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不到一月 全身疾病消失(三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

修炼法轮功不到一月 全身疾病消失

文/山东大法弟子

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是一个疾病缠身,从头到脚无处没有病痛,满身业力的人,严重的脑神经衰弱引起四肢末梢神经紊乱,从颈椎到尾椎全部严重增生变形、骶椎隐裂、类风湿、骨节变形侵蚀到心脏、贫血、肾炎等等。

身体的痛苦、生活环境中的矛盾、一个常人对利益与欲望无止境的追求而得不到的痛苦的心,使我活的很累,觉得生命已经走到尽头。有过轻生的念头。又觉得还有没有尽到的责任,也对不起丈夫和孩子们,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活着。

一九九六年秋天,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手捧宝书《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读、读、读。白天没时间,晚上在厨房里坐个小凳读。一次次激动的泪水顺着面颊流下。浸湿了胸前的衣衫。白天、晚上脑中时时都在想着、悟着大法的法理,感觉生活充满阳光。时间飞快的过去。得法不到一个月,当我找到炼功点炼功时,全身的疾病在不知不觉中好象忘掉了一样全部不翼而飞。

在那段终生难忘的可喜的日子里,功友们一起学法、炼功、洪法。学法小组里的同修都以法为师。法理在升华,境界在提高。白天到农村洪法,早上、晚间学法炼功。精神、身体都在巨变着。自身感觉每个细胞都沉浸在幸福中。孩子们都能在我的脸上,看到很久以来很难看到的笑容。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历经迫害,一直坚信大法。师恩难报,唯有我在师父指引的修炼路上精進再精進。


修炼法轮大法 我和母亲获得健康

文/山东大法弟子 雪梅

我非常幸运的走進法轮大法修炼已十几年多了,这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修炼前,我是一个病业缠身、极其痛苦的人,对人生不抱任何希望。工作也不错,家庭也很好,但就是病痛折磨的我痛不欲生。

那时,我从头到脚都是病,浑身没有舒服的地方。血管性头痛,上火生气头痛,感冒头痛,特别是来月经头痛,月经前三天就开始痛,过程中痛,完了还要痛两三天,一个月下来没有几天好日子过。见风头痛,人家睡觉枕巾在头底下,我的枕巾在头上,中耳炎一年犯两次,痛起来真要命。鼻窦炎、扁桃体炎、慢性咽炎,经常感冒发烧。还有慢性胃炎、胆囊炎,我是天天离不开吃药。四肢关节经常疼痛,肩周炎、腰痛、坐月子落下的脚后跟疼。两条腿象灌了铅一样,拖不动拉不动,整天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还爱发脾气,冤屈的想哭就哭。三十九岁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我更年期综合症,我哪能接受得了。医院治不好,就学乱七八糟的气功,气功治不好,就学跳舞,学跳舞没有根本改善又找偏方治。什么法儿都想了,也没有解除我的痛苦。

那是九五年的暑假,妹妹回来给我带来宝书《转法轮》,教我五套功法,帮我找到炼功点。我得法了!我有一个慈悲伟大的师父管我了!我的病业在师父的一次一次的调理下,我的身体净化了,十多年多来,一片药也没有吃,我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了。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逐步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从那时起,我就下了决心,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

我母亲年近九旬,身体非常健康。母亲修炼也是十几年了,一天学也没有上,可是学了大法之后,能看书识字了。每天能看《转法轮》两讲多,炼功、发正念从不间断。还能背《论语》和部份《洪吟》中的诗。母亲的脸色是白里透红,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我每次带母亲出去办事时,都会主动告诉和我们接触的人我妈妈的年纪,他们都会很惊讶的端详着我的妈妈说:真了不起,这么大年纪了,身子骨还这么硬朗,头发乌黑发亮,这么健康的老人啊。我就借此机会告诉人们真相。


修炼后疾病不翼而飞 不再用老花镜

文/辽宁大法弟子

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以前真是多病缠身啊,做过三次手术,生活自理都非常的艰难,我自己不但遭受病魔的痛苦,还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烦恼和忧愁,有时真是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后来,我遇到法轮大法,很快就走上了一条修炼之路,身上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我变成了一个非常健康的人,还成为了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了。

人家说我有六十多岁,其实我都七十多岁了,我女儿都当姥姥了。我有个智障的儿子,在农村干苦力来维持生计,我不时的去他那儿帮他干活,可自己却不知道累,我想吃点人间的苦也是好事啊!

我曾经是戴着三百多度老花镜的老年人,看书和干活,一刻也离不开它,我只有小学二年级的文化水平,大字是不认识几个。得法后,我坚持学法炼功。一次看书时找不到老花镜了,我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后来有位同修说:“不戴老花镜也能看书。”我一试,《转法轮》中的字变的又大又清晰,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戴花镜了。如今,我耳不聋眼不花的,师尊的所有的经文和其他的真相资料,我都能通读,文化程度有所提高。

我老伴不修炼,但看到我的变化这么大,他也是很支持我。我们家的条件好一些了,我就主动的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恢复了学法修炼的环境,并自愿的担当起了协调联络、取发大法真相资料的有关工作。我们这个组的成员,都是老年同修,最大的八十多岁,最小的也是快七十岁了,有的同修离我们家太远了,每次要花两个多小时才能到我家。起初是每周一次,两小时学法,后来增加到每周两次,六小时学法。我们风雨无阻,安全的运转着。

十多年来,我一直是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来修炼的,从未间断过,珍惜并感激师尊的救度之恩,坚信大法不动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