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二十岁,自小就跟着外婆在大法中修炼。这次我想将自己的心得体会与大家分享。

(1) 分清主次

我们常常在讲主次问题,比如要做一堆事情的时候,必须把事情分个轻重缓急,才能将时间精力分配好。比如,常人生活中的学习与看书学法。

我在初三迎考的那一年里,我很“用功”,中午不睡觉都要做题,学法看书全都抛在脑后,想着考完试了有时间再慢慢来补。在这样的状态下,我拿到了成绩,竟然比我平时的成绩低了很多,而且是在我最擅长的科目上低分!外婆与我一起找原因,才发现自己的主次颠倒,将自己转生成人的目地忘得干净。

后来,高三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很刻苦,甚至于凌晨都躲在被窝里用手电筒看书,我反而相对轻松,首先我认清了主,大法才是我的最重要的事,所以当时我基本上每晚都会用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看书学法,然后十二点发完正念就睡觉,所以我的心态平和,处事冷静,精力充足。继而才是学习。白天合理利用时间学习,晚上归纳整理后就看书学法,这样的日子过得内心踏实,学习成绩稳中有升,发成绩的那天才知道,比我刻苦、比我聪明的人考的并不理想,我反而在题难度最大的理综上拿到了远超出我平时的分数。父母(常人)都觉得十分神奇,只有我和外婆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放下执着,主次分清,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在师尊的安排下我去了一所很好的大学。

(2) 放下男女之情

我认为,对于青年同修而言,男女之情是一个大关,涉及到的色欲之心则是必须要去的执着。而在现在的社会上,情和色欲到处都是,电视、电影、书籍、网络上的不良信息都在一步步的败坏着人类的道德底线,在吞噬着人类的良知。当大街上挂的是裸体画,电视里放的爱的死去活来的歌曲,我们原本清澈的眼睛里逐渐沾染了世间的浑浊,于是看不到一个个美丽的外表下藏的是名利情,我们原本安定宁静的心逐渐放满了执着,于是外面的阳光透不進这颗浮躁的心。

曾经的我便是这样,象常人一样安于享乐,象常人一样爱来爱去,甚至于为了男女之情烦恼哭诉,却仍然发现不了自己深埋于内心的执着。执着于依赖时的安定感,执着于被关爱时的感动,执着于花好月圆时的卿卿我我,为了这些转瞬即逝的“美好”记忆,我明知这是不对的,但还是往下跳,自以为是勇士,但是却没有脸面对所有期盼着我回家的生命。回过头想一想,我真的能依靠常人吗?我真的心甘情愿的住在旅店里不回家吗?我真的可以坦然面对师尊的伤心和众生的绝望吗?还没醒来的同修们,时间不等人啊,我们肩负着史前的誓约来到转生成人,千百年的等待只是为了今朝,别到了最后悔恨的眼泪都流不出了!

至于色欲之心,我一直迟迟不肯动笔将其揭露,总认为十分羞耻。幸而在师尊的点化下,我决定不再掩藏这个肮脏东西,要解体色欲之心。想要解体色欲之心,得先认识到它的存在。有一次跟常人聊起体型的话题,随口说了句自己最不满意自己的部位,但是事后却越想越不对劲,我很在意身体漂亮或者丑陋,执着于这层皮囊,并且还为之产生虚荣心,其实这就是“色”的体现,如果不仔细回想,很有可能就置之脑后。还有做梦时,会有心目中爱慕的那种男子的形象出现,然后“我”竟然与之产生很亲密的动作,一次没过关,下一次就没把握得住,醒来后又不深刻反省,后来我开始害怕睡觉,害怕做梦时又出现这些东西,等到不会做这样的梦时,思想上开始翻上了一些东西,先开始只是给一点点,只要是我稍微一动心,马上就翻江倒海的来了,压也压不住。其实这是邪恶利用执著心在把我从神的路上往下拉,等我清楚地明白了这个肮脏的色欲之心在作祟时,我就开始求师尊、发正念,后来我都想不起来什么肮脏的画面了。

(3) 发正念

在发正念的时候,我常会看到老年同修单手立掌时掌耷下去了,要不就是莲花“合拢”了,整个人睡过去了。我发正念时静的不错的时候,会看到身体向外射出一层层的光环,而自己有时变得很小很小,在一颗小粒子里面,里面还有生物在缓慢的运动,在注视着我。当我清除首都的邪恶因素时,在半空中看到了天安门,下面一片灰黑色,天安门却又不象是人间的天安门,它上面趴着一只象蜘蛛又象蛤蟆的东西,等我过来杀它的时候,它突然爬了下来攻击我,自然它是自取死路。而在我莲花“盛开”的时候,掌中飞出一个晶白色的球体,还带有五彩光环,象是有灵性的。

所以,发正念的时候一定要清醒,让自己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最后,我想声明我小时候在学校被迫违心所填写的否认自己修炼大法的问卷,立即作废。

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