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徒心纯念正 大法展现神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正念复印真相资料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我在北京看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这篇文章,我的眼泪扑扑往下掉,我的心在滴血,嘴里不停的喊着;师父啊师父,您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了,弟子深感内疚,弟子决心用生命护法。只因有这一念,我无论做什么事毫无顾虑,也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大法之缘将来自不同省、市的十几名大法弟子系在了一起,晚上住在同一地下室,当时,我手里有四、五种内容的真相资料,可是每种内容只有一份,不同的地区都需要资料带回家乡去,怎么办?我约了自己家乡的一位同修,准备去复印社印资料,一出门黑压压的天,总找不着路,我发了一念:师父,一份材料不够用,全国处处需要真相材料呀。我们穿过几个小巷,终于找到了一家复印社,我叫店员把每份材料复印二十份,可刚复印了一半,有个人骂骂咧咧的闯進了店,大声嚷道:各店注意,不准印法轮功的资料,发现炼法轮功的要举报,举报有奖,并留下了电话号码;然后满屋子搜查,当时,我的心快蹦出来了,我敬请师父帮助弟子保住资料不被恶人发现,只见那人的手胡乱的翻了一通,并在门上贴了封条:“停止营业”,随后气冲冲的走了。我的心也随之平静下来,叫店员继续给我印完材料,店员象没发生什么事一样,印完了资料。我捧着资料返回住处,给不同的地区各发了两份资料。二零零零年,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可我却在险中有险的情况下安然无恙,这不正是师尊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伟大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吗?

满屋子大法书 恶警视而不见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日,本地二个“六一零”恶警伙同单位一名保安非法闯進我家,他们象饿狼一样翻箱倒柜,我有大法书、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书桌上、箱柜里都有,还有一箱刚从北京带回的真相资料放在衣柜里,我心急如焚,手里搡着床单,大声呵斥着:“谁也不能翻我的东西。”我感觉那喊声的力量冲出了屋顶,直冲云霄……果然,“六一零”头子的手在发抖,他把每个柜子都打开了,但手却伸不進去,就象柜子里有“火”一样,他的手不敢碰柜子里的东西,只见他们慌慌张张的把柜门关上,转而想搜查另一房间,我迅速的将门锁上了。恶人们扑了一场空,只得将我关进看守所。在那里,我加强学法、炼功、洪法,我对狱警讲真相,对号子里的人讲真相,并教她们学功。十多天后,我梦见自己爬上了一所新楼,顶层房间的桌上有一串新钥匙,当我拿到钥匙时醒来了,我悟到是师父给了我出去的钥匙,看守所的门关不住我了,果然,三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我走了 他来了 我来了 他走了

零一年七月以前,我地及周边四、五个县市没有自己制作从明慧网下载的真相资料,每隔一星期,我要到二、三百里远的外地去拿资料底稿,复印后再带回我地,然后再传给周边四、五个县、市。每当我看到新材料,总忘不了在不同的地区给我地公、检、法部门的人寄真相信,时间一长,信件也多了,我地县“六一零”可能发现是同一人所为,便开始在本地大搜查,后来他们发现我经常不在家,便怀疑起我来,他们从单位找到我的照片并传给周边几个县、市,我知道他们的阴谋,继续做我的事。一次,外地几名同修被非法关進看守所,我和几位同修家属一起去当地“六一零”要人,谁知我的照片真的在他们的办公桌上,当时,我没有退缩而是继续向警察讲真相,要求他们放人,直到他们答应放人,我才离去,他们也没发现我。我地“六一零”天罗地网般抓我,一无所获,他们便从同修中找线索,与我熟识的同修家多次被恶警们骚扰。一次,一位同修无意中透露了我什么时间回家乡。就在那一天,我早晨六点多钟炼完功从A同修家出来,不到五分钟恶人就闯進A同修家搜查(主要是查找我,后来A同修告诉的),我到B同修家给了她资料,并拿了几本大法书直奔C同修家,(后来B同修告诉我,我走后,她倒了杯水,准备去关门,恶警就闯進来了,满屋子搜查我,并搜走了B同修的大法书),我把资料包放在C同修家,与C同修切磋几句并约她去学法小组学习,C同修没去,我一人到了学法小组,等我再次返回C同修家时,一辆警车正从C同修家离去,围观的人正在议论纷纷,C同修的家人告诉我,C同修被恶警抓走了,并说,恶警要抓的是我,只要找到我,C同修便可以回家,C同修的家人希望我留下换回C同修。我知道邪恶的狡诈,飞快的跑出家门,突然一辆摩托车朝我驶来,我招手上了摩托车,我还没坐稳,一辆警车又到了同修C的家门口,据说警车里的三个人在C同修家守了一夜,企图抓到我。此次邪恶的跟踪追击,可谓是一环扣一环的层层逼近,可我却从狭缝中跑掉了,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不正是师父所说的“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的伟大佛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吗?

随意所用 一念出魔窟

二零零六年九月中旬,县“六一零”以我做真相资料为由,非法送我到市劳教所,二个恶警把我夹在中间。我一路上给他们讲真相,中途他们吃饭,我也没心思吃。到达劳教所时大约下午一点左右,恶警向××给所里打电话,一会儿没人接,一会儿来了个管教说等一下再说,我们三人在办公室外边坐着。我无意中和他们说,一会儿我要回去。向××说:“你怎么知道你会回去?”我说你们等着瞧吧。下午二点多钟上班了,来了很多管教,他们问我是干啥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的,其中有个管教说炼功是可以的,只是不要发传单,我说炼功没错,发传单讲真相也没有错。当给我检查身体时,我突然感觉有什么事要做,有个医生给我量血压,没吱声走了,我估计血压偏高,又来了两位医生给我量血压,我发出一念:“血压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结果真的血压越来越高,然后劳教所又从外边医院请来二组医生专门为我量血压,结果一个比一个高,最后那个医生说不能再量了,高的吓人的。尽管恶警向××不愿意带我回去,但劳教所还是开了拒收的打印通知。日行千里逛了一天,返回看守所,号子里的人个个兴奋不已,人人都说,“法轮功就是好,炼法轮功有神通。”第二天,全号子的人都开始学炼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