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恶的黑窝中 我们更不能迷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我因色欲之心未去,被邪恶抓住了把柄,而非法劳教。在那座人间地狱里,在遭受着精神上的种种虐杀和身体上的极大承受下,看到了反映在我们身上的诸多人心和执着,很痛心。但苦于没有更多的机会交流,当时想出去后一定要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但回来后状态很不好,后来看到同修的“读《狱中迫害情形思考》有感”一文,震动很大。我想把所看到和想到的与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同修交流。不对与欠缺之处,请大家批评修正。

一、对法理的认识不清,消极承受迫害

在失去自由的环境中,特别是面对着精神上一次又一次的虐杀,减期有着极大的诱惑力,而且一减就是两个月、三个月。为了减期,那些吸毒者、卖淫者可以出卖良知,助恶为虐,这并不为怪。而我们这些得了大法的人之中却也有些是蠢蠢心动,如此的执着,减成者心中欢喜,回家的日子近了。反之,则伤心落泪。把仅有的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用在了背考试题上。在严格的考核中,在不可一世的恶警面前,有的学员说吓的直哆嗦。为什么呢?因为此时你已经把自己降为常人了,在邪恶面前,你有求于他,你觉的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他们手中。当经历了由下至上(包括大队、所、局)的层层考核,终于拿到了减期时,你可曾想到那是靠出卖良知、诬蔑师尊和大法换来的!

有些“普教”很善良,当她们明白真相后,非但不配合邪恶,还为我们提供帮助。恶警以没尽到普教的职责为由不给减期,她们却毫无怨言。面对如此觉悟了的常人,难道我们不觉得羞愧吗?常言道:无欲则刚。真能放下此心,谁又能奈我何。现在减期比十年前是难上加难,据说那时没人减,邪恶求着我们减,现在正相反。被非法关押就是我们的耻辱,是对大法的侮辱,我们怎么还能乞求邪恶为我们减期呢?真要减期,那也要无条件的减。

大多学员为此辩解说:“在这多呆一天就多造业一天,早离开就能早发声明,早回归大法。”我认为在明慧网发严正声明是极其严肃的事情,是师父的无量慈悲。以此时的心性回去又能做什么,弥补什么呢?其实求出去的心才是最根本的执着,那不是一颗求安逸之心吗?也有学员讲:“都这样走,顺其自然,随大溜吧。”那么这个“自然”是师尊承认的吗?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吗?还有同修说:“反正说一句也是说了,写一句也是写了,多说多写都一样。”这正是我们最痛苦的,面对着一拨拨的打压和洗脑,我真的恨自己,多少次夜里痛哭不已,那种耻辱、那种悔恨、那种生不如死,剜心透骨的痛,如影随形般折磨着我。许多学员说:“如果大法允许以身殉道,面对枪口,我们将义无反顾,活受罪真的很痛苦。”现在看来,我们真的没有放下生死,真的没有达到真正的信师信法!

同修啊,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迷失,也要牢记住自己是谁。邪恶不就是要一次次的击垮我们的意志吗,办不到!我不想能不能有机会发声明,也不想未来的结果如何,我只想在自己能做到的情况下,绝不为一点私利而诋毁师父和大法,我必须尽我的责任,完成我的使命,那就是背法、发正念、解体邪恶。时至今日,还有学员错误的认为在这里一年顶外面的五年。那为什么还要发正念解体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这些邪恶的黑窝呢?

师父讲:“作为我这个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二、魔难是对各种人心的大检验,同修你可曾意识到

其一圆滑:有的学员很善言谈,投其所好,恭维、奉承、讨好,满面春风,象是见到久别的亲人,无非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

其二名利心:在做奴工时,大队为了提高产量,有意的搞一些比赛,有时发一点奖品(毛巾、洗衣皂)。有的学员非常卖力,唯恐争不上名次,得不到表扬。如果我们做不到拒绝奴工,最起码也应消极怠工,因为你干的越多,她的奖金就越多,她迫害我们就越有动力,越有精神,那不是在给邪恶注入能量吗?

其三做好人:有的学员把努力的配合邪恶,误认为是做好人。她们讲:在哪都要做好人,都要把事做好。所以在干活、整理被子、物品摆放等方面,特别认真、严格要求、精益求精,恐怕提出批评。还有在所谓的节日演出、布置大厅、各种比赛中,热心参与,出谋划策,想借此来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在这里哪有一点正的东西?!不过是给她们歌功颂德,涂脂抹粉罢了,其实这本身就是受迫害还积极配合迫害。它占据你的时间,分散你的精力,不让你背法,发正念。

其四执着于吃:劳教所的饭是可想而知的,早晚是粥和咸菜,一年里吃半年的萝卜。即使如此,也不该是我们执着于吃的借口。那里的食品质量伪劣,价格昂贵。有的学员很早就开始算计,尽量多买一些食品,甚至一分都不剩。有的学员家在农村不很富裕,本不想买,但别人都吃,又不愿意接受别人的东西,也只得买点。如果在这里还不能放下对吃的执着,甚至还放大执着,那么回去后又该怎样呢?况且我们的家人在精神上已经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我们自身也在经济上承受着迫害,又怎能再伸手向家人要钱呢?况且这个超市的收入也是恶警们的福利,我们又怎能变相的助恶为虐呢?

其五执着于情:每月的两次电话,每月的一次接见,学员都很期待。接见前早已人心浮动,家里怎么样,孩子如何,大事小情都要过问,接见后或喜悦或忧伤。常言道:远水解不了近渴,明知管不了,又何苦费心劳神呢。我也很盼望接见,是因为太渴望听到大法的信息。有的人家里有同修,却从未提过一句,我曾问过为什么,回答“从未想过这事”,当时我很震惊。后来在同修的提醒下,我认识到了自己有很强烈的依赖心。总想依靠外面的正法洪势来改变现状,总期盼着有一天我们能背诵着经文,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把:“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贴在大队部,贴在劳教所的大门上。解体邪恶的黑窝固然不错,但我的基点错了,总想依靠外力快点结束,而小视了自己的责任。

师父讲:“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面对师父的教诲,面对师尊的无量承受和慈悲,我真的为自己不想吃苦,追求安逸之心而感到无地自容。

其六憎恨心:面对着邪恶迫害,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存在着憎恨心。特别是我,从那鄙夷的目光中就不难看出。虽然我们一直坚持发正念,但效果甚微,她们是越来越邪恶,随之我们的憎恨心也就越来越强。后来我们就此進行了交流,认识到是因为我们的不善而触动了她们人心中恶的一面,致使她们造下了更多的业。此后我们就尽量的以平和的心态对待她们,有针对性的集中发正念解体她们身后的邪恶及邪恶因素,慢慢的就好一些。从中我们对师父讲的有关善与慈悲的法又有了更深的认识。

三、越是环境险恶,就越要相互提醒

从迫害至今,十多年过去了,这里的环境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有很多做所谓“帮教”的邪悟者,使得她们進行洗脑的招数越来越精细,精神上的迫害也越来越深入。表面伪善,实际更加阴毒,更具有隐蔽性和欺骗性。虽然邪恶现已是苟延残喘,但气焰却是越来越嚣张,打压更是越来越严厉。这与我们整体的正念不足,人人自危,人人自保有很大关系。一味的退缩,一味的承受,也给少数尽力做好的同修带来极大的压力。

其实大多同修真的是想做好,但总感到力不从心,所以意志消沉。为此我们会利用一切机会互相鼓励,互相提醒。特别是所谓的“帮教”,我们会再三叮咛:千万别迷失呀,一定要记住回家的路。一次次的洗脑,一次次的打压,让我们更加看清了邪恶的流氓嘴脸,也更坚定了我们心中的信念。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也摧毁不了我们的意志。在看新闻中、在外出的行進中、在参加所里统一的活动中、在看到邪恶们开会时,在局里检查时,我们就随时随地的解体邪恶。同时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背法,有的同修不识字,却背会了《洪吟》和《洪吟二》,有的还学会了很多经文,有时我们还能切磋,怎样做的更好。

看到一个个白发苍苍的同修们的身影,看到她们平和而又安详的面容,看到她们坚强而又忧郁的目光,我心如刀割,这里不该是邪恶逞凶的乐园,但却留下了我们永远的耻辱,深深的悔恨!在经历了精神上的种种虐杀和身体上的巨大承受下,我们能从这座人间地狱中走出来,源于我们心中坚定的信念,源于我们之间的相互提醒,相互鼓励,相互关心和无私帮助。

最后,我向曾经在修炼上给予我帮助的所有同修表示由衷的感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