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的按大法要求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是个病包子,被十几种疾病折磨的痛苦万分,举步维艰;修炼法轮大法后病痛全都不翼而飞,当时感谢师父救度之恩真是难以言表。我非常庆幸自己能得法修炼,也非常珍惜这份机缘。现将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

我自从走入大法修炼后,切实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学法、炼功、修心性,生活得充实幸福。可是三年后,我家老头突然提出不许我炼功,我当时没理他,一切照常,他便离家去姑娘家住了三个月。回来要求我,不许炼功,每天陪他溜达,我上哪你跟我上哪,跟邻居老太太打扑克玩。我说:我一身病都炼好了,这法这么超常,难得呀!我心想照常炼。后来他写了几次离婚申请书让我签字,我不签。他就在枕头底下放了一把刀,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啥。有一天乘老头上班,我在家炼功,刚炼一半他突然回来了,他看我炼功就大喊:不让你炼,你怎么还炼?说着将录音带掰碎朝我扔过来,然后向我扑来,劈头盖脸的猛打,直到他打累了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来。而后他多次逼我与他离婚,我看到根本没有挽回的余地,也就同意离婚。当时我没有经济来源,我心想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大法。

我这个人没有多少文化,但我修炼大法是一心一意的,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没有二心。有一次牙痛,几分钟痛一次,痛得简直无法形容和一般的牙痛不同。为了不让孩子发现,痛时我就躲到一边,在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我把心一横,结果三天就好了。还有一次二零零零年十月我们几个同修合计好上北京证实法的前一天,我骑车办事,我没注意路面,结果前车轱辘一下子陷在沙土里,我倒在地上,只听嘎巴一声我的左腿剧痛,我忍痛慢慢站起来,手扶着车子一步一步的蹦回家。晚上我左小腿肿的很粗,还长出一个鸡蛋大的水泡,挑破后放出小半碗脓水,尿呈黑色。我知道是邪恶迫害我不让我去证实法,我不能投降。孩子们要送我去医院,怕留什么后遗症。我说别怕,啥事没有,我是炼功人,怨不着你们。我每天学法炼功,一天比一天好,两个月全都正常了。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天中午我与甲同修到乙同修家,准备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下午突然来了三个警察敲门,我们不开门,在屋里发正念。后来警察把乙同修老伴找来打开了门,警察把我们三人带到派出所分别安排在三个房间。“六一零”姓王的跟我谈话,他什么也没得到。到下午四时他急眼了说:你等着上哪去吧?南边有刑警队,北边有鬼子楼,我叫你生不如死,反正你家人不知道。我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想让我出卖同修。当时屋里鸦雀无声,所长跟他说了几句,他俩就出去了。第三天我们被送到看守所,我们与其他大法弟子一样不穿号服、不背监规,每天背法、发正念、炼静功、切磋、给犯人讲真相、教他们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

有一天我被叫出去,来人说:今天问你几个问题,说好了就放你回家。问:上面对法轮功的政策定的对不对?我说:宪法和法律上没有“法轮功是某教”这一条,大法是度人的,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百利无一害,江某某怕好人多才迫害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中共才是邪教,它无恶不做,好事不干坏事干绝,人不灭天灭。六一零来人说:你都够判刑的了。第二天又叫我出去,让我上车,我看到车上都是我的家人。车把我们拉到派出所,当时我妹妹、女儿、姑爷都劝我配合他们好回家,我心不动。到下午三点“六一零”让我签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配合邪恶。我想法是严肃的,签了字就等于背叛师父背叛法,签了字就等于要了我的命,我是绝对不能签字。我便开始讲真相,家人就捂我的嘴,家人看我实在不签回不了家急了。后来,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到门口,所长说:别進去了,签字回家吧。我说不签,他们就回去了。

过了三天又叫我收拾东西出去,我上车后可不是走回家的路,他们把我送到双合劳教所要劳教一年半,我不服从,所长说那你就上诉。劳教所要求检查身体,我便请师父加持我,我得出去救度众生,我不断的发正念解体邪恶。检查结果心脏病、血压高,医生说都够住院的了。劳教所拒收我,他们只好送我回家。

二、救众生责无旁贷,讲真相持之以恒

看到大法遭劫难,大法弟子受魔难,我非常痛心,心想我能做点什么呢?我决不能袖手旁观,我得出去告诉人们大法好,大法是被迫害的。于是我与同修结伴发资料讲真相。《九评》问世后我开始讲真相劝三退,首先给家人、邻居、亲朋好友讲,一段时间大部份都退了,有少部份不退的以后再讲。该讲的都讲完了,也不能停下来呀,于是我与同修开始面对面的和陌生人讲真相,开始张不开口,半天时间只能讲两三个。而且我们专挑面善的,年纪大的讲,社会底层的世人讲的多。时而冒出怕心、争斗心、爱面子心等,我们就及时切磋总结去掉那些不好的心,随着讲真相不断深入,我们渐渐放淡了那些人的观念和执著,不挑人讲了。渐渐的师父将有缘人引到我们跟前,现在是越讲越顺,已经形成了机制,每时每刻应做的事,不管刮风下雨,冰天雪地我们都不间断。

二零零八年一天我原单位领导、会计、电工三人到我家,我非常高兴,觉得机会来了,寒暄过后他们都羡慕我身体好,我借机讲我修大法的结果。开始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教人心向善的高德大法、讲江××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讲中共的腐败。他们都很赞同我讲的,最后都做了三退。

二零零九年八月一天当我骑车走到第一医院门前时,突然一辆出租车挨着我停下来,我一下被推开的车门撞倒在地,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位四十多岁女人,她惊慌的说:我今天可闯了大祸了,我把人撞坏了,这可怎么办?边说边哭把我扶起来。我只是胳臂被撞破了皮,我赶快安慰她说:别怕,我不会讹你的,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大法教我们善待别人,遇事都要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是向中共说的那样,它在撒谎、栽赃陷害法轮功,迫害好人。并讲了三退保命的事。她听明白后退出恶党团队组织,连说谢谢。

一次在早市上,一个卖日杂的摊床,摊主在叫卖夸他的货好,最后加上一句:这么好,那么好,干啥也别炼法轮功。周围围着一帮人,我想这不是在做坏事吗,不能让他继续说下去,于是我们俩绕回来,我说我去给他讲真相,你发正念,我便上前问他:你刚才叨咕什么啦?你不能随便乱说,你是被蒙蔽的你不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被迫害的,你这样做对你没有好处,你会遭报的。我给他讲真相,他听明白了连说我错了,我错了。后来他高兴的退出团队组织。过几天我们又到他摊床前看着他,他再也不叨咕那一套了。

对向我们问路的,我们都要告诉他一件好事,讲真相劝三退。很多主动和我们打招呼,我们互相寒暄几句后就直接進入话题,问其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没有,然后讲什么是三退、为什么三退。大多数都能接受,再说退的方式,一般都愿意退出。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们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能保持冷静不慌,发正念不断,大多都能收到好的效果,如,二零零七年一天在嫩江公园附近小树林给一位五十多岁男子讲真相,讲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明白,做了三退。有时遇到说自己啥也不是,搪塞不听真相的,我们也不放弃,我们就问:上过学吗?戴过红领巾吗?我们为你好,大难来时命能保,有命就有一切。一般情况下都能听下去,做了三退。如今年开春有一次我们在沃尔玛商场附近遇到一位男子,四十多岁,我们主动与他打招呼,给他讲三退,他静静的听着,当讲到中共腐败和其邪恶本质时,他很赞同,讲到人不治天治,三退保平安时,他激动的表示愿意退出团队组织,并在大街上一边鼓掌一边大喊“法轮大法好”。向这样得救的众生我们遇到很多。

我们也遇到过很多害怕不敢听的人,我们也不轻易放弃。通常一人发正念,一人跟上去耐心讲,很多时候也能成功。例如,二零零九年九月在二百商店附近台阶上坐着一位大约七十岁的老头,我们过去与其搭话,刚提到三退保平安时,他就起身要走,然后我紧跟上告诉他:你加入了党、团、队,就是它的一份子,天灭它时你就得为它殉葬,如果你愿意化名退出,灾难来时命能保。不花一分钱不说一句话保个平安吧。他欣然退出党、团、队。我们为一个生命得救而感到欣慰。

我们还遇到很多有缘人主动听真相的,有一次我们在大商场健身广场给几个人讲真相,有一个女子到我身边,我便跟她搭话,她对我说她要看病去,我问啥病,她说我耳朵老嗡嗡响,难受极了,多方求医不好。我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她讲了真相,她三退了,并高兴的要了大法护身符。然后我们走哪,她就跟哪,她说跟着你们很舒服。过一个星期我们又到健身广场,又碰到她了,我问她耳朵怎么样了?她高兴的说耳朵好了。

几年来我们体会到讲真相的过程是很好的修心提高的过程,我们去掉了很多人心和执著,如,怕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忌心、爱面子的心。我们也在不断的摆正基点,保证在无私无我的纯净心态下去做事,以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让我们珍惜这最后的时间吧!放下人心向内找,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一些操劳,多一些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