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一滴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最近我所在单位一个老同事做了癌症手术,这人平时为人很好,所以手术后看他的人很多。他突然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病情,并要我去看他。我去后,他告诉我:每天看我的人络绎不绝,但我请人来,你是唯一的一个。那些医生讲不清化疗有什么可靠的效果,但就是叫你去做。我知道你从那么有名的大学毕业,又是这所名大学的教授,你能信法轮功,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就给他讲了一些这方面情况,并送给了他一本我亲自打印的《转法轮》。看了后他说,这么大字我能看。众生都在盼得救啊!

我做的一切十分平凡,都是些日常小事吧。就在这些小事中,一点一滴修炼自己的心性,一点一滴的同化大法,一点一滴的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和一思一念。

(一)学法是根本

我不是为治病而来学大法的,我那时身体很好,我是为寻找真正的功而走進大法的。一九九五年我就在公园中见过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我到那里去看时,有大法弟子给我《转法轮》这本书看,由于悟性不好,或者机缘未到,我那时正在练一种奇门功法,那时认为那门功法最好,还替它宣传,企图扩大其影响,甚至无知的想去把正在修炼法轮功的人挖走,去参加那个奇门功法。三年半以后自己从那个功法中跳了出来,回头一看,才知道那时自己做的事情既愚蠢可笑,又是一种犯罪。

一九九八年八月一位同修要我修炼法轮功,并借给了我几本大法的书,我在出差期间一口气把这几本书都看完了,还自学了五套功法。出差回来后,就到公园里参加集体炼功。又到书店里请了几本大法书。从此以后,天天自己在家学法,不到一个月,抽了三十多年的烟自动就戒了,酒也戒了,走路一身轻,感觉到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看了大法的书后,知道这是无价之宝。自从得了法以后,我就一直坚持学法。师父每次讲法时,都叫我们学法、学法、学好法,这确实是千真万确的真理,这就是真传啊。

(二)在小事中一点一滴修自己

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炼,免不了天天与各种常人事情打交道,不论在家还是在社会都一样。我们是一个再婚家庭,双方都有子女,又有亲戚朋友,磕磕碰碰的事情总也少不了。我妻子看到我修炼大法后有很大变化,她也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妻子的女儿怀孕后两个月就跟我们一起住,又一直把外甥带到七岁。这其中妻子费了不少心血,我也配合做了不少事情。一次外甥身上长了好多疙瘩,非常痒,我就一边帮他摸,一边和他一起背《洪吟》中的诗句,又教他背《论语》,不一会儿他就好了。我没有带过自己的孙子和外孙女,所以带这个外甥的时候,有时不自禁的闪出“究竟不是亲生的”的念头,直到有一次外甥很不舒服,在我身上趟了一个小时后好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区别心,并把这颗心去掉了。

在去掉亲情上,我对自己的孩子一般情况下不管他们的事情,有时他们或者他们的孩子有什么不舒服,都他们自己解决。当然重要事情我还是会帮他们的。我也不执着于他们对我怎么样,有时儿媳妇见到我不理,我开始还有点不舒服,后来想:这不还是情吗?大街上那么多人见到你不理你,你不也挺好吗,怎么儿媳不给你打招呼,你就不高兴了。后来我就什么也不在乎了。我妻子这方面也做的很好,对我的孩子也是尽量的照顾好,所以我们整个家庭是很和睦的,大家关系都很好。这些孩子们,都没有社会中的坏习惯,也都认可大法,做了三退,有的也在大法中修炼了。

(三)在做三件事中修自己

大概从二零零五年起,我就上明慧网了,基本没断。自己也做一点真相资料,护身符,光盘等,有时也编一点小东西,但量都不大。从明慧网上下载的资料送给其他同修去打印,再让其他同修发出去。在上明慧网和做资料、买设备、耗材中,主要是克服各种怕心。好多次上网受到干扰,给我的电脑中装了不少东西,也起了怕心,特别看到有同修因上网被抓、被判刑时候。但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上明慧网是我的天职,谁也阻止不了、破坏不了,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上明慧网!前些日子很多人受到干扰,上不了明慧网,但我一直上的很好,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我和妻子在发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做的不好,总是怕心吧。几年来,我们多次到数千里外的亲戚朋友那里去讲真相,做三退,虽然做了,效果也不理想。这是我们的不足。

几年来,我一直坚持每四个整点发正念。每次发正念前总是先想“全球大法弟子同时发正念”,然后想其他内容。每天晚上九点钟也要发正念,其它看情况发。走到街上,或坐车,也尽量多发正念,一方面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一方面解体不让众生得救、把众生推向毁灭的一切邪恶,另一方面,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能量打到众生另外空间的身体中,让他们这边的人身在适当机会能够得救。看到有血旗等邪恶物件或听到歌颂邪党歌曲时,就发正念解体其背后的邪恶因素。

我一再强调自己时时主意识要强,努力排除外来干扰,有时不好的念头反映到头脑中来,立即就能意识那不是真正的自己,排除它、否掉它。更有甚者,有时看到异性有色心起,我马上就捕捉它,并尽力销毁它。确实做起来也很辛苦,有时效果也并不好,但我一直在努力的去做好。

在修大法前,我练过不少气功,七十年代就练那种自发功,后来又练了其它几门功法,也动不动就给人治病。学大法后,这些东西时不时的干扰,给修炼大法带来一些障碍。但我总是牢记师尊教导,坚决自觉抵制,一有其它法门的东西進入,立即就排斥,基本上不受其他法门东西的影响。有一段时间,想了解佛教,就看了一点佛教的入门书,炼动功时,身体发抖,我知道自己错了,从那以后再不看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有一次在动态网上看到一条一百四十年的蛇被人打死挂在树上,当时一阵凉气就窜到腿上,很不舒服,弄了好多天才去掉,现在还偶尔要想一下,这个教训太深刻了。有时偶尔看一下电视连续剧,那剧中的东西马上就進来,看后很难受,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去掉。师尊一再要我们不要去随便看、听什么不好的东西,看了、听了,那坏东西就進去。只有牢记师尊教导,我们才能走正走好自己修炼的路。

(四)敬师敬法,维护大法的纯正

我认识的同修,有的以前也是比较有点名气的大气功师,也曾经治了好多危重病人,家里有许许多多别人送的各种各样的锦旗、书画等东西。他老是放不下以前的那些“辉煌”,家里这些东西还是挂在那里。我们一见面,他就讲他过去如何如何给人治病,还总把那些技能拿出来要告诉我,我总是坚决抵制,不听更不学。还经常给他讲,修炼一定要专一,不二法门。现在这个同修好多了,但至今并未根除。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我有责任進一步帮助同修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干干净净的跟师父回家。

看到有的同修习惯性的喜欢在大法的书上做记号,或写些什么,我总是严肃认真的指出这样做不对,要立即改正。有的同修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去解体共产党,我们应该到街上去游行。我说这话就不对了。师父只是要我们向世人讲清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救度世人。是共产党把法轮功看成头号敌人,法轮功根本就不把共产党看成什么敌人,它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大法是宇宙的法,哪有什么敌人哪。还有的搞什么集资,有的真的一下子就能交它个十万八万的,真是糊涂。这不在违反师尊的一再教导,不让在学员中集资吗?为了制止这种现象,我就把明慧网上的文章“师父从来不让集资”打印出来给他们看,这下都明白了是那些别有用心的特务搞的鬼把戏,以后再也不能上这个当了。

邪恶用全国资源和一切闻所未闻的残酷手段对大法的迫害已经过了十一年,邪恶蒙蔽、奴役、绑架了十几亿中国人胁迫全世界,使各国许多人都对大法犯了罪,把这些人都推到了毁灭的边缘。这是旧势力干的坏事,使正法出现了许多复杂的情况。这一切使师父更加操劳、更加辛苦,也更显大法威德无比,也使大法弟子在正法中锻炼的更加成熟,建立的威德更大,将来的宇宙会更加美好。这十几年风风雨雨确实惊心动魄,觉的很苦,也一直执着于正法的结束时间,执着于各种预言,但我从没有在这方面动摇过对师尊的信,对法的坚信。

正法已经進入第十二个年头,不管时间还有多长,不管将来还要发生什么事情,我会紧跟师尊一修到底。最近我也一直受到许多干扰,身体出现一些不适,满七十岁以后,有时觉的是不是不如以前了?是不是真的老了?我就觉的这些都是假相,也是旧势力的一种安排,看我对师父到底是真信,还是假信,看我对自身还有多少执着。我现在不看我身体如何如何,我只看自己学法怎么样,三件事做的怎么样,心性提高了多少,还有多少人心没去,还有多少执着在障碍着自己,我怎么去做好师尊要我们做的事,在放下生死中去掉各种执着,去掉各种人心,真正的无条件的信师信法,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在写这篇稿子时,虽然受到一些干扰,但写的过程确实也是总结和提高的过程。原本觉的没有可写的,真写的时候,觉的还是有不少东西可写,毕竟在大法中修炼了十几年了,在大法的沐浴中,在师尊慈悲呵护中,走过来这风风雨雨的十几年,能在师尊“正天正地正众生”(洪吟二)的时候,助师正法,对一个生命来讲,是多么荣幸的一件大事,每个参与者都会有说不尽的话啊。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