诈,被非法勒索在三千元以上的达三十多人,最高金额达二万元以上,不给任何手续。

多名在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迫害得尤其严重,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撤销职务,有的被降级,有的被降工资等,还有的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二零零一年。杨广明更是大办洗脑班,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象过筛子一样绑架到洗脑班进行精神折磨。

然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坏事不是做完就完事了。杨广明当然也不例外,二零零九年他患了食道癌,虽然在北京大医院治疗做了手术,但也没能救了他的命,经过一年多癌症的痛苦煎熬,在二零一零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日,杨广明不治身亡。原本身体高大、体重一百八、九十斤的他,到临终只剩下六、七十斤,没有人样了。

二、原政法委书记张万众恶报遭遇车祸

大厂回族自治县原政法委书记张万众,助纣为虐,配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厂县法轮功学员。在他的指使下,大厂县邪恶的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队经常在所谓的敏感日、节假日采用蹲坑、跟踪、监控电话、直接进门入户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有甚者抄家、绑架、劳教、勒索罚款也经常发生,令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乡、镇、村的领导都很反感。

二零零三年四月在没有任何理由和任何借口的情况下,张万众伙同“六一零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政保大队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的负责人,或诱骗或强制将法轮功学员牛连江、徐书清、李文明、梁玉芬、刘秀香(因此事直接引起她的丈夫病情加重,导致几天后死亡),强行绑架送到北京市通州大营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将法轮功学员刘力绑架,非法关押在本县看守所达一个月左右,然后又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因法轮功学员王宝柱几次到政法委讲法轮功真相,张万众派人跟踪他,并抄了王宝柱的家,在抄家时,孩子、大人的衣服被扔得满地都是,结果在单位翻出了四张真相资料,就以此为借口,将王宝柱劳教两年,家里留下了失业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二零零四年五月中旬的一个周末的晚上,张万众自己开车回家,在廊坊市开发区附近,他的车猛然撞向停在路边的小面包客车上(客车灯是开着的),张万众的头部、右胯等多处受伤,左膝盖骨粉碎性骨折,在被别人往外救时,一个脚脖子的肉与骨头撕裂。

三、原公安局副局长乔玉春先祸及家人、再自己锒铛入狱

乔玉春,男,五十四岁,原河北省大厂回族自治县公安局副局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积极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乔玉春曾现场指挥、部署在祁各庄乡进京路口设卡拦截法轮功学员为讨公道进京上访,同时派警察将祁各庄乡法轮功学员安贵莲、郭大慧、李艳平、李洪艳、杨立军、李文明骗到派出所,限制自由,不提供食宿,直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晚才释放(当时郭大慧已怀有身孕)。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乔玉春在进京路口,拦截到外地进京上访、被冲散的五六位法轮功学员,先是非法搜身,后将她们关押在铁笼子里。这几位法轮功学员绝食绝水表示抗议,第二天早晨派出所用车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全部带走。

几年来,乔玉春参与的迫害还很多。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其十八岁的独生女儿因发热住院,病因不详,八日转院,大约一周后死于血癌。

虽然痛失爱女,但是乔玉春不思悔悟,依然紧紧追随邪党之后。二零零六年初,法轮功学员李德军外出办事,被香河公安局绑架。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去香河县公安局、县政府反映情况、要人也同遭绑架。乔玉春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造成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其中刘淑英、李德军夫妻分别被非法判十二年、九年,剩下当时只有十几岁的两个孤苦伶仃的女儿无人照顾),十四人被非法劳教,几十人被强行送进廊坊洗脑班迫害。

此后不久,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正当壮年的乔玉春住进北京某医院,原因是高血压,冠心病,心肌梗前兆。五月一日前后,本来是他计划中停妻再娶的日子。躺在病床上的乔玉春,既不知悔悟,也没有停止作恶。

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天理是公平的,人做了坏事一定要偿还。二零零七年乔调离公安局到交警大队任队长。一年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廊坊市专案组来交警大队查乔玉春前任的经济问题。专案组查到的第一笔煤灰款十几万元,竟是乔玉春自家私营砖厂用的辅料款。专案组还查到,大厂县某企业曾无偿赠予大厂县交警大队夏垫中队一辆轿车,乔玉春竟然为此事伪造了一张十几万元的假购车发票,下到了交警大队账上,轻而易举的将那十几万元吞为己有。专案组还查到乔玉春许多经济和涉黑问题。乔玉春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锒铛入狱。他也尝到了坐牢的滋味,他对看望他的人说:“这里(指监狱)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四、原看守所所长李志新先撞折多根肋骨,再股骨头坏死

李志新,男,三十七岁,汉族。在他任看守所所长期间,积极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勒索钱财,纵容看守所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等。法轮功学员刘淑英,在大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打坐炼功被李志新发现后,穿着皮鞋往刘淑英双盘的腿上猛踩猛踢,还揪着刘淑英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拎起来转圈抡,致使刘淑英的一把头发连根拔掉,几年后也没长出新头发。

法轮功学员王丽珠(已被迫害离世),在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关押在大厂看守所。一天中午,最高气温超过摄氏四十度,王丽珠被非法提审。由于王丽珠不屈服,李志新强迫王丽珠到院内用骑马蹲裆式站着,两手还让抱着一根特制的水泥柱子(一种专用酷刑),在太阳下暴晒四五个小时。让王丽珠回监号时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进屋,进屋后马上昏倒在水泥炕上。还有一次王丽珠给同号的一刑事犯讲真相,并应那人的要求展示一下第五套功法的动作。李志新从监控中看到后象疯了一样跑进监号,将一个大约十一斤重的死刑犯脚镣,给王丽珠戴了七天七夜,把王丽珠的脚踝磨出了血。

李志新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趁火打劫、借机敛财。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之间,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李志新身为一所之长,为了赚钱,到批发市场购进大批垃圾商品,卖给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个黑心垃圾被只三十元,却卖给法轮功学员三百元,其它商品也是几倍的增长。

李志新在大厂看守所任职期间,虽然很多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真相,但他却不信,仍然作恶多端,不思悔改。终于一次自己开车与一辆三马车相撞,折了几根肋骨。大约在二零零九年李志新又患了股骨头坏死,三十多岁的他,上下楼都得要人背着。花了几十万元买个官,非要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到头来落个如此下场。

五、原看守所所长赵青林摔成重伤

继李志新之后的大厂看守所原所长赵青林,一直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百般虐待,非法迫害。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五日,去香河县公安局、县政府营救亲人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大厂公安局非法绑架,关押在大厂看守所迫害。时任大厂县看守所所长的赵青林,强行将法轮功学员脱衣服搜身,连内衣都不让穿。廊坊法轮功学员曹宝玉拒绝他的非法要求,赵青林就恼羞成怒,猛抽猛打曹宝玉的耳光、嘴巴,还狠狠的用脚踢,然后把曹宝玉绑在铁椅子上。曹宝玉鼻内血管被打破流血不止,两颗槽牙被打松动,耳朵被打得失聪。几个月后曹宝玉被廊坊市公安局迫害致死。

赵青林还多次毒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杨金龙等人,从二月五日至九日,赵青林一直不让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穿外衣,强迫他们夜间睡在水泥板的炕上,不给被褥。二月六日下了大雪,气温下降到零下十七八度,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冻得浑身发抖,白天黑夜都无法入睡,甚至连刘淑英的两个十多岁女儿也在其中受此虐待。

赵青林在疯狂作恶之后也遭到了报应:先是很有“油水”可捞的看守所所长被换掉,到一个穷乡派出所当指导员;而后在一次与本单位职工去云南旅游,正准备吃饭时,赵青林突然从饭店的楼梯摔下来,脑部摔成重伤,被送当地医院抢救化疗,一个多月后才被接回大厂县继续化疗。

六、“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李建学遭报殃及妻子身亡

原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头目李建学,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其任职期间对法轮功学员送劳教十多人。为劳教法轮功学员刘力,他们不惜花重金到省司法部门送礼;非法长期关押多名法轮功学员,一次性行政拘留长达六、七个月;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家人,对于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的法轮功学员,距劳教期满时间一年的收三千元人民币,三年收九千元,且不开收据;二零零一年大办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受迫害达七十多人,在办洗脑班期间,李还多次诬蔑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

李建学作恶多端,祸及家人,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他的妻子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死亡。

七、原公安局政保科长刘春光洗浴险些丧命

大厂县原公安局政保科长刘春光,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流离失所,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而死,刘春光还在二零零四年底与县“六一零”成员王立忠、朗卫国在县城繁华大街宣传恶毒攻击大法的图片标语。

刘春光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在查抄某印刷厂后,被请去饭店喝酒、洗浴,结果在浴池内被淹,后经抢救数天后活了过来。此事被政法系统保密,严禁传出。

********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在此正告那些紧随恶党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关人员,不要再继续做恶啦,自古迫害好人的都是要拿命来偿还的,何况是走在神路上的法轮大法修炼人呢?从现在开始,如能幡然醒悟,不再做恶,将是自己及家人的大幸。若能够做些有益于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事,不但能赎罪,还能给自己赢得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