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教师又一次被残酷迫害纪实(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道外区育民小学教师高科,今年58岁了,最近又一次被绑架,遭受残酷迫害。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高老师遭到中共当局十次绑架、四次非法劳教、九次非法抄家,还遭受了各种酷刑(电棍、铁椅子、冷水浇、推掰撅、拳打脚踢、烟头烫、扇嘴巴、刮疥等)数以百次的残酷迫害。牙被打掉、肋骨被踢折、脸被打八十多个嘴巴,脸被打成紫黑色像半个黑西瓜、暴力灌食被灌的胃出血。

高科
高科

高老师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原来患的胆结石、腰椎间盘突出等八种疾病不治而愈,十四年没生过病,家里没有了过去的争吵声,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得到领导及同事们的好评,学生也都知道高老师好。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来,高老师的身心受到中共当局各级人员的严重摧残,九死一生。高老师还被强制克扣工资数万元,并被市公安局敲诈现金三千元并抄走个人财产价值二千多元(包括五台影碟机等)被道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白振玉敲诈三千元,靖宇派出所扣除工资一千七百元。

下面高老师诉述他把这次被绑架遭到残酷迫害的经过: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半左右,我在道外南极街通往八区的街口处,讲真相救人时被道外南马派出所王珏等数名恶警绑架。我表示我无罪,他们不但不听反而强行把我塞到警车里。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膝盖压住我的头部,几个人同时压住我令我窒息,把我绑架到南马派出所。

在派出所,恶警强行把我绑在铁椅子上并铐上手铐、非法搜身我对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保命,很多警察都默默的认同。恶警王珏等于当晚十点多,把我绑架到哈尔滨市拘留所(鸭子圈)非法关押。我开始绝食绝水抵制迫害。

中共当局使用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当局使用的刑具:铁椅子

二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多,我在监号门前喊法轮大法好并讲真相,得到被关押人员和警察的认同。

一、恶警犯人联手迫害

二月二十一日九点多钟,拘留所副所长恶警刘义,把我叫到所长室,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还叫来在押人员强行把我的皮带抢走,并有意把我送入315监室。我继续喊“法轮大法好”,“退党团队保平安”。凶狠的犯人孙逊冲过来凶狠的抡拳打在我的左眼上,我大叫一声,眼前一片漆黑,我高喊打人了,孙逊继续重拳打我,并和几个犯人一起把我大腿提起来,头冲下窝我的脖子,几乎使我窒息,折磨了我二十多分钟。任凭我高喊打人了杀人了,也没有一个警察过来制止,因当时是副所长刘义当班,他不让警察过来制止。

当时我被迫害得眼睛周围是青紫色、眼睛红肿充血、鼻子流血、满脸是血,裤子被撕开半尺多长的三角口子。犯人孙逊害怕留下打人的证据,赶紧让另一犯人强行用抹布把我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并扬言:“即打你就不怕”,意思是有所长刘义撑腰。

二、恶警和狱医联手迫害

在我绝食的第三天,遭到恶警刘义和所里的医生(此人不知姓名,大约四十六、七岁,一米六七左右的身高)联手迫害。恶警刘义用帆布做的手铐把我的手铐住,并绑在腰部,命四、五个膀大腰圆的犯人强行给我用鼻饲灌食。灌了几次没灌进去,这个邪恶的医生用一根硬胶皮管子,有手指粗细,给我灌食。他先命犯人用铁的开口器强行撬开我的嘴,我的牙都被撬活动了并用硬胶皮管子强行插入我的咽喉部位,六、七个人有按头的、有按身体的(用膝盖和身体压住就已经令人窒息了。),再加上暴力灌食,使我几乎昏死过去。连续这样灌食四、五次,当时我真是觉得生不如死,真是生死一线,恶人没有灌进去,我却被灌的吐了大量的带很多血的痰。

酷刑演示:鼻饲灌食
酷刑演示:鼻饲灌食

绝食第四天,所长于志东和副所长刘义逼我吃饭,我说绝食是我的权利,我无罪应立即无条件释放,他们不但不听,还给我戴上帆布做的手铐和脚镣。

绝食第六天,恶警刘义可能是怕我上网曝光他的恶行,把我叫出监号并假惺惺的给我把手铐和脚镣拿下去。并问我:“给不给我上网了”。我当时看他还有改过的心,就说:“不给你上网”。可是他却变本加厉的迫害。绝食第九天(水米未进),刘义把我带到省第五医院,还有武警医院和公安医院等三个医院所谓“检查身体”,楼上楼下十几次,当时折腾的我已奄奄一息。

刘义等人故意拖延不放人,并把我的妻子孩子找去逼他们签字,目的是一旦出现人死亡,他们好嫁祸于家属,并说与道外国保联系需三天才放人。妻子孩子见我被打成那样,并生命垂危,就去道外国保要人,当天下午没人,第二天又去找道外国保说人已绝食十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道外国保才派人于三月一日下午把奄奄一息的我送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