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延勤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安达市八一牧场的法轮功学员盛延勤,在绥化劳教所遭受一年(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一年初)的迫害,被摧残的严重便血、全身浮肿,并多次出现昏迷,生命危在旦夕。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强迫家人接回。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盛延勤在向民众发放法轮功遭中共迫害的真相时,被中共邪党谎言欺骗的世人构陷,遭当地不法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期间,盛延勤用绝食来抵制这种无理的迫害,被恶警指使的在押人员用铁器撬开嘴后野蛮灌食。在盛延勤拒签劳教决定书的情况下,被非法送往绥化劳教所迫害两年。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一)肆意殴打

在绥化劳教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盛延勤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拒绝写邪党人员污蔑大法的“三书”,被多次的摧残迫害。

在中共践踏人权的黑窝里,法轮功学员们经常受到迫害,拳脚相加已成为家常便饭。一次盛延勤尿急要上厕所,被当班恶警李喜春刁难,强迫他背一遍侮辱人格的报告词,被盛拒绝。李喜春大怒,抓起一喝水杯子撇向距他两米远的盛延勤,随后蹿上前去用力狠踹一脚、猛打一拳。盛延勤失去平衡,头朝下摔在地上,当场头被磕出两个深口子,鲜血直流。在盛延勤与恶警理论的过程中,血沁湿了衣服、流了一地。被恶警无理的迫害,一上午的时间盛延勤的伤口都流血不止。

在中共的劳教所、不放弃信仰就意味着被严重的摧残迫害,盛延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在遭受迫害的同时都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被暴打或关小号。

恶警多次唆使纵容牢头行恶,对法轮功学员任意辱骂、毒打。恶警刁雪松曾扬言:“只要不打死,有事我替你们扛着。”在这些恶警的指使下,恶犯们随便打骂法轮功学员,敲诈、勒卡,为所欲为,有时兽性大发、猖狂至极。他们的衣物逼法轮功学员洗、生活上逼法轮功学员伺候。每天的奴役性劳动回牢房后,他们可以自由活动,而法轮功学员则被体罚坐小凳,而且要坐正、坐齐、坐直,互相之间不许说话,直至晚九时。

恶犯们对盛延勤多次丧心病狂的殴打施暴,他被打的头上起包,腰疼的干不了活、出不了工。随着头的疼痛腰也连着剧痛,盛延勤开始便血,且越来越重,几乎是放流的窜出来。在他全身发冷虚弱无力、一动就感到要休克的情况下,恶警们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命令他不许躺着,要求他“码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一次外面下雪,当班恶警毫无人性的让盛延勤到屋外去,即使干不了活也不能在屋里坐着、也得在外面陪着站着。由于他的身体状况极差,一遇冷风脸色苍白的呼吸困难,身体难以支撑,强挺着坚持一小时后,就眼冒金星昏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大小便都便在了裤子里。

在持续便血的四十多天里,盛延勤的身体每况愈下、全身浮肿,几乎是稍冷一点就呼吸困难的拔气、说不出话来,人就不行摔那了。

(二)执法犯法

在这期间,和盛延勤相依为命的八十岁高龄的老父亲听到好心人的捎信,心急如焚,时刻担心儿子的安危,于次日早步履蹒跚的一路颠簸去绥化劳教所探望儿子。

当老人看到昔日健康的儿子被折磨的虚弱无力、全身浮肿行动缓慢时,忧心忡忡的找到劳教所领导要求给儿子办保外,被劳教所拒绝。一恶警满不在乎的说:“现在还没到时候”(意思就是病情还不够严重)。老人一听急了,反问道;“病到什么样子算到时候?等到病危才算到时候吗?”恶警理屈词穷,无话可说,耍出一副无赖的嘴脸。老人陷入极度的担忧、悲愤与无助之中。

无奈盛父又心急如焚的返回当地,找到公安局法制科的干警梦凡清(音),硬着头皮去说好话……希望他能帮助儿子办理“保外”手续。梦凡清轻狂的告诉老人,“上绥化你儿子没签字,没有手续,你儿子不签字,我们照样送走,这得看你儿子在那的表现。”

在这次对盛延勤的迫害中,先源乡派出所的片警石伟拿出几年来惯用的诬陷、造假手段,给盛延勤拼凑、编造了一系列事实、证据,再把他以前因上访遭非法关押的档案记录调出来当作“前科”。这样一来,一个属于个人信仰并被无辜多次迫害的“案例”反倒被罗织成了“大案”。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破绽百出违背宪法的伪案,市公安局法制科相关人员却不做任何调查、核实,当即批准强制劳教两年;在违背法规、在押人员拒绝在他们捏造的供词上签字、拒签非法劳教决定书的情况下,执法犯法。把一个信仰“真善忍”道德高尚的好人,强行送往劳教所蹲冤狱两年,还拒绝向家人解释强定劳教的理由、拒绝向家人提供必须的法律手续。

在盛父从绥化返回安达的一周后,接到了劳教所打来的电话,希望他马上去劳教所接儿子。此时老人心里明白,儿子身体的状况一定是不行了,不到最后他们是不会轻易放他回家的,老人的心不由抽得紧紧的、不敢想下去。

八十岁的老人焦虑不安的几经颠簸又一次赶到绥化见到了劳教所的领导,他们告诉老人,“你儿子有病了,是胃出血、便血。我们给他办保外,你签字就行了。”老人没答应,要求见儿子。最后他们让老人住了一个他们指定的旅店,有事便于联系!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盛延勤已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全身发冷呼吸困难,随时随地都要进入休克的状态。晚上六点多,盛延勤被两个人抬出牢房,赶往医院救治。劳教所一个队长告诉盛延勤“你要挺住、领你上医院……”意思是给你办保外。

当盛延勤的老父亲刚办理完住店手续,劳教所来人了,往返劳顿的老人又被他们带到了医院。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全身浮肿、奄奄一息的面无血色,老人心如刀绞。此时医院里已经提前来了很多人,有劳教所的、法院的、还有检察院的共十多人。其中劳教所的白科长和其他人员为了推卸责任、软硬兼施的非让老人在“保外”书上签字,把人接回去。老人急怒攻心,就是不答应,并告诉他们:“我儿子来的时候是健康人,现在你们给他整的奄奄一息了,把他迫害成这样才放人,你们想脱离干系了,我怎么办?我不答应。”他们强硬的告诉老人,“到明天就出院了,你不回去不行。”老人和他们据理力争。此时,法院和检察院的人不耐烦了,蛮横强硬的告诉老人,“必须签字,把人接走。”

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一群恶人迫不及待的逼迫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向他们违心的妥协签字、以逃脱罪责,真是天理难容啊!老人身心疲惫、眼含泪水,仰天长叹!最后白科长给安达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告诉他们把人接回去。

(三)多次迫害 妻离子散

盛延勤现年四十二岁,是亲友、邻里公认的奉公守法、纯朴善良的好人。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盛彦勤两次被非法劳教五年,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他曾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盛延勤在铲地回家的路上被国保大队的刘英山、片警石伟等人员劫持。只因信仰“真、善、忍” 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恶人无辜的构陷,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绥化市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期间恶警为了使他放弃信仰,多次暴力殴打并实施酷刑迫害。全所上下从队长到干警没有没打过盛延勤的,恶警们经常对他拳打脚踢,打的他鼻口出血、脸肿的很高。他曾经被恶警上大挂、坐铁椅子。在冰冷的屋里、被扣在铁椅子上长达八天。

在多次遭受迫害关押、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使盛延勤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在恶警的多次骚扰,抄家、拘留、劳教、长期跟踪监视下,给家人精神上造成了极度的痛苦与恐慌。妻子在种种的压力下,不堪忍受这样的境遇与迫害,无奈之下离他而去,家中只剩下年迈的老父亲。

盛延勤被中共恶党迫害得妻离子散,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因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却遭到非人的迫害,就一而再、再而三的遭绑架,这是什么样的世道?在此,恳请国际国内仁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关注制止迫害。


先源乡电话:
书记室:0455-7224245
乡长室:0455-7222257
秘书室:0455-7222504 0455-7265007
安达政保科:0455-7224247
安达看守所: 0455-7883841
行政拘留所:0455-7333879
指导员:0455-7883768
先源派出所电话:04558163110
先源派出所所长:孙立平——13845981119
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电话:0455-8355907
邮政编码:152054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部份恶警电话:
范晓东(副大队长)13763755898
薛 波(副教导员)13199022588
李成春(中队长) 13846775599
李喜春(中队长) 13904851250
王晓斌(副中队长)13836499779
田之政(副中队长)0455-8888152
金庆富(副中队长)0455-655239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