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在神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一、刚刚入门修炼,就发生了迫害

九九年二月十八日(农历正月初三)是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日子,这一天我终生难忘。那天我去大姐家,她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我没事可做,随手拿起茶几上放的一本书看起来。看了没多一会儿,就被深深的吸引,感到心灵受到了震撼,当时就很想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到该吃饭的时候,姐姐看我还不舍的放下这本书,就说:“你带回家看吧。”我匆匆吃过饭带着这本书就回家了。这本书就是《转法轮》

书中讲出的都是我在任何书中都没有看到过的,实实在在的人生命真正的意义和做人的道理,也是我一生寻寻觅觅找寻的、要追求的人生真谛。

从书中看到还有五套动作,我就自己比划着做,自己动作做的对不对心里还没底。有人告诉我,市里某大广场星期天有很多人炼功,那天我只是想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所以也没带坐垫一早上就去了。到广场一看,大约有上千人,炼功音乐一起,我也不知不觉的站在队列里,很自然的随着音乐炼起来了,那时因还不会动作,怕人家笑话而不好意思参与的心也没有了。

到“掌指乾坤”时,我看到了金黄色的光芒,我是面向西站着,背朝太阳,那光也不是太阳。金色的佛光笼罩着整个炼功场,我感到一种强大的能量场,那金色的光美丽极了,非常漂亮,我从未见过的美好殊胜。一直保持到动功结束,开始炼静功,非常神奇。那是九九年四月中旬,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大型集体炼功活动。

第二个星期天我就带着坐垫又去了,看到很多人都在往回走,说是不让炼了,因不知是什么原因,还以为是暂时的,带着不解和疑惑回家了。

二、正念正行

九九年“四﹒二五”,我刚得法,邪恶的迫害就铺天盖地的压下来了。这时,有些人害怕不敢炼了。坚持修炼的同修有的被监管起来,有的被非法关在监狱里。全国所有的媒体铺天盖地的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无可奈何,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做了。每天我先去收发室拿科室订的报纸,把登有污蔑大法文章的那几页抽出来,不想让别人看诽谤大法的文章,然后对抽出的文章一段段反驳并写在当页报纸上,把写有我的评语的报纸寄给作者。我是师父的弟子,在这邪魔乱世中不能随波逐流,在惑乱中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自己动手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写成小诗还配上图、或写成小标语,用双面胶贴出去。那时还不知道讲真相这个词,看不到任何资料,更不知道有明慧网,偶而从自由亚洲电台听到法轮功发言人在境外的谈话都感到很亲切。

邪悟的人领着派出所的人到各个大法学员家里搜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等,还向邪恶举报大法弟子。有一天我没在家,回家后邻居告诉我说派出所的片警来找我,可能问我炼功的事,那时也没想到害怕,也没想到躲,就想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遭诬陷,我是大法受益者,不能不站出来说话,就去找片警,问他找我什么事。他就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没和他正面冲突,笑着说:“你看我这一身的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以前的药费攒了一大堆单位也没钱报销,工资也开不了,你说我不炼咋办?”他说:“我自己还有一万多药费没报呢,你在家炼别去北京。”他还说,他的辖区里如果有人去北京就扣他的钱。他说谁要问你炼不炼了,你就说不炼了,我笑着说:“不行,那不是说瞎话吗。”我说没什么事我走吧,正好有人找他办别的事,也顾不上理我,我就走了。以后他再也没找过我。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慈悲的保护着我这个新入门的弟子。

后来有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资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旧势力的安排。而且师父根本不承认这邪恶的安排。从此我和同修一起揭露邪恶迫害的真相,贴标语,挂条幅,发传单,自己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师父讲:“铺开讲,法很大。到了极高点上去讲,那就很简单了,因为法就象金字塔形的。到了极高层次上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显现到各个层次就极复杂了。”(《转法轮》)在读师父这段法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这个庞大宇宙各个空间各个层次的真善忍构成的巨大的真,各个空间各个层次的真善忍构成的巨大的善,各个空间各个层次的真善忍构成的巨大的忍,我整个的身心都随着我的思绪向宇宙扩展、扩展。有感而发,我在金黄色的绸子上写下了这三个大字“真、善、忍”。我想把这个条幅挂到电线杆上,因担心自己个子矮挂不了那么高,那时候还不知道发正念,就叫一个常人帮忙。这个人平时力气很大,可是去了之后才发现他喝酒了(可能是为了壮胆),胳膊没劲,甩不了那么高,最后我俩把这个大条幅甩到一棵树上挂上了。事情办的不太理想,我嘴上没说,但心里埋怨他不该喝酒。回家后仔细想想还是怨自己,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依靠常人呢?又一想,在这恶劣的环境下能答应帮我的忙已经是不错的了,责任在我,怎么能怨常人?从那以后每次挂条幅、发真相资料都是我自己去挂、去发了,心里无牵无挂的,做起事情反而很顺利。虽然也遇到过被邪恶跟踪等危险,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能化险为夷,都能很顺利的回来。

有一段时间我在一家杂志社打工,能接触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名片、稿件、来信,我把这些信息收集起来,给他们寄真相资料,贺年卡。我的工作性质用起邮票、信封及贺年卡等东西很方便,在常人看来都是很正常的,但是就是因为我是修炼人,不能占便宜,而且我们做的是最神圣的救人的事,心一定要纯净,不能掺杂常人那些不好的东西。所以几年来我都是自己另外掏钱买信封、付邮资做讲真相的事。同事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每当他们收到同修从全国各地寄给他们的真相资料,看完后就交给我(以前他们都扔掉),我会把这些资料放在显眼的地方,让其他人来我这里办事的时候可以看到,过一段时间再寄出去。

十几年来走到今天真不容易,每当听到同修遭受酷刑,或得知某某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我心里很难受,就象受酷刑的是我自己一样,感到心痛。心里也很希望这场邪恶的迫害早早结束,也有对时间的执著。在零八年的法会交流文章中,我看到有些零五年、零六年才得法的同修写的文章,明慧网还刊登了零七年得法同修的文章,这些同修都很精進,有的还是资料点的主力,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这件事情一拖再拖。试想,如果早几年真相大显,这些应该得法而没有得法的同修该怎么办?和他们对应的宇宙中的那些无量众生该怎么办?不都毁了么?而我因受不了精神压力执著时间,这也是为私为自己的心,真相大显时我自己又修的如何?自此我放下了对时间的执著。

三、背法

我当初想把《转法轮》背下来的理由很简单:看到同修的书被搜走,特别看到被关押在魔窟里的同修没书看,没条件学法,因而在邪恶的暴力强制转化下没有大法作指导从而被邪恶“转化”。我想,要是把《转法轮》背下来,装到我的脑子里,邪恶就没办法了。于是我开始背法。做饭,洗衣服,上下班路上都背。

开始也记不住,背了后面忘前面,后来我想,我不能为了背而背,背大法书就是修炼,也不去想自己年龄大记忆力差的事,只想师父为度我们承受那么多的苦难,想想在监狱里遭受酷刑的同修,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呢?要坚定不移,勇往直前。慢慢的越背越快。当我背完第一遍《转法轮》后心里特别舒畅、开阔,感到自己提高了一大步,觉的很舒服。第二遍背就比较容易了。去发真相资料的路上也背,有卡壳的地方记在心里,晚上回到家里再看书,把这段背熟。以后我就开始通背,每天通读一讲,再背一讲,有时背的速度比通读还快。无形中就增加了学法时间,而且也能入心,不入心根本就记不住,更别说背了。有时自己注意力不集中,脑子里一片空白,本来背的很熟的地方却一点也想不起来,那时候就得警醒自己了,主意识一集中马上就能想起来。对修炼很有好处。每天有事没事的时候,脑子里都会反映出《转法轮》的内容,遇到过关的时候,法的内容也能及时的反映出来帮助我过关,真的是受益匪浅。

开始发真相资料都是在市区。一次我去发资料,发现已经有同修发过了,我就换地方发。有个同修说有个熟人出差一星期,回来发现报箱里有好几本《九评共产党》。这些资料是同修省吃俭用的钱做出来的,不能这样浪费。我想自己一个人生活无牵无挂,出行方便,就决定到边远的地区,到真相资料缺少的农村去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骑自行车二、三百里路也不累,几年下来,我已经是个活地图,周边地区的路和环境越来越熟,发真相资料的范围越来越广。路途虽远,一路上我背着《转法轮》,或唱着大法歌曲,不知不觉就到了目地地。有时遇到刮大风、下大雪或雷雨天气,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乡间泥泞的路上推着自行车也是很苦艰难的,当我唱着神韵晚会中的歌,一切苦难烟消云散,我整个的人和自行车象飞起来一样轻松,真是“慧者心自清,苦中乐长驻”,那种美妙自在的幸福心境是常人根本想象不出来的。

四、提高心性再精進

零九年在同修的鼓励下,我粗略的写了一篇修炼体会,同修帮我发送到明慧网但没发表。就在此时,我的修炼状态也出现了另一种情况:出门发真相资料不顺利,给人家讲“三退”也没有多少人退,不是自行车坏了,就是人家对我说话很难听,十年来出远门发资料从没有受过伤,可是在那几天里连续两次受伤,两次都是右手中指的一个位置受伤,反正都是不顺心的事。我很懊恼,心情变的不好了,突然间感到很忧伤,老想痛哭,觉的很委屈很委屈,时不时的流泪,心里很苦很苦,我知道这种状态不正常,心里也想改变但是还是想痛哭。

我明白是自己该提高心性了,伤心有什么用呢?哭更没用。我只有向内找原因,结果找到很多执著心,这让我很惊讶,没想到修炼这么多年自己的状态还这样,特别是这些年来,都以自己“经济紧张,没条件买电脑”且不会用电脑为理由,心安理得的依赖资料点的同修给我提供真相资料,从没想过自己建立家庭资料点,分担大资料点的负担,既是怕心作怪,又是私心的表现。想到这里,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给自己找借口原谅自己了,要从这里突破、提高。

我有了自己做资料的念头,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终于用自己仅有的几千元买来了电脑,开始从头学做资料。当我第一次打开明慧网时真的很高兴,特别是当我看着打印机“刷、刷”工作的时候,心里很感动。自此我的修炼状态发生很大的转变,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那些想哭和伤心欲绝的念头无影无踪了,相反心里充满幸福和愉悦。

五、见证大法神奇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给人家当保姆看孩子。这孩子的奶奶是个大学老师,她信佛教中的净土宗,全身都是病。她看我抱着孩子上六楼一点也不费劲,就说:“你身体真好,前几个保姆都嫌孩子个子大,太重抱不动就走了。”我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前也是一身的病,炼功后原来的心脏病、高血压、颈椎痛都好了。”她很好奇,想看看《转法轮》,我把书借给她看。

一个星期后,她惊奇的告诉我:“这本书太神了,我看书的这几天,烧的香都是上上香,是大佛降临的香啊!”我不懂她说的香谱是什么,她就拿了一张香谱让我看,看着看着,突然觉的小腹部有一种力量在旋转,速度非常快,非常舒服。我猛然意识到是法轮在旋转,以前在同修的心得体会中听说过,但我从来没亲身经历过。法轮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这样明显的转呀,瞬间我想起师父讲的修炼要专一和要不二法门的法理,虽然我并没想学它的东西,但也有好奇心,欢喜心呀,不然我怎么会看呢?意识到以后,我马上把香谱交还她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心里很感谢师父的点化,这是我第一次亲身体验到法轮的旋转。这位教师看了《九评》之后和家人一起做了“三退”。

另一次,我弟弟因生意和别人有纠纷,打电话叫我去帮忙,去之后,和对方交谈中发生了争执,我的言辞激烈,对方也很固执,争吵时,我突然觉的小腹部位又出现了象上一次那样的旋转,很强烈的快速旋转。我马上意识到我错了。师父讲过:“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转法轮》)我是个修炼人,怎么和常人争吵呢?认识到错了,我马上闭上嘴巴一句话也不说了。刚才还伶牙俐齿的,突然一句话也不说了,把对方也弄的莫名其妙。弟弟过来把人家拉到另一间屋子,两人也没吵,互相让一步把问题解决了。事后我向内找,发现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从中不但暴露了我的争斗心,还暴露了我的情,总想干涉、左右弟弟命运的心,怕弟弟吃亏。

师父说:“我的法身会阻止你,会点化你,一看你老是这样的,也就不管你了”(《转法轮》)。师父也不能老这样点化我呀,得靠我自己真正去提高。如果我做事前首先主动用大法来要求自己,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事不去做,就不会一错再错了。虽然法轮转动的感觉非常舒服,但毕竟我是在修炼中呀,为什么就不能主动认识到呢?想到自己这么不争气的让师父操心,也很羞愧。

得法前我心脏病很严重,随时带着药,血压也很高,颈椎压迫着神经恶心难受,肠胃也不好,吃一小片梨就拉肚子,整个人黑瘦黑瘦的,一看就是个病篓子。在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就被书中超常的法理吸引了,觉的这正是我要寻找的,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如饥似渴的把《转法轮》看了一遍又一遍,大法书读了一本又一本,把能借到的大法书几乎全看了一遍,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疾病缠身的病人,完全沉浸在大法中。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师父已经给我净化了身体,心脏病消失了,血压正常了,颈椎也不疼了,那真是“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转法轮》),很大个的大鸭梨吃完也不拉肚子了,每次消业来的急去的快,很少拖泥带水,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有件事情令我记忆深刻。一天晚上消业,头晕的很厉害,就想早早休息。自从孩子结婚后,我一直是独居,孩子工作很忙,住的又远,也照顾不上我,这样我也不会受他的干扰。这天晚上我脑袋轰轰的很难受,这是我修炼以来最难受的一次消业。没办法我就背《转法轮》,背着背着也不去想头晕的事了,我就觉的有人在给我的脑袋做手术一样,过了一阵子,突然觉的头不晕了,清清爽爽的很正常了。这时我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象有一个人的胳膊从我的脖子下面轻轻的抽了出来,那动作就象我们要放下刚睡着的婴孩时怕惊醒他那样轻柔。我立刻坐起来了,一看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的法身,刚才师父的法身给我调整身体了。我当时眼泪夺眶而出,用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激心情,我由衷的从心里喊出声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由于从小受中共邪党无神论填鸭式的教育,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正象《转法轮》写的:“有些人就固执到这种成度:你一说气功,他从内心笑话你,他认为你是搞迷信,太可笑了。你一说气功中的现象,他就觉的你这个人太愚昧。”是师父为了救我,慈悲的掸去了我的封尘,开启了我的心智,使我脱胎换骨,相信了神、佛的存在,不再受常人社会所迷。修炼前,我还是个为情所困、所累的常人,因为生活不顺利,身体又不好,比别人活的更苦更累,终日伤心落泪,总是被情牵动着,自觉被伤害着。我也妒忌和报复过别人,无形中造下了业,寻死觅活的蠢事也干过,也解决不了问题。《转法轮》的法理让我大彻大悟:“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一下子打开了我的心扉,成为一个心胸开阔乐于助人的堂堂正正的修炼者,让我在这邪魔乱世中找到回家的路。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神的存在,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使我在这千载难逢的大法开传时得到救度,不失这万古机缘,师恩难报啊!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