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做真相资料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我常到甲同修家拿资料,拿到的资料很少不够用,当时环境压力很大,邪恶很猖獗,不时有同修被绑架。有一天我在甲同修家,透过门缝看到里面有个机器一连串出来精彩的周报和小册子,很漂亮。我高兴的问同修能不能進去,她们同意了。这样我進去看她们干着,随后我也跟着干起来。我指着机器问,这是什么,它叫啥?甲同修说这叫一体机,可以打印和复印。我心里想要是我会用这机器做资料该多好啊。同修看到我想做资料,要教我。我说我年岁那么大了,能行吗?同修看着我高兴的笑着说行,肯定行。

就这样我开始学做资料,复印很容易就学会了,可是电脑操作很让我犯愁,拿鼠标的手老是动,点不准,很费劲,几乎全身的力气都用在这了。例如我想点击打印时,鼠标老向右边跑,时间长了我又累又犯愁。那时我已经六十六岁,文化少,我认识的字都是学法时学的,但我就凭着坚信师尊坚信大法的一念,多学法,认真学做资料,师尊开启我的智慧,我终于学会运用电脑打印和复印。我也非常感谢同修的耐心帮助。我的体会是放下各种执著的“人念”,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用神念做大法的事,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就是用大法来衡量自己做的每一件事和走的每一步。

我问同修做资料的机器要多少钱,她们说我想要就搬回家去,做更多的资料好救更多的众生。乙同修帮我把机器搬回家,并带我到电子商场买好要用的耗材,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的资料点建起来了,做出的小册子、周报、周刊、护身符都很漂亮。可是乙同修在我这里住了一个星期就离开了,我很难受,但也体谅乙同修的难处,她是被迫流离失所的。

我要学的东西很多,只好到三十公里远的外地找甲同修教我。甲同修家有七口人,两个快八十的老人,三个小孩还在上学,丈夫因为修炼大法被迫害在监狱里,一家人全靠她。甲同修的压力很大,白天忙着進货做买卖,做饭洗衣服,晚上学法、炼功和做资料,休息时间很少。我每次去都主动帮她做家务好让她能抽出点时间教我。时间过得很快,她丈夫从监狱回来后学法、炼功都很精進,也参与到做资料中来,她的孩子也能帮忙做资料。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资料点的资料款式越来越多,也很精美,明真相的世人很喜欢。我们这里也感谢明慧网上的同修精心制作的这些资料,不用我们费多大劲就可以打印出来送给众生。

可是由于大家忙着做资料顾不上学法,人心起来了,干扰就来了。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师尊发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当时还不会打印经文,心里又急,想快点印出来好送到同修的手中。刚好丙同修下午到我家,她是外地人,三十多岁,她也是刚刚学会用电脑,不过比我学得好,我就叫她帮忙打印。可是机器出了故障,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十点才打印出一本来。丙同修又要急着离开,我说应该多做几本,丙同修说过几天再来。三天后,她来做了大约三十本经文,可是都有错漏和排版不对。她就到别的同修家说老太太(指我)学东西笨。我不做声,把这几十本书修修补补,粘贴,从新装订,用了几天工夫做出几本经文送给同修。

其实机器发生故障我就应该向内找了,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当时是做事心出来了,还有急躁心。二零零七年夏天,丙同修被非法跟踪绑架劳教,和她有手机联系的本地同修都被牵连和非法迫害。邪恶说跟踪丙同修有半年的时间了,她被迫害后走向反面,导致其它地区和她有联系的同修也被迫害,我也被牵连了,七月的一天下午,一大帮恶警窜入我家,砸门撬锁,翻箱倒柜,抢走了我的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还有周刊、周报,一本《转法轮》,等等。恶警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说话就说大法好,他们叫我签字,我就说我不认识字。直到晚上八点过后,他们那帮人才走。他们走后,我在心里跟师尊说,为了别的同修安全,我先离开家一段时间吧。丈夫不怎么愿意到外地吃苦,在我的劝说下,当天深夜我们就离开家。后来家里人说三天后有两个警察带着手铐来到家里,不过谁都不知道我们去了哪。

几经辗转,我们在一个亲戚家里住了下来,亲戚家在大城市,条件很好,他们也很支持大法。我们首先静下心来学法。师尊说:“最突出的是许多学员被迫害的很严重也是自己的人心过重、正念不足造成的。解决的办法是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学法。这部大法能正大穹,能使人修炼圆满,那为什么不珍惜这万古机缘呢?而且这机缘瞬间即逝呀!”(《去人心》)学好法,在法上提高上来,人心自然就去掉了。我决定无论在哪里都要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同时用法归正过去的错误,不断向内找,放下人的各种欲望,去掉争斗心、显示心、做事心等等人心。

二零零三年我在劳教所被超期迫害回家,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丈夫当时还没有修炼,怕心很大,受邪恶的欺骗,把我锁在家,不许我跟同修接触。有一次他去买菜,我也要跟去,到了市场,他碰到一个熟人,就给我十块钱让我去买菜。我拿了钱转身就坐公共汽车找同修,得到师尊的讲法,我捧回家如饥似渴的学起来。师尊的法理使我明白,大法弟子一定要反迫害,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我决定把以前辛辛苦苦一辈子攒钱起的一座楼房卖出去,用钱救人。二百五十平方米的楼房按二零零四年的市场价也应该值十五万,我通过中介以十三万八千卖了楼房。我就请同修帮忙买了两台电脑、一台激光机、一台彩色打印机,还有耗材,别的资料点也需要钱用,这样下来钱很快花了一半。丈夫因为钱的事老跟我闹矛盾,刚开始我没有用法理来衡量,不能善意跟他交流、沟通,心性守不住也跟他吵起来,给旧势力钻空子造成夫妻之间有间隔。我知道我没有圆容好家庭,就耐心的问丈夫还记不记得我没修炼前的身体是什么样,丈夫不吭声了。

没修炼前我是个老病号,头痛、肝病、胃病、风湿性心脏病、心肌梗塞,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整天头晕眼花,不能走路,每天都把药当饭吃,医药费要用万来计算。这样的日子真是难熬,幸亏我在九七年喜得大法。我什么都不想,就按师父说的做。每天按时到公园炼功,风雨无阻,晚上集体学法。我很认真学,尽量把动作做准确,心性提高也很快。非常神奇我全身的病痛一下子消失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对丈夫说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师父被诽谤,大法被污辱,无数大法弟子被严重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我怎么能不管呢?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哪有今天的我啊!就是用我们所有的钱也报答不了师父的恩哪。丈夫想通了,从此再也没为钱的事跟我吵过。他的身体也不好,看到我炼功后身体的巨大变化,在二零零八年也走進大法修炼中来。

丈夫的心性跟上来了,他主动提出来买笔记本电脑上明慧网。电脑买回来了,在这附近上大学的侄儿周末有时间就过来帮忙,上网下载,教会打印。我们请来师尊的《转法轮》和一整套大法书,还能做《九评共产党》、小册子、周报、周刊、护身符等等,这样一朵金花又开了。

我们在当地不认识别的同修,做出来的资料都是我和丈夫一起去发。商场、菜市场、公园、游乐场都是我们发资料的好地方。在市场发时我们一般都是西门進,东门出,或者是北门進,南门出,反正一進市场我就习惯找好门了。我发现明白真相后的众生的相貌发生很大的变化,市场有一个卖水果的男青年,脸面黑黑的,我送他一张三退保命的真相资料。过了半个月,我们又在市场见到他,脸色白里透红,春风满面,我又送他一本《九评》。在公共汽车上,我送一枚“法轮大法好”护身符给旁边坐着的一个女人,她很高兴的接受了,脸色瞬间就变的很漂亮。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有一次我们和亲戚全家去游乐场。这个游乐场很大,人很多很热闹,可能有上千人吧,门票要一百二十元一张,儿童和老人要六十元一张。我心里想六十元可以买很多耗材做资料了,可以救很多的众生了,我就说我不進去了,就在门外的空地发正念除恶。可是他们还是把票买了,我就跟他们進游乐场了,他们去玩,我找一个比较静的地方听师尊讲法。很快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来找我去餐厅吃饭,吃完饭发了正念,我看到口袋还有一张“天灭中共 三退保命”的不干胶,我就贴在餐厅里了。晚上十二点整全球发正念时我的入静状态很好,而且还看到另外空间很多美妙的景象,我悟到师尊在鼓励我再精進。

发资料的过程中我悟到一定要用神念来做。有一次我和丈夫到一个大菜市发资料,我们从北门進入市场,快发到南门时,我的布袋还有一份资料,南门出去就是马路,门口站着一个保安,他旁边停有两辆自行车。我就想把资料放在这好救这个保安,心里说你暂时先离开,刚一想眼睛望过去就不见这个人了,我就把资料放在车篮子里。我们走出大门五十米左右再回头看这个众生已经拿着资料在看了。我知道是师尊在帮我们。

还有一次是回老家发资料。我的老家在农村,我们去了农贸市场,刚好碰上当地的圩日,很多人出来赶集,我首先向人群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尊加持弟子让更多的众生明白真相。我的包里装了光盘、小册子、护身符等各种各样的真相资料大约五百多份,我一边发资料一边讲真相,清醒了的众生个个挤到我跟前伸手问我要。两个小时资料全部送完了,后来有些拿不到的人还不高兴。我的怕心出来了,怕他们拿不到东西受坏人挑拨,于是我赶紧离开。我一路走一路发正念,心里对众生说有缘人总会看到真相资料的,这样我的心才平静下来。

这些年来在做资料和发资料的过程中,如果法学的好,多学法,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做出来的资料就很漂亮,也很顺利。如果忙于做事,我们要到一些偏远的农村发资料,经常离家十天、半月的,学法时间不能保证,回家后如果不抓紧时间学法,只赶着做资料的话,机器就容易出故障,或者资料出现错页、漏页的现象。确实象师尊说的“要想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正念足,学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致巴西法会》)

第一次向明慧网投稿,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