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碧林老人又被绑架到武汉市谌家矶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湖北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吴碧林再次在家中遭武汉市公安人员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里,她累计有十三次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

吴碧林,出生于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二日,现年六十二岁,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劳动街居民,原武汉市物资局审计处干部,于一九九六年退休。她在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

据知情人表示,这次绑架事件起因于吴碧林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陪同法轮功学员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到江岸区法院为李市红冤案递交控告状,当局对吴碧林以现场见证人的身份陪同当事人家属到江岸区法院,控告武汉市江岸区公安执法人员非法抄家抓捕李市红一事,极为恼火,并因其对吴碧林的迫害事实在国际上曝光并受到正义谴责而一直图谋对吴碧林进行报复,这也是吴碧林为此事第三次遭当局报复迫害。

一、目睹法轮功学员李市红被绑架 吴碧林第一次被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五时,吴碧林去法轮功学员李市红家,正好碰到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丹水池街派出所在李市红家里非法抓人抄家,吴碧林也被不法恶警非法扣留,并于当晚送往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在谌家矶冶炼厂一个废弃的两层楼里,紧靠着江边,四周几乎没有住家,黑窝的围墙有二米多高,上面还有约一米高的铁丝网),为抑制迫害,吴碧林进行了绝食抗议,绝食第二天,在澡堂洗涤时休克而倒地,后脑勺被摔破,送到一六一医院缝针,第四天才让回家。

武汉谌家矶洗脑班
武汉谌家矶洗脑班

二、作为见证人陪同李市红的母亲申诉冤情 第二次被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上午,吴碧林陪同法轮功学员李市红的母亲宋文绣,到江岸区法院找到刑庭的法官吴珊榕和叶丽,申诉李市红的冤情。此前江岸区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非法庭审李市红案子。对李市红起诉抓捕中,存在多点违法事实:江岸区公安分局是将宋文秀绑架后,并从其口袋里抢走其家大门钥匙,在既没有办理搜查证,也没有当事人在场的情况下,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抓人;起诉书中,有多点不符合事实之处,公安伪造证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继明、万保珠(女)等在违法抄家过程中,致使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丢失,家人到派出所多次报案,至今丹水池派出所不立案。吴碧林作为非法抄家抓人现场的见证人,陪同家属向办案法官递交了一封控告状,就是希望当面澄清这些事实。不曾想,不法法官吴珊榕公然打击报复控告人,找来江岸区“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江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人,并让后湖派出所警察把吴碧林、宋文绣强行抓走,送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关押。吴碧林坚决抑制迫害,在关押二十多天身体状况出现危险时,当局怕承担责任,才将其放回。

三、湖北及武汉市“六一零”再次绑架吴碧林到谌家矶洗脑班

随后,明慧网上曝光了不法法官吴珊榕的罪行,迫害法轮功国际追查组织对吴珊榕进行了立案追查。湖北省及武汉市“六一零”对此颇为恼怒,于是策划并实施了对吴碧林的绑架和强制洗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在吴碧林身体状况刚刚恢复好转,武汉市公安局人员到吴碧林家将其绑架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关押,并非法抄家,想罗织罪名,利用抄家栽赃陷害吴碧林。

吴碧林这次遭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长达七个月之久,在洗脑班里,江岸区“六一零”头目胡绍斌亲自坐镇,从精神和肉体上疯狂的折磨吴碧林。他看“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了吴碧林,就采取卑鄙下流的手段折磨她。把吴碧林弄到乒乓球室里,将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放在椅子上,逼吴碧林坐在照片上。吴碧林不坐,胡绍斌指使司机兼打手张剑和保安江明亮,要把吴碧林往椅上抱。吴碧林被逼的一头撞在乒乓球台上,胡绍斌看没有达到目的,自己就一屁股坐在照片上。

事后,江岸邪党区委书记黄卫国到洗脑班来,企图“转化”吴碧林,吴碧林揭露了胡绍斌上述的卑劣行径,可黄卫国不理会,导致胡绍斌更加为所欲为,又搞了第二次、第三次这种丑剧,一次比一次厉害。胡绍斌还威胁吴碧林说不“转化”就要判刑。二零一零年八月,江岸区检察院来到洗脑班图谋对吴碧林进行非法起诉,吴碧林为了抵制非法迫害,进行绝食抗议,恶人们把吴碧林绑在椅子上野蛮灌食,给其身体造成极大伤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得知亲人遭到残酷迫害后,吴碧林的家人依法向检察院提出控告胡绍斌非法关押、折磨迫害吴碧林。江岸区检察院收到控告信,却派员到洗脑班与胡绍斌进行密谈,随后检察院找个理由不予受理。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吴碧林被迫害致身体状况再次出现危险时,当局才将吴碧林以取保候审的方式放回。

四、近期再遭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距离吴碧林回到家还不足两个月的时间,身体状况还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就又在家中遭武汉市公安人员绑架后再次非法关押在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据悉,在回到家这段不长的时间,吴碧林就一直遭到社区人员的监视,而且这次绑架后,当局密谋再次在洗脑班对吴碧林进行非法起诉,鉴于上次江岸区检察院对吴碧林的迫害未达到目的,此次打着异地审理的名义,由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来实施非法起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