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万隆乡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政府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乡内法轮功学员非法跟踪、监视,送看守所,或关押到乡政府洗脑迫害。下面是法轮功学员于永芬、孙秀芹、李芝莲、王文侠、王树清、胡秀荣、赵祥吉、邹桂芬、陈树多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间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退休教师于永芬遭双城市万隆乡政府迫害

于永芬,女,六十二岁,保国中学退休教师,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保国村石人水库。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不翼而飞,她又健康了。然而,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她多次遭乡里恶人的欺骗、绑架,曾被非法关押在哈市公安七处、双城第二看守所和乡政府楼等迫害,不让上厕所、灌食、零下三十六-三十七度的外边冷冻等折磨。

修炼法轮功以前,于永芬得了多种不治之症,包括白血病,肺癌转移,严重贫血性的心脏病,严重的肾炎,严重贫血性的风湿症以及肝、胆、胃、肾无一处是好的,最后已达病毒性综合症,省城的五处大医院都已经判了她“死刑”。于永芬成天愁眉苦脸,以泪洗面。后来,九六年五月份,在一侄女的引导下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修炼不到一个月,所有病症全无,身体痊愈。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时,她坚定地说:“是法轮功救了我,是李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海可枯,石可烂,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永远也不变。”所以,于永芬一直不肯放弃。当时单位逼迫她,让写什么“三书”,于永芬写出:“我坚决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教育好下一代。做一个好人,做更好的人。”

1.被关押到哈尔滨市公安七处

二零零零年的十二月份,于永芬登上去北京的列车,想为大法鸣不平,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为全体修炼者争取个自由合理合法的修炼环境。可是就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通往北京的列车上,被半路截至哈市公安七处,迫害三天三夜。当日恶警让面对墙站着,不让穿鞋,她那身体当时就不正常了,肠道病复发,要求大便不让,她憋的浑身大汗淋漓。直到第二天早换岗了,新来站岗的人才让上厕所,结果走出去的竟全是黑水。

2.被劫持回双城第二看守所

后于永芬被当地乡长张君国(此人已遭恶报)和派出所潘洪伟劫持回当地,送进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她绝食八天,后放回。每天按三十多元计算,由女儿交二百六十元领回。其丈夫在家,由于俩孩子回家过年心情不悦,他自己心情也愁苦无奈,去派出所要人,晚上回来迷路,走到野外大雪地里不省人事。被人发现时,于永芬丈夫整个脚冻成大冰块了,很多人都说,医生也说非作截肢不可了。后来花了好多钱,遭了无数罪后,总算保住了性命和双脚。

3.被骗至乡政府迫害

于永芬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回到家中,仅仅十天后,当时丈夫还不能下地。农历腊月十六下午三点多,有张君国、郭大象、夏仲伟到单位,谎说领导找你们谈话,然后再送你们回家,将于永芬骗到乡政府。他们强迫于永芬骂师父,骂大法。因她怎么也不肯骂,结果就被关在乡政府二楼上,就让呆她在水泥地上,唯独有一张光板长条椅子,恶人们不让家人送铺盖。当时一日两顿稀玉米糊糊或两个小窝头,不吃,还给灌食。在第二天晚上在东北零下三十六-三十七度时刻,赶出到外边冻至三小时。不让穿棉衣,不让戴围巾。每天都轮流着由恶人训话,一天,张君国把大法弟子叫至三楼大耍流氓,对一女大法弟子说,我今晚就和你们怎么……怎么的。和另一个甚至超过张君国母亲年龄的老大法弟子说一些极下流的话,并说我今晚就给你们找来几个老跑腿子,把你如何……如何了,邪淫至极。

4.再次被关押到双城第二看守所

十天后(即腊月二十五),因不放弃信仰,恶人把麻清芝、于永芬、陈友 、王文侠送至双城第二看守所,在那里每天两顿(每顿两个发霉的苞米面窝头)一关竟是半年。在第二看守所后期,由于万隆乡一把手陆明久把于永芬当重点迫害对象,一直想把于永芬送劳教。多次去看守所凑假材料上报,几次上报都没得逞。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于永芬被无罪释放,每天按八元合算勒索了她。

5.原单位领导勒索迫害

回来时,看守所通知于永芬单位领导,保国中学校长李绪奎去接人。李绪奎非但不接人,还扬言单位不接收了,最后逼着于永芬交出工资卡,勒索一千元。当时教育组长是王明海。后由新任教育办组长张树林亲自下令才接收,结果工资打折扣,由于于永芬一再向上级要求,半年后,才给发回来的。

6.遭乡、村政府人员非法跟踪、监视

于永芬回来后,于二零零三到二零零四年,当地政府经常派人跟踪监视,村级有刘振波、陈树旺、陈树洲(此人常到修炼人家打探)经常跟踪骚扰。于永芬走亲访友,几次被跟踪,有时被截回,一次被劫回派出所呆一天。

7.被绑架到派出所

二零零三年秋的一天,于永芬在集市和外地亲属说话,被刘振波恶告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开车绑架于永芬至派出所呆一天,后由家人当天追着要人,于当晚十左右给放回。

二、法轮功学员孙秀芹修大法做好人 被强迫放弃修炼

孙秀芹,女, 七十三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保国村石人水库大法弟子。她没炼法轮功前,身体不好,时常昏迷不醒,吐绿水,膀胱炎、关节炎、心跳、前后心疼,腰疼。自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炼功二十多天,师父就全部给净化了身体,才真正感觉无病一身轻。从得法至今从来未吃一片药,什么活都能干。

不幸的是,这么好的功法,却有江泽民一伙在打压,她非常痛心,所以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去了哈尔滨市省政府,想要为法轮功讨回一个公道。回到厂子后,由厂长王树宽去她家,禁止她炼法轮功,强迫她签字。孙秀芹执意不肯签,按大法要求去做,继续做个好人。当公厕倒了,孙秀芹从家里拿石棉瓦自己加上,还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买土,修路。有村民写感谢信,用大纸牌挂在路旁最大的树上。

三、法轮功学员李芝莲遭警察暴打和虐待

李芝莲,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吴家村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冬,李芝莲去北京上访,被勒索四千五百元。在双城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两宿。在北京通县派出所,李芝莲被打得眼睛红肿有血块,嘴也打肿了,恶人揪住她的头发撞墙。接着,李芝莲又被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勒索十五元。在那里,李芝莲吃窝头,管教恐吓她不许炼功。乡政府的张亚鹏和派出所的人以及村长张学斌将她接回家,她被迫签字。

二零零零年腊月晚上,派出所的郭大象还有两个人,还有村里的吴中伟、韩树清到李芝莲家,将她骗到万隆乡政府二楼,住水泥地,吃生窝头,六天后回家。腊月二十七,又把她绑架到乡政府二楼,住水泥地,吃窝头二十天,在那里过的年,张君国骂她。李芝莲被逼迫在外站冻三个小时,零下三十度的气温。最后,由村长吴中伟保出。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修炼法轮功以前,李芝莲身体多病,在双城肺结核医院确诊,万隆卫生院医生说没治了,毒性肺结核晚期,医生说开点药,打针不吸收了,哈市医院也治不了,回家准备等死,活不了几天。家里人预备后事,做了装老衣服,找到送葬的车准备着。后来李芝莲修炼法轮功了,一个月就好了,能干活了,家务都承担。

四、法轮功学员王文侠遭乡政府恶人虐待和非法关押

王文侠,五十二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保国村苏家屯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王文侠去北京证实大法,半路截到哈市公安七处迫害。三天三夜后,由当地派出所的潘洪伟和最邪恶者乡长张君国劫持回当地,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放回。

农历腊月十六,王文侠被乡政府张君国、派出所夏仲伟、郭大象骗至乡政府,说乡领导找谈话,然后在给送回来。被关押起来,每天吃两顿玉米糊糊,十天后又绑架至双城看守所,每日威逼恐吓。每日两顿饭,每顿两个玉米面窝头。被关押五六个月,每天竟按八元钱计算的。回来后才知乡政府,村支部骗去一千元钱的玉米。

在乡政府二楼上关十天中,七个人只能睡在水泥地上和一个光板长条椅子(只能坐三、四个人),还不准家人送铺盖。而且在去的第二天(初七)晚上零下三十六-三十七度,把这一行七人赶到外边去冻,一冻就是三个小时。不许围戴头巾,耳朵都冻了。在那期间还遭受别的大法弟子家属(因受恶人指使)的毒打。

从看守所回来经常被当地乡政府派村支部人跟踪骚扰,还派陈树洲经常到家蹲坑。

五、邹桂芬,女,六十七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万隆村大法弟子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邹桂芬去省政府为法轮功上访,上午十点多钟,被警察连推带拽弄上车,送到双城市第三中学,关押在楼上。下午,恶人对她们进行强迫洗脑,然后又送到双城市公安局强行照相。之后由万隆派出所的潘洪伟和郭大象开车送回家,并非法勒索了车费。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五,就要过大年了,派出所的潘洪伟和郭大象把邹桂芬绑架到乡政府,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关押到二楼的一个小屋里,逼迫她们骂大法。乡政府的张国华狠狠地连打邹桂芬的嘴巴。腊月二十八,乡政府书记陆明久对她进行邪恶的“转化”,并说交三千元钱,可暂时回家,到正月初五再来“转化”,如不交,就不让回去,还说要把她送到大沙漠去。邹桂芬的老伴及家人都非常害怕,在恐惧、焦虑中,她老伴在路上摔成脑震荡。乡政府勉强同意邹桂芬到医院护理她老伴三天。三天后,乡政府的兰红军又把她绑架到乡政府进行洗脑迫害。

二十八天后,逼家人上交房照作抵押,家人托人作担保人,勒索二百二十四元,才让回家。

那些日子,原本健康的邹桂芬被迫害得面黄肌瘦,吃的是乡政府故意做生的包米面窝头,根本无法下咽。睡水泥地,没有被褥,她又腹泻、腿又抽筋,直到现在还不敢吃苹果类水果和稍硬一点的食物。

六、王金成, 七十七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保国村石仁屯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左右去北京上访,被半路截回,送到哈尔滨公安七处,迫害三天三夜后,由当地派出所的潘洪伟和乡长张君国劫持送回家,整天派人看着。农历腊月十六,乡政府的人说乡领导找谈话,被骗到乡政府,关押在乡政府。还强迫骂师父,骂大法,结果谁都不肯骂。在东北零下三十六-三十七度下,赶到外边冻了近三小时,不准戴头巾、不准穿棉衣。张君国要把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挖雪坑埋上。直到过年那天才放回。后又派人到家把大法书籍全抢走。王金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七、胡秀荣,女,五十六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保国村苏家屯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农历腊月二十五,由乡政法书记张君国、周平凡、派出所郭大象、小夏、任希庆等来绑架未成。结果晚上。由这几人在加上兰红军等七、八个人骗至乡政府。在乡政府呆二十八天。每顿不到二两的小窝头。不准上厕所,每天竟按十元计算,勒索二百八十元。还不准见亲人,并让骂师父,不骂就劳教。

又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绑架至双城第二看守所蹲了五十三天,每天不断提审骚扰,当时,她不到十岁的孩子在家有病无人照料。

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四 、五 ,由派出所的郭大象、看屋的车三号经常来家蹲坑,骚扰。此后当地大队经常派陈树海到家看管、骚扰,失去人身自由。大队还派徐淑珍到各炼功人家恐吓骚扰。

八、法轮功学员赵祥吉,男,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广宁村大法弟子

赵祥吉是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闻媒体宣传造假的手段污蔑法轮功,公安开始抓人了,打人、罚款、酷刑,劳教等等。江泽民还扬言,要把法轮功三个月就“消灭”,并下达了对炼功人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问身源,直接火化的违法指令。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赵祥吉来到省政府门前和平请愿,请求政府给他们一个公道,可是被连拥带打推上车,拉到体育场,最后放回,接着村长赵庆水和派出所的人到他家让他交书,写“保证”。

二零零零年腊月,他和妻子被关在乡政府二楼上,威逼他们写保证书,上访,不炼功。他不配合,乡干部和乡长兰红军对他大打出手,打得他口鼻出血。过两天妻子被送双城拘留所。赵祥吉被他的邻居(共三家)用房照、土地、奶牛担保,才把他放回。到家看到十岁和八岁的两个孩子手脚都冻得起了泡,他的心如刀绞般难受,两个要临产的奶牛不长时间也死了。一个多月后,妻子被从双城拘留所转到万隆乡政府继续关押,先后两次罚了一千多元钱。

九、陈树多,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广宁村大法弟子

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陈树多打仗、骂人,见利就得。修炼法轮功后,陈树多做好人,不打仗、不骂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省政府要人,被强行推送到双城。回来后,村长赵庆水和派出所人逼迫写保证不让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腊月十六,派出所任喜庆、郭大象将陈树多骗到万隆乡政府后不让回家,关在乡政府二楼。睡水泥地,关十天。吃生苞米面窝窝头。迫签保证不让炼功。强迫骂师父,骂大法。如果不骂,他们就打她,每天给她吃窝头,没油的菜汤,第二天,在零下三十五度的低温下,乡政府书记陆明久让他在门外站了近三个小多小时(没穿棉衣)。还有一个七十多岁老太,过年的前两天把她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罚款七百多元。被乡政府接回,不让回家,在那干活,吃剩饭,一个月后,罚款三百多元。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被韩甸乡干部孙继华,韩甸派出所的于占军等人抓走。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十七天放回,公安局要九百元,没给。九九年九月公安局长张国富带人到家搜书,强行抢走大法书,还要把她带走,桌子上四百元钱被抢走。

十、陈福恩,男,七十三岁,黑龙江省双城市万隆乡保国村苏家屯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农历腊月二十五,政法书记张国君、周平凡、派出所郭大象、小夏(夏仲伟)、任希庆等来绑架陈福恩未成。结果晚上,由这几人外加兰洪军七八个人将陈福恩骗至乡政府在乡政府二十八天。每天两顿饭,每顿一个小窝头。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不准见亲人。每天竟按十元计算,勒索二百八十元。并让骂师父、骂大法,写保证。不骂,就威胁送劳教。

回到家后,当地大队经常派陈树洲到陈树多家监视、骚扰、蹲坑。

相关责任人:
万龙乡政府:陆明久 兰洪军 张国华
万龙乡派出所:潘洪伟 郭大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