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好了,是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我是二零零六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大法弟子。说起学大法的事,我早在大法洪传的时候就听说过,但很少问津。到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更是不再提起,偶尔有朋友过来和我说起大法的美好,我也是说:“好,你就在家自己偷着学,别老出来说,小心点。”

一晃几年光景过去了。我被病魔缠的度日如年,饱受着种种疾苦。我在三岁的时候就得了头痛的病,医生说是出汗受风所致。它伴随着我三十多年,我的头很少有清亮的感觉,整日昏昏沉沉的。到了二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出现心脑供血不足,记忆力减退,心脏二尖瓣封闭不严,经常出现偷停,怕响声。谁咳嗽一声或有开门声,都会导致我心跳加速,睡眠很差。

我的工作环境也很差,眼睛经常出现结膜炎,有时结膜脱落很痛苦。我还有鼻炎,左耳听力不强,接听电话总是用右耳。左半侧肢体麻木,手脚有痛风,有膝关节炎,总是怕凉气。胆囊、胰腺都不正常。左肾囊积水。肠功能紊乱,大小便不顺畅,排气都很困难,身体经常出现气胀、水肿,严重的时候面部鼻子和脸肿成一样平,更别提身体上的肿胀程度。两只脚面上象扣上了两个大馒头。

我经常吃药,好了又犯,犯了又好。总是不能根治,我的包里从来不离药。今天吃管心脑的,明天吃管肾脏的,过几天再吃管排气排便的。总是吃了这个吃那个,总有吃不完的感觉。我的情绪极其低落,一个人从头顶到脚后跟几乎没有一处是好地方,这种状况简直令我生不如死,大有永无出头之日的感觉。

时至阳春三月春风和煦的一天,一位大法弟子到我这里来,看到我满面愁容,非常难过的样子。问:“怎么了这是?”我说:“我的胃好疼!”她说:“你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看着她没有做声,片刻,疼痛缓解了不少。

这会儿她正要走,我心里产生一个念头,追出门外说:“你能让某某给我借本大法书看么?”她答应了。几天后另一位大法弟子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如获至宝,很认真的看。自从出了学校的门我从没有完整的看过一张报纸,因为我一看书报就头晕眼痛,所以很少看刊物。可是这一次却很例外。当我看过一讲,读了这么多的页数,我竟然没有感觉到头晕眼痛。我晃晃头,揉揉眼,反倒感觉挺舒服。我觉得很奇怪,继续往下看。

当看到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后,这一讲也就看了一半。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刚有点睡着,脑袋里突然象被白炽灯照射一样,整个头都是通亮的。我被吓的呼一下坐起来,大叫:“不得了!不得了!吓死我了!”在一旁看电视的丈夫急问:“怎么了?!”我说:“我的脑袋里通亮的吓死我了!”我稳定了一会,忙给那位大法弟子打电话问明原因(当时没有修口意识),同修在电话里没说什么。过两天来了,跟我说:“这是好事儿,你继续看书吧!出现的一切状态都是好事!”我似懂非懂,没有做声,可是却停了两三天不敢看书。后来继续往下看,当我把《转法轮》看过一遍后,我开始出现消业症状,浑身疼痛发冷,站起来都很困难。这种现象持续了一个下午。在这时正巧同修来看我。同修说:“这是好事,给你消业哪!继续看书!”

就这样我看一遍《转法轮》身体就消一次业。时轻时重,反反复复。我也就越来越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了。自此再没吃过一粒药。我的身体越来越轻松,我从前的病态也消失了。我的手脚可以沾凉水了,我的气胀水肿都消失了。我还记的给我身体肠胃排气时的感觉,就象自行车的内胎撒气一样,整天整宿的排,几天后身体排气的感觉没有了,从此不再腹胀了。我的身体好了,是师父是大法救了我!

我通过不断的学法对大法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当然这也离不开身边同修对我的帮助。我一定去掉一切执着,坚定正念,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