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走出自己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一岁,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五日得法。只读了几年书的我,性格又极内向,得法前我什么也不懂: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有病,有苦,有难;有的人当大官,发大财,有的人吃穿都费劲,还要受气。迷在常人中的我只知道自己眼前那点事情,我就是在这个框框里爬行的人。几次提笔想写出大法的神奇,师父洪大慈悲的救度,都因不会写而放下笔。但我深知,心中有大法什么都能,于是决定写写自己对全面否定所谓“病业”的一点肤浅的感悟与同修切磋。

学好法 修去依赖心

人在千万年的六道轮回中,养成了很多的观念和千变万化的人心,有的隐藏很深,自己觉察不到。我就讲一讲自己是如何去掉依赖心的。

我们的学法小组共七人,带领我们学法的那位大姐(以下我就称A同修)又组织我们学法,还是这屋里做真相资料的主人。她很忙,又给大家做资料,还参加好几个学法小组,肯帮助别人,修炼精進,法理悟的好,经常告诉我们怎样学好法,怎样用正念救人。我从心里佩服她,因此在心的深处有一念:不离开她。

有一天,一位协调人告诉A同修,家是资料点不宜和学法小组混在一起。A同修帮助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每个人都找到了另外的学法小组,而我参加了A同修的另一个学法小组,我很高兴又能和A同修在一起。但我只学了五六次,房东同修提出学法的人太多,我最担心和A同修分开,因为我是后来的,就应该离开。同修考虑安全没有错。走的决心下了,但不愿走的心没变。

回家几天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更主要是学法心不静。老伴看见了,问我原因(他对我学法修炼非常支持,因为他亲眼见证了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当他知道我为此事而情绪不好,笑着说,今天我要是不让你学法修炼你不高兴还行,就一个学法小组还用得着你失魂落魄那个样子,在家学不一样吗?不都是学的师父的法吗?还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我想老伴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师父用他的嘴点化我吗?

我开始把钻牛角尖的心转回向内找,就这一件事,暴露出了我很多人心:依赖心,欢喜心,崇拜心,怕心。为私为我的心多重啊,你能把这执著带到天国世界吗?深知道我在学人,跟着人走。A同修是因为法学的好,做事想别人,而我想自己,我把同修当成了榜样依赖,藏在心里很深的执著找到了,心中亮堂了,再也不给A同修增添麻烦了,下决心要以法为师,学好法,走出自己修炼的路,做好三件事。

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我在得法前被十多种疾病缠身,心脏病严重的说晕过去就晕过去了,坐骨神经痛使我不能下地走路,胃下垂,胆囊炎导致不能吃饭,最闹心的是肝病,因为传染,长期住医院,成天和死神打交道,越治越厉害,最后到了无药可治的肝硬化腹水。家人为我这些病吃了不少的苦,到处领我求神拜佛,寻医问药,可根本不起作用。为治病我练过假气功,就是那个黄鼠狼拜月亮的那个动作;我曾经找过“大仙”看,听他愚弄,在一块红布上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让我拿回家好好供着,病就好,我家人照办,结果我的病不但没好,我觉的我身上也有这个东西,自己知道一点希望没有了。

就在我生命无望时,我娘家的一个表妹,坐船飘洋过海送来福音。她对我说:“大姐,你修炼法轮大法吧,只要你坚信师父,坚定大法,就显奇效。连癌症病人都好了,太神奇了。”她从包里拿出一本《转法轮》。当我接过这本书,打开第一页,就看到慈悲的师父在看着我笑,笑的那么亲切、祥和。我脱口叫了一声:“师父您好!”就在这同时我感到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身体马上感到非常轻松舒适。

我文化水平低,不会写不会看,可是伟大的师父不嫌弃我,把超常的法理传给我,还把我身上的附体拿掉,身体给我净化了,又把家中的环境也清理了。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坚定正念 没有过不去的关

在十多年的修炼中,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无论遇到什么事,坚定正念。记的有一次突然感觉胃特别不舒服,又拉又吐,转氨酶和黄疸急剧上升,胃疼的抬不起身,就想躺着舒服。这时我脑中马上想:我是神,不是人,难受点不是好事吗?师父的话响耳边:“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你一躺不就是承认它了,不在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很快就好了。

还有一次是零八年的冬季,我要出门贴不干胶。因为是晚上,我从三楼下到一楼时,一脚下去三个台阶,一跤坐在那里,就听脚脖子喀嚓一声,痛的爬不起来。当时就一念,没事,我是炼功人。结果真起来了,就想上楼回去吧。又一想,你出来干什么,不能回去。就一瘸一拐走出大门。忍着疼痛,我就念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贴完三张不干胶回来,很吃力上楼,晚上一宿痛的不能入睡。第二天早上一看肿成一个大馒头,痛的钻心。我知道是骨折了。家人非要我到医院打石膏,我坚决不去。对上医院、吃药、治病,从修炼开始在我的记忆中早已抹掉了,根本不想。做不到那是超常的人吗?坚定一念,我能走,要下地。但又坐在地上。就这样起来坐下,再起来,最后好了。家人个个佩服我。第三天我就能下楼了。什么都在一念中。

还有一次是今年七月二十一日那一天,我有种尿频、尿急、尿痛的感觉,几分钟上一次厕所,我没有在意。结果一天比一天重,到第三天,排尿疼的不敢上厕所,连想都不敢想,排尿的想法一出,就象要把我的五脏六腑全拽出来,这时连动也不敢动,浑身打冷战,两手紧握拳头站着,那个滋味无法言表,内脏拽一下出一身的汗,尿排在裤子里。但我脑子很清醒,心中就是一念:我是修法轮大法的神,我有师父,只有师父考验我,其它什么谁也不配,更不准你对我進行这种掏心挠肝的考验。神念一出显奇迹,人念出来是危险加痛苦。二十多天后我痊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