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不能掺杂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六十四岁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民,一九九七年经弟妹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弟妹帮我请来了师父的宝书《转法轮》使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晚上六点多钟,我和同修去离村十里外的镇上发放真相资料,我俩一路发着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非常顺利的发完,我们骑着自行车回家,行至中途,我一下子就啥也不知道了。

后来听同修说,行至中途,他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只见一个大球从他身边飞出,眼前又飞过一件东西落在他前边十来米处的公路上,同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疾驶过去,再找我不见了。他马上意识到出事了,原来飞过去的那件东西是我,只见我脸朝下,在公路上趴着,一动不动,同修立刻发正念,求师父救我。同修当时想:我们是救人来的,我们没有错,如果大哥(指我)出现意外,四围八庄的人救不了,还会给证实大法造成损失。他大声的喊:哥,你听见了吗?我们是救人来的,你不会有事的。十几分钟后,只见我慢慢的从公路上站起来,说:没事了。同修帮我找到帽子、手套,他推着我被汽车撞坏的自行车,我推着他的自行车,同修担心我头脑不清醒,一路上边走边问:咱们到哪了?在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下,用了半个小时,我们走回了家。

妻子吓了一跳,只见我满脸是血,防寒服后面全都坏了,打来洗脸水洗脸,血顺脸往下流。我被家人送去医院检查,脸上多处伤口流血,眼眉上面破了一个大洞,眉骨却没事,鼻子头从中间摔开,鼻梁骨却没事。医生说:您命真大,您这种情况真是老天保佑了。我脸上缝了十一针,打了一支防破伤风的针,回家了。

一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去医院复查,医生感到很惊奇,外科主任说:从出事到现在四天时间,伤口完全愈合,伤口好的这么快,在我们医院里可是先例,如果换了别人眉骨、鼻梁骨可能得骨折,面部得落下残疾。您这真是奇迹!

回家后,我把脸上的血痂慢慢的弄下去,皮肤完好如初,和没受损伤以前一样,就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和来看望我的人说:除了打一次防破伤风针以外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消炎针,伤口全都好了。这一显示被旧势力找到了迫害的借口,晚饭后我开始肚子疼,还以为白天没休息好,就躺下睡觉,肚子越来越痛,汗水顺脸上往下流,内衣都被汗水湿透了,痛的我天旋地转,这时才悟到是自己的执着心造成的,我含着泪向师父说:师父啊,弟子错了,请师父加持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有执着有漏在师父的法中归正。就这样,一会就好了。

我躺在炕上向内找:近些日子学法不入心,执着心一大堆,例如争斗心、名利心,我在村里负责一些事务,一年才七千多元,村主任有个亲属只干了十多天的杂工,他们虚报人数,天数,多领工钱弄了近六千元,自己心里不平衡,争长论短的。自己还有人情心,在村里,只要有人找我办事,就大开方便之门,想办法帮着解决;还有显示心、色欲心,证实自我的心。我修大法人们都知道,被汽车撞伤后,人们都说我:你命真大,没人保护恐怕早就没有你了。而我没有利用这次机会更深入的讲大法的真相,骨子里有证实自我的心。

象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师父也没有放弃我,脸上受伤处时常有法轮转动,伤口完好如初,踝骨裂了站一会就脚疼,炼静功只能单盘,坚持不到半个小时,动功站不了,二十天后,试着双盘,脚象针扎一样的疼,我就天天坚持炼,在师父的加持下,一个月后,我能炼一个小时的动功,也能双盘五十分钟了,还能发放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了。

过年时,和同修切磋,帮我提高了认识,前段时间学法不入心,被旧势力找到迫害的借口,想把我置于死地,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修炼是非常神圣的,不能掺杂一点人心,我修了十多年了,没做好师父让弟子做的三件事,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愧对师父的救度之恩,我把这次血的教训写出来,当作一面镜子,让还有我这种执着心不放的人,引以为戒。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