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一年中,仅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已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十二位。


金宥峰遭牡丹江监狱野蛮迫害
(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摄)

金宥峰含冤去世前所摄
(零九年一月十九日摄)

如近期的一个案例,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关小号、戴脚镣等等,被强行灌辣椒面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让我们揭开牡丹江监狱外表的光鲜幕布,看看里面究竟发生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罪恶。

一、凶残的迫害

牡丹江监狱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以求所谓“转化率”,指使狱警、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绝人寰的迫害,使多人伤残,数人致死。教导员曾告诉犯人只要别整出事就行。哈尔滨的朝鲜族中学教师田荣贺被折磨了七天七夜,被犯人用胶带把嘴封上打,牙齿都被打碎了。但他宁死也不转化,恶警看要出人命才住手。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高云祥(小高)被秘密投入牡丹江监狱集训队。杂工犯人周兆坤在恶警的操控下问高云祥:“你悔不悔过?”他说:“我没有过,悔什么?”接下来便遭到毒打。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高压转化迫害。第二天,高云翔、关连斌、金宥峰(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死)被关进小号(禁闭室)十五天,脚戴三十八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

小高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有个脸上长黑痣的恶警拿起电棍就电他,把他浑身上下敏感部位电了个遍,最后把电棍停在他的裆部电个不停。还有一姓宋的恶警,是在禁闭室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狠的一个,用电棍长时间电小高,见小高没反应,气的他把电棍扔在一边说:“这东西对你不好使。”然后对小高一顿拳打脚踢,当时小高感觉自己的头都变形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金宥峰、关连斌也遭到毒打、电击。恶警把金宥峰单独提出去电他,电棍放电发出刺耳的劈啪声,并且可闻到肉皮被烧的焦糊味。

他们还被野蛮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到气管。灌的是浓盐水、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金宥峰在被关小号的第二天,自称“万魔之王”的狱警司洪涛,领三、四个号里犯人迫害金宥峰,用手指头堵住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法轮功学员本来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却因在监狱内遭毒打、野蛮灌食等,被迫害致严重肺病、心脏病、胃病等,有些不久后离世)。

最难以忍受的是寒冷,刑事犯穿棉衣都喊冷,可这三位学员都只穿着单衣服呀!那时是九月下旬,晚上最冷时接近零度,却只让他们穿衬衣衬裤,冻的浑身发抖,缩成一团,根本无法入睡。加上戴脚镣子的原因,把小高的腿冻的又红又肿。有的恶警晚上还故意把窗户打开。由于手脚都被锁着,大便都拉在裤子里了。

这样他们被折磨到十四天的时候,集训队一恶警问他们转不转化?三人异口同声回答:“不转化!”恶警骂了一句就走了。第十六天他们被放回集训队,小高去卫生间时一下昏死了过去。当他苏醒过来时看到一个犯人在给他头部止血。关连斌被迫害的更严重,刚三十岁的小伙子,上楼梯都费劲了。

其中在对法轮功学员吴跃荣的迫害中,七天不让其睡觉,并强行将其拉入洗手间用冷水浇其全身,直到吴跃荣晕过去为止;姚国才在关小号十五天期间,狱警指使犯人野蛮灌食,灌入气管,险些失去生命。

鸡西的法轮功学员张海涛、还有赵宝山被打的走路都困难。八一农大的讲师魏晓东被折磨了两天两夜,出现生命危险时才住手。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魏晓东被迫害致死。

二、酷刑肆虐 教唆犯人行凶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初,监狱教导员李杰志、干事李玉宏等,布置了三十多名犯人对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转化,逼迫写悔过书。中队长董玉江对这些犯人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让他们写‘四书’就行”;干事李玉宏声称:“这项工作与你们的减刑百分考核成绩直接挂钩”。恶警王和更是坐镇,对犯人说:“给我收拾,出问题我负责”。

在狱警的指使、怂恿下,抢劫杀人犯刘立军又暴露出他抢劫杀人时的凶残,肆无忌惮的、几近疯狂的对法轮功学员杨晓光、孙荣孝、刘国来进行殴打、残害。

法轮功学员杨晓光被刘犯打得鼻口窜血、面部青肿,口腔多处破裂,无法进食;刘国来被刘犯打得眼眶青黑,肋骨折断三根,躺在地上起不来;孙荣孝在短短四天时间里两次惨遭毒打:第一次被打得满脸开花,无法形容,时隔两日又被拳打脚踢,年过五十的孙荣孝被打得惨不忍睹。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八日早,监区长梅建国一上来就对李凤全训斥、辱骂,并将李凤全打得嘴唇翻肿着,嘴唇和牙齿间都在流血。午后,赵喜和与李干事拿着电棍电击、毒打李凤全。李凤全全身被打伤,眼睛被打坏看不见东西,恶警还连拖带拽强迫他出工。十二月十四日晚,收工时李凤全昏迷,从三楼楼梯滚下,头部摔伤,流血过多,当晚被送牡丹江公安医院抢救。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刘国来被狱警指使犯人刘立军和二监区犯人毛健波殴打,致使几次晕迷,头部多处肿痛,左眼被打得紫黑,眼球充血,两肋、胸腔痛得不敢出大气。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金宥峰被转到七监区一中队迫害。第二天出工时,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铐了半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在良的指使下,在警察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铐一下午。二十八日,朱在良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次日,在朱在良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将金宥峰带到厕所毒打一顿。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前后,狱政干事张庆山殴打关连斌,用电棍折磨长达三个多小时。张庆山边打边叫:“我就是恶警!我就是恶警!”用电棍电击关连斌生殖器、大腿内侧,皮肤都被打坏。关连斌被折磨一个多小时后心脏病发作,张庆山将电棍插入关连斌内衣里,直接电击心脏部位,并叫道:“我这专治心脏病。”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王海因拒绝“转化”,狱政科长王旭辉、干事侯波、狱警宋军林、李亚魁等用各种手段折磨他,一天迫害四、五次。宋军林每逢值班就用大号电棍对王海敏感部位电击,每天至少两次。恶警毒打他、拽着镣铐在地上拖。

狱警调来全狱最恶毒的犯人刘立军、李小东、牛淼迫害王海。他们扒光王海的衣服,用尼龙管(俗称“小白龙)抽打王海的全身。站到铺板上,用脚踩、踹铐在脚和手上的脚镣和手铐,致使王海手腕、脚腕部位发黑、化脓并坏死。这样持续迫害了一个多月,导致王海大小便失禁,全身伤痕累累不能活动。

看到的人说王海全身没有好地方,脖子上全是电击留下的肿块,手、脚腕处肉皮被划破,脚踝处见骨,被迫害的不成人形。恶警侯波叫嚣:“我已经把王海整的只剩半条命了”。问王海还炼不炼了,王海坚定的回答:“炼!”其他人相继放出,因王海伤势太重狱方不敢放。驻监狱检察院检察官曾伪善的表示慰问。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武学军、宋军飘、姜磊到小号里毒打黄国栋,并恶毒地用电棍电击其生殖器和肛门,导致黄国栋当时就拉裤子,事后很长时间肛门没有收缩力。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监狱召开一个由恶人陈斌演讲的污蔑法轮大法的演讲会,黄国栋进行制止,被大队干事孙某毒打,押入小号。

……

三、真正的包身工

牡丹江监狱因其残酷、狠毒,被人称为“死亡集中营”、“吃人的监狱”,共二十二个监区,不足三万五千平方米却关押了五千多人,医疗卫生条件都非常恶劣。三十多平方米的监舍,最多睡过五十多人。

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每年上缴定额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定额,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把他们当成赚钱的工具,真正的包身工。

更为可恶的是,将犯人食堂承包给狱警,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吃饭时犯人及法轮功学员蹲在走廊两侧,吃着象饲料一样的发糕。伙食若稍有改善,那是为了在电视、报纸上大做文章或应付上级检查。洗碗在卫生间里洗,很少有流动水。每天象机器一样高速地拼命不停地运转,再加上伙食低劣,大多数犯人身体相当虚弱。

二零零三年,每天奴役劳动十五到十六个小时,二零零四年后,为了争“全国文明监狱”改为每天至少十二小时以上,却强迫服刑犯人说谎,称:每天劳动八小时,每月休息两天。这么长奴役劳动时间,许多人无法完成它给下达的任务,回到监舍后要遭到毒打(蹶着被人拿白塑料管或木板打)。

法轮功学员与在押犯人不同的是,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饱饭,用毒打、电击、扣地环、灌浓盐水、长时间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信仰,不准接见家人,平时要有包夹监视一切行为,否则株连其他人(叫五连保)。

据其企业网站透露,黑龙江省高压开关厂(牡丹江监狱)系黑龙江省监狱系统国有独资企业,现有员工五千七百余人。主营:高、低压开关柜、服装加工、假眼睫毛加工、其他劳务加工项目等业务。而其生产条件是什么样呢?

在监狱里上厕所、喝水受限制,有时十---二十天都不能及时洗脸。在恶劣的环境里,每人身上都有虱子,许多人长了疥疮,患传染病,每天还要十几个小时做劳役,用那双流着脓,带疥疮、病毒的手去挑“卫生”筷子和雪糕棒、穿牙签、给娃娃粘眼毛等,经常到深夜。完不成定额便会遭到毒打,恶徒用板子打人,经常把板子打折。

牡丹江监狱生产的卫生筷子、雪糕棒等不仅供应本市及其它地区,还会出口。这些产品携带大量的传染病毒、细菌和疥虫等。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谁把这些消息泄漏出去都会遭到恶警及犯人的毒打。

二零零四年,有一个犯人因把监狱制作供应本市的方便卫生筷子有病毒和细菌的问题写在纸条上,想夹在筷子中告诉买主实情,结果被检查人员查到。狱警用电棍、木棒打得他奄奄一息,几天后就死了。家里人来探监,狱方不让接见,也不告诉家属实情。

四、迫害致死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据已掌握的资料,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于军修、汪继国、李儒清、潘兴福、魏晓东、宁军、杜世良、张洪权、孔祥柱、吴月庆、金宥峰、康运诚。其中潘兴福、宁军、张洪权、孔祥柱、吴月庆、康运诚、金宥峰等在牡丹江监狱饱受摧残,释放后不久离世。

汪继国,男,四十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曾被非法劳教三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医,住院治疗。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汪继国出院仅三个月,牡丹江师范学院有关人员不顾他当时尿血和双目几近失明,将他再次抓回劳教所。汪继国后被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再次被迫害致生命危急,送医院抢救不治,于二零零三年九月离世。

李儒清,男,六十六岁,原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二零零三年十月九日前后,被迫害致死。从在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到被迫害致死不到两个月时间。

潘兴福,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青年才子。一九九八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后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潘兴福坚持信仰,坚定的维护大法,多次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二年初,潘兴福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三年五月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被酷刑摧残、强制做奴工。二零零三年末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监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才把潘兴福送到监狱医院,诊断为胸腹积水、肺结核。监区教导员郑玉和趁潘兴福垂危之机仍不断的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说: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办保外。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二零零四年七月潘兴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许家人抬回家。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一岁。

魏晓东,男,不满34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被鸡西鸡冠区政保科恶警非法抓捕,受到了非人的吊打,手铐把手腕勒得鲜血直流。经过一番毒打和折磨后投进了鸡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长期遭受迫害,魏晓东身体每况愈下,骨瘦如柴,头发几乎掉光。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鸡西看守所把身体极度虚弱的魏晓东关入了牡丹江监狱。由于身体被迫害严重,在体检时恶警找犯人代替他。恶警还折磨他两天两夜不许睡觉,指使犯人用凉水泼他,逼他写“四书”。二零零四年末,牡丹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为期一个多月的“强制转化”迫害。由副狱长栾景和带领各监区大队长、教导员等恶警以及其他犯人,采取每天毒打、超体力劳动、不让睡觉等等残酷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多次的不让睡觉、毒打等使魏晓东病情严重,肺结核开放。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魏晓东已经生命垂危,恶警还不死心,逼迫他放弃法轮大法,并邪恶的欺骗说:“你只要说一声不炼了,马上放你回家。”魏晓东坚定的说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炼!”三月二十日一上午,魏晓东被迫害致死。魏晓东去世后,牡丹江检察院以检查死因为由,在家人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解剖了他的遗体。

宁军,男,五十多岁,电大毕业,家住西安区西二条路。因坚信大法,多次被非法劳教,屡遭非人折磨。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在遭到通缉半年后,宁军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患者恶意诬告,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公安分局受尽酷刑,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三年年末,看守所曾向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不予办理,同时将他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四年黄历新年前,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监狱诊断病危,家属付钱后,直到十一月监狱才办理保外就医,由其家人抬回家。终因长期的迫害,宁军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下午离世。

杜世良,男,五十多岁,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曾患严重心脏病和胃息肉(胃癌前期)多年,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昂贵的医疗费使本不宽裕的家庭更加贫困。危难之时幸得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的时间顽疾痊愈,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

二零零二年一月末,海林市国保大队大队长宋玉敏、恶警姜云涛、金海珠强行入室,以杜世良家中存放做真相资料的器材为由绑架杜世良夫妻。二零零二年七月,杜世良在法庭上讲真相并表示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六年,被绑架到牡丹江监狱。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间,牡丹江监狱三监区恶警为强制转化杜世良,白天强制他超负荷奴役劳动,夜间不让睡觉,教唆犯人沈福政多次毒打、折磨杜世良,手段卑劣。直至去世,杜世良一直被迫从事超负荷劳动。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日,杜世良妻子曾到监狱探望,身体状况正常。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突接噩耗,杜世良被迫害致死。家属去牡丹江监狱认领杜世良遗体时,牡丹江以“六一零”为首的政法委、公检法、狱方表现出了空前的紧张,二、三十个部门穿各种制服的人员把家属围个水泄不通,直到家属强烈抗议,才逐渐让出空隙。在家属要求领回遗体时,狱警科科长李向东等人声称:杜世良还在服刑期间,死了也得服刑,不能领回。后来在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恶警姜云涛、那永生的参与下强行火化,并强制每一个到场的家属签字。

张洪权,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二零零四年七月由哈尔滨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被教导员郑玉和关小号十七天。张洪权在被关小号期间绝食十一天抗议迫害,被送到监狱医院插管加盐灌食,被折磨得不断的呕吐。后又被转到三监区遭受迫害。张洪权被家人接回后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孔祥柱,三十九岁,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修炼法轮大法前,他身患多种疾病,小便尿血,整天只能躺着,多方治疗无效。自从他二十八岁修炼了法轮大法后,身体强壮起来,也能为父母尽孝心了。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晚,双鸭山市刑警队恶警以孔祥柱在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遭迫害真相为由,用欺骗手段将孔祥柱诱骗到工地绑架。第二天,孔家接到孔祥柱在医院进行抢救的消息。当家人赶到医院时,孔祥柱已被推进手术室,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整个后背都被电棍电焦,脖颈处打得骨肉分离。

孔祥柱被关到牡丹江监狱后,由于他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监狱“六一零”恶警李琰等在炎炎夏日把孔祥柱拖到篮球场上,强迫他坐在发烫的水泥地上曝晒。恶警还把塑料袋撒上芥末面,然后套在孔祥柱头上。孔祥柱被憋得脸发紫,整个身体痛苦得扭曲变形,惨不忍睹。孔祥柱后来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只剩下七十多斤。被折磨得不省人事时,脚上还戴着脚镣。

二零零六年六月,孔祥柱被牡丹江监狱十监区迫害致结核性脑膜炎,曾一度昏迷,情况非常危急。家属多次要求狱方释放,几个月过去仍没结果。经过家属长达十个月的努力,牡丹江监狱才以勒索五千元为条件,允许家人把他背回家。然而,孔祥柱已被迫害得瘦骨嶙峋不省人事。在经历两个多月的痛苦煎熬后,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晚含冤离世。

吴月庆,三十多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多次遭绑架、非法判刑、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一月,吴月庆被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关押到牡丹江监狱。2004年迫害致严重的肺结核和心脏病,骨瘦如柴。直到吴月庆生命出现危险,恶警才让他所谓的住院治疗。医院不知用的什么药,致使吴月庆病情越来越重。

二零零六年十月,吴月庆肺部已烂了一个大洞,体重下降到只有七十多斤,危在旦夕。牡丹江监狱仍不放人,还对吴月庆百般刁难。直到最后人不行了,才让家人接回。吴月庆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留下年仅十三岁的孩子(母亲已经去世)吴音奇在佳木斯孤儿院寄养。

金宥峰,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四十岁左右,朝鲜族。金宥峰因上访讲法轮功真相,被单位无理开除。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判以重刑。当时金宥峰在牡丹江刑警二队受到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金宥峰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关押在牡丹江监狱迫害,遭关小号、毒打、野蛮灌食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监狱却以金宥峰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由拒不放人。拖延十个月后,于二零零八年端午节前才办理保外就医。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晚9点,金宥峰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康运诚,原牡丹江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原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经理。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受迫害后,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二零零四年,康运诚和吴跃荣、张涛、刘军、王新军、金宥锋、孙登超、吕振江、侯闰忠、姚国才、高云祥(海林)、庞士兴(七台河)、张德文、刘智渊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遭受灭绝人性的折磨。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八日,康运诚被关小号迫害。之前康运诚曾因被迫害严重,出现过严重高血压等症状而入住监狱医院,当时家属曾要求保外就医被狱方无理拒绝。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康运诚出现病危,被监狱转入当地医院手术两次,处于昏迷状态。尤其第二次手术,医生告知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后来,家属找到狱方,大约在四月份才“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康运诚最终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于军修,男,浙江人。原是新肇监狱一名被判了无期徒刑的犯人,一九九七年通过狱中警察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监狱合并,于军修被转到牡丹江监狱服刑。一年冬天,他将“法轮大法好”字条粘在楼道的墙上。因坚持信仰法轮功真、善、忍,二零零三年四月到六月,于军修在监狱十四监区(现九监区)被押小号锁地环,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小号的警察林黎明和刘平把于军修戴上手铐脚镣,再用一根铁链从其背后把手铐和脚镣锁在地环上。而且经常用“小白龙”(白塑料管)打他。恶警许树军用电棍电他,经常是一电就是一个小时。最后恶警们看于军修快不行了,才让其住了院。于军修关小号半年,出来没几天就去世了。监狱却诬蔑说于军修在小号内得了病,因炼法轮功不肯配合治疗而死亡。

五、自欺欺人 造假新闻

在集训队时,一次庄轶新及其他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叫到所谓的教育室,按要求坐好,然后给他们录像,晚上就上了新闻,说被关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在政府干部的关心帮助下得到转化……假新闻就这样出来了。

二零零四年,中央司法部部长要来了,提前二十几天就开始给吃好的(其实是摸不准何时来),吃炒菜,还有肉。收工也早了。本来监舍一室三十人左右,现在只摆上四张床,把所有受过虐待的人,怕他们喊冤都藏了起来,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起藏到大楼地下的大菜窖里,派犯人头和警察看守。当司法部长到监狱溜达一趟走后,又开始吃起玉米磨碎了象饲料一样的发糕了,出工时间又加长了。

二零零五年香港、台湾来了一批人到牡丹江监狱参观,第二天监狱新闻报道说:香港、台湾客人参观犯人的食堂,看见锅里熬着一大锅肉都感到惊讶。其实每次有重要人物来参观,监狱都要弄出这种假相骗人。

法轮功学员们在监狱内遭受着酷刑折磨,仍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以平和的方式反迫害。他们的遭遇向人们揭示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呼唤着人们的良知和善念。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公开电话号码:0451-86316442
牡丹江监狱狱务公开电话:0453-8299026

牡丹江监狱监狱长杜应春手机号:13836352345
监狱“六一零”张国民手机号13039722224  0453-8299103(办
牡丹江监狱副监狱长:付润德
牡丹江检察院驻监室:主任:李国斌13304530016
检察员:何朝13845300896
王晓东13836305658
狱政科科长:李某某
副科长:岳某某13514548333

牡丹江监狱:
宋晓彬13766603777
赵鹏13945326218
周金平13945345260
王旭辉13704534000
王辉13504830585
宋浩13089885777
姜伟东13946341001
杜英春13836352345
董亚林13845352555
刘成彬13946334295
秦忠13091856072
岳永军13945363013
丁学忠13945386698
庄轶欣13836369666
刘士平13845355071
郑玉和13019068650
刘明华13091858138
高海民13359887399
王树生13303636767
闫立民13704838802
胡伟13836308976
李杰13946337645
钟贵13836316007
于富刚13836318822
张浩13945314079
李继刚13945317585
吴旭东13504838111
黄福玉13836379977
徐庆余13945362043
王珏13359880771
姜亦臣13946335828
姜革13009887080
何建军13836318365
王文生13054345000
朱再良13904838884
韩国庆13091856318
刘遵起13089836305
李鹏13945315170
汪伟13946346388
孙兆峰13089897068
尤福贵13836308650
阎善明13089836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