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新洲区“六一零”绑架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凌晨五点钟,武汉市新洲区三店街法轮功学员徐喜望和他的邻居们在熟睡中被一声巨响吓醒了。原来徐喜望家的门窗被镇派出所、综治办及当地“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猛砸狂踹,胆小的邻居吓得用被子蒙住头,胆大的人站在窗边向外看:只见十余名彪形大汉冲进徐喜望家,然后听到传出“救命”的喊声,随后将徐喜望推搡上了警车,家中一片狼藉。

徐喜望被劫持到刘集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实际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洗脑迫害的私设监狱,通常称之为洗脑班)遭受非法关押、强制洗脑等迫害。 徐喜望是残疾人,炼法轮功后卖报纸,自食其力,减轻社会负担,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他屡遭非法关押迫害。

十多年来,刘集这个强制洗脑班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里面的每个法轮功学员由几个所谓的“帮教”直接管制,限制出入,随时随地跟踪监视,包括上厕所、吃饭、睡觉都被“帮教”看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不准学法炼功,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交流,强迫看诬蔑师父和法轮大法的录相,强迫做诬蔑作业、写“不炼功的保证”。如果不从,就挨训、挨骂、挨打、甚至受刑。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挨过打骂、受过酷刑。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邪恶的刘集洗脑班又开班了,新洲区“六一零”办又操控当地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绑架。

三月十七日晚七点左右,仓埠街西湖村法轮功学员程金喜(男)被新洲仓埠派出所蔡惠平、陶晓平、刘传忠等十余名干警绑架到刘集洗脑班。当时有警察十余人开着警车到陈金喜大门口,闯开大门后就将陈金喜绑架到警车内,家人和邻居将警车拦住,僵持了一个多小时。这些凶恶的警察又电话召来一辆警车,跳下五人,手拿警棍、气势汹汹地见人就打,邻居们都遭到了警棍的电击。程金喜的家属用手拉住警车不让走,这些恶警将家属倒着拖,围观邻居看不过眼,出面阻拦,反被这些恶警猛力推开。这些恶警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顾忌民怨沸腾,强行将人绑架上车。三月十八日上午又被劫持到刘集洗脑班继续关押。

三月十八日下午,武汉市邾城街社区工作人员、法轮功学员王喜兰上班时,被单位中共人员骗去谈话后就没有回家,也被绑架到刘集洗脑班了。王喜兰只因炼功,由社区主任无故降为一般工作人员;她儿子四月份要完婚,她每天上班恪尽职守,此次无故遭非法关押,给她及其家人必将带来巨大的精神创伤。

新洲区法轮功学员蔡如芬于三月四日下午在邾城街章林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邾城派出所警车劫持到邾城派出所后,于当晚八点三十被劫持到武汉市东西湖教养院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然而期满后,被当地派出所接走了。

蔡如芬,她曾是学校优秀青年教师,重点培养对象,只因身体缘由而炼法轮功,因不放弃修炼而屡遭迫害,在十余年被迫害阶段中大半时间在坐牢。

法轮功的宗旨是“真、善、忍”,每个真修者严格按“真、善、忍”规范自己的言行,对家庭、对社会、对人类有百益而无一害。十余年中共当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在是劳民伤财、荒谬至极!

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言论、示威游行等自由。法轮功学员们仅仅是在信仰“真、善、忍”,事事、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所以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都受到普遍的推崇和褒奖,而唯独在发源地的中国却受到如此残酷的打压。

在此,敬请所有善良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处于被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同时正告刘俊顺、张荣成等各级“六一零”人员和公安干警们: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要以为自己权势熏天就无所顾忌,想想中共的作恶历史吧,请停止作恶,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希望你们现在的行为成为中共当局的替罪羊,甚至祸及你们的家人和子孙;请保留一丝人性和良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