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针插指甲、火烧指甲、钳子拔指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队长)管凤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插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插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插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酷刑演示:在指尖插针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黄成指甲盖内留下的疤痕

这是明慧网最近报道出来的被迫害致死的辽宁锦州法轮功修炼者黄成在盘锦监狱受到酷刑的描述。狱警与犯人的歹毒令人发指!

十指连心,而指甲又是手指中最敏感的部位,双手指甲内插满十根针头,那是什么感觉?读到这段文字,令人心里发颤。插手指甲,已成中共监牢中常见的酷刑。例如:

湖南湘潭的法轮功修炼者徐少安,被绑架在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期间,警察范应巧、彭金文组织四个吸毒人员对她进行迫害,拿生产用的粗针插她的十指,从指甲盖下插入至关节,令徐少安当场昏死过去。

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湖南(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恶警并不都是单一使用这种用针或用竹签插指甲的酷刑,往往和其它酷刑同时使用。也是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湖南常德桃源县法轮功修炼者文惠英,曾在生前自述:“有一次恶警唆使五、六个吸毒犯来打我,拳头象雨点般落在我头上、身上,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腰部、腿部,用绳子把我的头发捆到窗户的铁杆上。恶警还怂恿吸毒犯用最大的缝纫针插我的指甲缝,脱掉衣裤,插遍我的全身。我一次又一次的昏死过去,一次又一次的痛醒过来。”

这只是中共监牢内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指甲进行摧残的酷刑之一。类似的酷刑也常被施暴于脚趾甲上。例如在黑龙江佳木斯监狱,在警察的唆使下,一名杀人犯用钢针插法轮功学员王庄的脚趾盖缝,另一名犯人用脚使劲踩他的脚趾头,不久王庄的两个大脚趾盖给生生剥掉了。

指甲插针的酷刑不仅仅发生在中共封闭的监牢里,那些由政府开设的所谓“法制学习班”里也经常发生着这样的罪恶。

在广州市公安局黄埔分局强制戒毒所内,黄埔区“六一零办公室”操控设立了一个“黄埔区思想教育学习班”。在这里,广州市海珠区紫来大街法轮功学员范美霞就曾遭到过这样的迫害。一次,打手队长邱朝华指使几个暴徒将范美霞按在有扶手的椅子上,把她的双手、双脚各捆绑在椅子两边的扶手和椅子腿上,再用一条脏毛巾塞住她的嘴,随后几个暴徒拿竹签插入她的脚趾甲和皮肉中,并且用竹签在里面搅动。

这是怎样的罪恶和残忍啊!竹签插进趾甲内,再在里面搅动,范美霞的痛楚远远不是这几个文字所能表达的。

如此凶残折腾一番后,暴徒们将竹签从趾甲中抽了出来。可是却看到脚趾甲里留下的瘀血痕迹,歹徒们怕留下犯罪的罪证,竟猛然将穿着硬底皮鞋的脚狠毒地踩压在范美霞的脚趾甲上,致使她的左脚拇趾趾甲整块脱落。

这种踩脚趾甲致脱落的案例在山东女子监狱也曾发生。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自述道:“她们有时打累了,就用脚使劲踩我的脚趾,后来我左脚中趾被(刑事犯)刘新颖踩的出水溃疡了。刘新颖边踩边恶狠狠地说:‘十趾连心,我们有的是办法整你,看你能怎样’。”

中共监狱还有一种烧指甲的酷刑。石家庄市法轮功修炼者王宏斌被绑架进石家庄劳教所202中队,狱警对他进行强制“转化”(及使用暴力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期间连续多日不让他睡觉。有一次他实在熬不住睡着了,恶警竟指使看管他的劳教人员用打火机将他的指甲连根烧掉。

在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法轮功修炼者彭树权的十个手指,指甲被烫坏,并流出液体,后来彭树权的十个手指甲都变黑、蜕掉了。将十个手指全部烧掉,受刑者该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另一种关于指甲的酷刑是拔指甲。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原仙桃市棉纺厂职工童冬香,被野蛮灌完食后,恶警程瑜指使两个吸毒犯逼迫童冬香拔草,她不拔,程瑜指使两个吸毒犯强行按着童冬香的手拔草,导致童冬香的右手食指指甲掰掉了。

与拔指甲相近的另一种酷刑是夹指甲。在河北的监牢里曾有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过这种酷刑,其具体的实施是:警察先将法轮功学员十个手指最后两节用力掰捏,然后用铁钳子将手指肚、指甲上下夹碎,再夹脚趾,先夹左脚第三脚趾然后又把左脚大脚趾夹碎……

对法轮功修炼者指甲的摧残不仅是这几种形式。例如在哈尔滨监狱,狱警将竹筷子削尖,从法轮功修炼者卜繁伟的指甲缝钉进去,硬是将他的指甲掀开!

这种残忍的酷刑还被反复使用,凸显施刑者的残忍。例如法轮功学员刘金芳被绑架在河南项城看守所,恶警为逼她出卖其他法轮功修炼者,用竹签把她的手指尖、脚趾尖插透,痛得她昏死过去。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恶警竟然又用竹签把她插醒过来……

酷刑演示:将竹签钉入手指
酷刑演示:将竹签钉入手指

还有的恶警在施暴时,可不分手指和脚趾,怎么使法轮功修炼者痛苦怎么来。河南淮阳县许湾乡有一位女法轮功修炼者就受到过这样的酷刑:

她先被恶警程维锋打了十几耳光;接着又被程维锋、王健夹在中间跺了十几脚;后来又被程维锋、王健强行按在铁椅子上,两个恶人用尽全身力气用铁擀杖擀她的小腿迎面骨;恶警刘冠华控制她的双手,王健拿六根大头针钉她的十指;恶警程维锋又固定她的双脚,让恶警王健再钉她的十个脚趾;最后恶警还在她的背上插了二十四根大头针……

悲哉!法轮功修炼者承受的酷刑之痛,难以让人继续读下去了;而这种酷刑的泛滥与残忍,又哪能是我们看到的这一点文字所能表达的呢?

那些施暴的恶人,他们得到了什么呢?是发泄了自己的残暴?在折磨他人中得到的满足?

并抢到了一张通向地狱的通行证?

法轮功修炼者在承受着令人难以想象的魔难中,依然坚守着“真善忍”信仰,向人们讲真相,希望世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即使对于凶残折磨他们的恶人,他们也没有仇恨,更没有暴力报复,而是平和的告诫和善劝作恶者停止助共为虐,不要害人害己。法轮功修炼者的坚忍和善良天地可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