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法系统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简述(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接前文)

八、私设监狱-“洗脑班”

除了用司法程序走过场,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和用非法的劳教制度关押法轮功学员之外,政法委和610还私设监狱,名为“学习班”,俗称“洗脑班”,不仅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连违法的劳教手续都没有,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关押在某个(秘密)地方,妄图“转化”他们。不转化就直接送劳教,也有的被非法判刑。


中共私设监狱示意图

绑架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的途径

绑架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有多种途径,例如:

1、在党委、政法委的授意下,“610”定好名单后,一般由公安局的国保带领派出所警察或其他人员绑架在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关押在秘密地点,用欺骗、伪善、强制等等让他们放弃信仰(所谓的转化);而且很多“洗脑班”挂着“法制学校”或“法制培训中心”的牌子!610还到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要钱、要人配合转化。

2、有的法轮功学员本已经在劳教所、监狱中冤狱期满,又被劫持到“洗脑班”里继续残酷迫害。

3、在街上临时绑架来的学员,秘密送到洗脑班。

“洗脑班”有长期的,有临时的

“洗脑班”是政法委、610在背后操控的,可以是长期的,也可以是临时的。为了避人耳目,“洗脑班”的地点各式各样,一般不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之内,而且多数都是秘密的。

例如,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位于抚顺大伙房水库旁边的两座楼房里,整个房子被树林掩盖着,一般人都会认为这是旅游度假休闲的地方,甚至当地百姓也很少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用的,对外校名“抚顺法制学校”(所谓的关爱学校),实际是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通过强制、欺骗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私设监狱。

罗台山庄洗脑班是长期性的,从2003年初开班,每月一期,(除冬天12月、1-3月外),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至少迫害了1000人以上。幕后指使者是辽宁省政法委、“610”办公室和抚顺市政法委、610办公室。洗脑班里的头目叫吴伟,男,五十多岁,原抚顺市教养院警察,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命。零三年罗台山庄洗脑班开班时,抚顺市政法委、“610”就把其调到洗脑班担任洗脑班头头。

湖北省武汉市是迫害法轮功严重的地区之一,市区内设有若干“洗脑班”。例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位于江汉区华南果品批发市场前几百米处,中铁物流院内,中铁物流的大门正对着红旗公寓小区。该“洗脑班”是个长期性的,很阴毒,除了谩骂、侮辱、不让人睡觉、限制自由等等外,还对一些法轮功学员饭中下不明药物。这些被下不明药物的学员之后身体浮肿虚胖,精神恍惚,反应迟钝,就象变了一个人。另外,武汉市武昌区有杨园洗脑班,武汉市江岸区有谌家矶洗脑班,等等。

还有一些象是临时性的。例如,2010年8月,安徽省合肥市警察在黄山路与宿松路交叉口的“青苹果快捷宾馆”举办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些学员(其中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王姓教授夫妻等等);吉林省东辽县政法委、公安局等部门把一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逼他们签所谓“五书”,洗脑班地点在白泉实验中学。

全国到底有多少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学习班”、“法制学校”,外界还不得而知。

“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致阶段

在这些比监狱还黑的秘密黑窝里,为了强迫学员不炼法轮功,政法委、610不择手段。以上面提到的辽宁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为例,“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大致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利用伪善迷惑法轮功学员。首先吹嘘罗台山庄洗脑班吃的好住的好,卫生条件好,不打人,不骂人,相互关心犹如亲人一样,有人陪吃、陪住、陪学习等等鬼话,以此来迷惑初来乍到的法轮功学员,达到稳定情绪。

第二个阶段是以邪说来扰乱法轮功学员的认识。利用各种洗脑和一帮不修炼的人不分昼夜的围攻法轮功学员,故意断章取义、歪曲法轮大法法理。同时又弄来一帮子所谓“专家、学者”从所谓的法律、宗教、心理学、党史等方面直接或间接地影射、污蔑、诽谤大法,并强迫所有人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以达到其“转化”目的。

第三阶段是凶狠、残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上述方法没有达到目的后,吴伟(洗脑班的头头)立即撕下伪善的面纱,露出凶狠、残暴的嘴脸。方法有三:一是威胁、利诱。利用失去工作,失去亲人等手段来动摇法轮功学员对大法的正信。二是采取车轮战,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不写“三书”就不让睡觉。三是攻心战。上述的方法不行后,吴伟就亲自出马,一副阴森、恐怖、不可一世的变态嘴脸,疯狂的谩骂无情的批斗,最后歇斯底里的恐吓“不转化就判刑、继续劳教、关押”等等。

例一:兰州龚家湾洗脑班

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位于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开办,是一个践踏法律的场所,逐渐成为甘肃省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下称“龚家湾洗脑班”),采取各种卑劣手段、残暴行径残酷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妄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真、善、忍”。这些年来迫害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多人,其中兰州豫剧团演员刘植芳(女,48岁)、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男,65岁)在龚家湾洗脑班被迫害致死。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箭头指的二层楼)
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箭头指的二层楼)

杜文慧,女,四十多岁,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五星坪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她体弱多病,性格孤僻,很少与人来往。通过学炼法轮功,性格开朗了很多,各种顽疾不翼而飞。杜文慧于二零零一年被兰州七里河区“六一零”伙同上西园街道、政法委、上西园派出所等一道以问话为借口,强行非法劫持到兰州韩家河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当时她一对双胞胎儿女才八个月大。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兰州七里河西园派出所副所长魏东、七里河区政法委、“六一零”、七里河西园街道等数人,从安宁区新兰路口将杜文慧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早九点,杜文慧的丈夫领着幼小的孩子,再次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探视妻子时,警察杨文泰不让见,气急败坏地赶家人走,说:“东西放下,往外走。”杜文慧的丈夫非常担心妻子的安危,坚决要见人,说:“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要见!”恶警杨文泰大吼大叫,但只好让两个陪员把杜文慧扶着出来,杜文慧看上去非常虚弱,对家人说:“他们要我写‘三书’,我不写,他们就把我关小号,但我不会写的。”

家人先后去了七里河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七里河西园街道等处要人,他们互相推诿,就是不放人,七里河区“六一零”头目张安庆竟说:“我们没判她刑就够好的了,如果判她几年你上哪要人。”家人问他:“那你们以什么来作为判刑的依据?”他竟说:“对法轮功没有依据,想判就判,是上面的意思。”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杜文慧的家人又被迫停下花店的生意,去兰州市“六一零”办公室找范兰琴,范兰琴仍推辞,并说:“上面有文件,必须写(三书)才能出来。”杜文慧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她十岁的儿女,有一顿没一顿,经常吃着方便面,苦苦地期盼着母亲能早日回家。

2010年9月,没有任何合法手续被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两年多的杜文慧才回到家中。

龚家湾洗脑班里的野蛮灌食(真人演示图)
龚家湾洗脑班里的野蛮灌食(真人演示图)

例二、成都新津洗脑班

在四川省成都市,已知的洗脑班有:新津洗脑班、金牛洗脑班、武侯金花洗脑班、成华洗脑班。其中,位于新津县蔡湾的对外挂牌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新津洗脑班,是最臭名昭著的一个。这座黑监狱位于成都市南边的新津县花桥镇,由四川省“610”与成都市“610”联办。由一空军某研究所改建而成,后又在四川省、成都市领导特别是李春城的直接指使下,将一墙之隔的原来的新津戒毒所、猫管所(关押卖淫嫖娼犯)一并划给了新津蔡湾洗脑班。

新津洗脑班直接接受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中央610的指挥。它非法关押迫害全省各监狱、劳教所刑满而未妥协(即所谓的不“转化”)、各市县没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其迫害手段包括,绑架、编造诽谤谎言、伪善欺骗、软硬 兼施、肉体折磨、猛烈精神刺激、注射破坏神经中枢药物、饭菜、开水里放破坏性药物、野蛮灌食、敲诈勒索、骚扰、威胁、恐吓,等等流氓、下三烂黑帮手段,致使法轮功学员疯、残、病、痴呆、死亡。新津洗脑班还向四川省各监狱、劳教所输出洗脑手段。

新津洗脑班最邪恶的迫害手段之一是用药物破坏人的中枢神经。洗脑班先在饮水、饭菜中下药,甚至把药注射到水果里面,法轮功学员食用那些下药的食物后,半个小时,就会有药性反应,主要症状有:头发胀发昏、眼睛肿胀、眼球往外突出、困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觉得没睡够,无精打采)、呼吸困难、心脏绞痛,情绪异常烦躁、易怒。由此导致全身出现各种病状,突发各种疾病。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然后洗脑班说给法轮功学员“治病”,由几个彪形大汉,拖的拖,拉的拉,强制往血管里输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药物是由一个叫周芹的医生(新津花桥镇医院医生)与一个新津中医院退休的、家住新津县卫生局的姓张的医生配制并强行输液,后又有其他医务人员及恶人做此事行恶。凡是被输入这种药物的人,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随时精神都会突然分裂,分分秒秒都处于极度恐惧紧张和严重幻视幻听之中。受过这种迫害被放出的法轮功学员精神、神经、心胃受到毒药的严重损害而落下严重后遗症,如:失忆、呆滞、惊恐、紧张、心慌难受、胃痉挛等中毒症状。

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谢德清,家住成都市清江东路188号。2009年4月29日上午11点,他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附近被成勘院、科研所派出保卫处方国富等人员配合府南街道办事处、府南派出所绑架,当时法院在非法庭审重庆法轮功学员陈昌元。同时被绑架的还有谢德清的妻子余勤芳。

谢德清被劫持到所谓“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的短短二十多天中,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所谓的“监管人员”殷得财、包小牧、王洪强等采用了外界百姓难以知晓的毒药、毒水及下毒方式,将谢德清迫害到如此严重状况,又欲推脱杀人害命的罪责,于5月23日晚上又让成勘院保卫处方国富等人将谢德清从洗脑班拉回,扔到家里。


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


谢德清被迫害的心中绞痛难忍,满脸痛苦。

在随后的四天时间内,谢德清老人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稍微清醒时又因心绞痛难忍,满脸痛苦,在床上艰难的想转动身体。5月27日晚上10点15分左右,饱受折磨的谢德清含冤去世。终年69岁。

2008年6月被新津蔡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双流县67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晓文,则是胃被毒药严重损坏、痉挛吐血而死;2008年5月5日被新津蔡湾洗脑班迫害致死的双流县70岁法轮功学员邓淑芬则是神经、心脏被毒药严重损坏而致死。

很多从新津洗脑班受迫害后出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落下轻重程度不同的中毒后遗症,有的几年后这种症状还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