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点燃了大陆小学教材里的“伪火”(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九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中国大陆一个民间组织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大陆中小学教材中存在一些错误,从而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一场风暴”。这个民间组织说,目前使用最广的三种版本的小学语文教材,都存在多篇内容失实的文章及常识性错误。其中,“爱迪生救妈妈”、“陈毅探母”纯属杜撰。该民间组织还称这些教材普遍存在“经典的缺失、儿童视角的缺失、快乐的缺失和事实的缺失”等严重问题。

自此,在整个中国大陆范围内,批评“教科书造假”之声四起,酿成了一场持续不断的风波。不仅专家和教师们开始呼吁“救救孩子”,连孩子们也开始质疑教科书的真实性。其中对人教版六年级上学期课文《我的战友邱少云》造假的质疑,颇具代表性。

在大陆的一次小学语文公开课上,教师讲的是“战斗英雄邱少云”。教师讲罢课文大意,按计划提问,没想到有个小男生竟不按题回答,反而语出惊人:“老师,这事是假的!大火烧身那么疼,邱少云哪能忍受那么久动也不动?!他身上还有子弹手榴弹,被火燃烧怎么不爆炸?!”教师顿时愕然,一时语塞。现场的听课教师们也颇感意外。

这个男孩仿佛《皇帝新装》中小孩一样,用天真的话语启发了大人们的思维。大人们开始思考,最后,结论是:那烧在邱少云身上的火是假的,纯属一把“伪火”。

首先,按照课文的描述,当时邱少云只要喊一声或动一动就有可能被美军发现,他是不可能将随身携带的武器和弹药移动到火区之外的,如此一来,武器弹药必然在大火中灼烧,从而引起爆炸。而爆炸声是非常巨大的,近在咫尺的美军不会不发觉。

其次,大火烧身这么长时间而不喊不动,是不符合基本常识的。灼烧,在疼痛的等级上是排位很靠前的。正常人根本无法忍受。

再次,课文中说,邱少云宁可烧死也纹丝不动,可是课文的作者却能够:“扭转头一看,哎呀!火烧到邱少云身上了!”显然自相矛盾。

最后,在课文的结尾写道:“黄昏时候,漫山遍野响起了激动人心的口号:‘为邱少云同志报仇!’我们怀着满腔怒火,勇猛地冲上‘391’高地。” 试问,在冲锋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样的通讯工具使得“漫山遍野”的士兵迅即知道了邱少云的惨死,从而“满腔怒火”呢?

其实,早在2004年,有记者曾专访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的上级曾排长,曾排长竟然一口气列举了数处造假信息——报刊与教材上的邱少云是重庆市铜梁县关溅乡玉屏村邱家庄人,而他所知道的邱少云是四川省简阳县养马河山茶村人;报刊与教材上的邱少云是“志愿军”第15军29师168团3营9连1排3班,他所知道的邱少云是志愿军第15军29师87团3营9连1排3班;报刊与教材上的邱少云赴朝作战是1951年3月28日,他所记得的是1950年10月23日;等等。

对于邱少云身上的这把火,我们不从生活逻辑和历史见证两个方面来考量则已,稍加考量,那结论自然是,这把火的确是一把“伪火”。

面对这样的闹剧,不知读者会兴起怎样的感想?可是这还不算完,当我们翻看人教版六年级上册《品德与社会》课本时,如果你翻到第7页,会发现又一团“伪火”烧了起来。

在第7页,教材灌输道: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刘思影,在2001年1月23日下午,在妈妈的带领下,来到天安门广场,点燃身上的汽油自焚。

人教版六年级上册《品德与社会》第7页,诬陷法轮功。
人教版六年级上册《品德与社会》第7页,诬陷法轮功。

这是发生在十年前的事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场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所谓“自焚”之火,经过中共现代媒体的反复渲染,迅速传遍全世界,在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的喧嚣中,“自焚者”被一口咬定为法轮功学员。声情并茂的揭批中,要刻意煽动的是对法轮功的仇恨。当人们的愤怒被媒体成功的引燃之后,被忽略和刻意掩盖的,是自焚报道中的重重疑点。十年来,这些疑点被世人渐渐了解,世人认清了这把自焚之火,也和《我的战友邱少云》里的一样,是一把地地道道的“伪火”。

甚至,课堂上的孩子们都明白真相。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刊登的一名学生来信,题目是“平静的教室沸腾起来”,文中讲了一个故事:

……老师讲着讲着,话题一转说:“我们现在讲科学,相信科学,法轮功……”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同学就站起来说:“老师你说的不对,法轮功是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一个同学接过话来:“我也知道,自焚是假的,王进东全身烧伤,盘在腿中间装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子却完好无损。”……(同学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群接起话来。

孩子们的议论当然是来自专家的科学分析,分析显示,“天安门自焚” 疑点还真多,这里仅列举其中三个重大疑点:

疑点一: 刘思影做了气管手术后四天,就能说话唱歌?

在人教版六年级上册《品德与社会》第7页,小女孩刘思影,被用来攻击法轮功。可是,专家分析显示,12岁的思影作为一个孩子,在伤后四天就带着插管声音清晰的接受采访,不惊不怕,还有兴致唱歌,完全违背基本医学常识!

“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后,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副主任李迟医生告诉记者:送来的几个烧伤病人都立即做了气管切开手术。李迟医生在节目中谈到的气管切开的切口,是在声带的下方,患者通过气管插管来进行呼吸。做了气管插管手术之后,因为几乎没有气流能通过声带,患者在早期根本无法开口说话。即使是在病情稳定,气道和喉头的水肿消退后,患者也只能发出口齿不清、四面漏气的声音。

“重度烧伤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插管后,在病房接受记者(不穿隔离服,不戴口罩)采访,还能唱歌。
“重度烧伤的”刘思影做了气管切开插管后,在病房接受记者(不穿隔离服,不戴口罩)采访,还能唱歌。

疑点二:刘春玲死于精心策划的谋杀!

刘思影的妈妈刘春玲被官方媒体称为自焚而死。如果把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提供的录像镜头放慢可以看见,这个事件中,刘春玲身上的火焰已经基本熄灭,突然,有人用物体猛击她的头部,刘春玲随即倒地。显然,刘春玲是死于他杀。


面上,刘春玲是被一个穿着军大衣的高大男子所杀害,揭示自焚背后的阴谋。

疑点三:塑料汽油瓶在大火中不燃烧、不变形!

所谓自焚事件具体组织者的王进东,在焦点访谈节目中的表现,也是破绽百出。人在被烧灼时,会不由自主的抽搐甚至跳跃,生理学上,这属于反射弧的应激反应,是人的一种保护性生理机制,不受大脑控制,就是说,即使想忍也是忍不住的。可是自焚镜头中显示,王进东浑身衣服都烧烂了,他人还在那老老实实坐着,纹丝不动,等着警察来给他盖毯子?同时,王进东两腿中间,盛汽油的塑料瓶,在高温和火焰下,竟然没有任何的变形或损坏。如此明显的破绽,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图:在中央电视台炮制的自焚画面上,王进东的双腿间那个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无损,他后面的警察拿着的灭火毯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直到这个王进东说完了台词才把灭火毯盖到他身上。
图:在中央电视台炮制的自焚画面上,王进东的双腿间那个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无损,他后面的警察拿着的灭火毯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直到这个王进东说完了台词才把灭火毯盖到他身上。

其实,早在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就曾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发表声明指出: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并强烈谴责: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中共代表团当时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

2002年1月,北美中文新唐人电视台,制作了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的纪录片《伪火》(False Fire),该片以其严谨求实的风格和对黑幕的曝光,从各国参赛的六百多部影片中脱颖而出,于2003年11月8日,荣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新唐人电视台2002年1月制作制作之影片《伪火》,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新唐人电视台2002年1月制作制作之影片《伪火》,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读者朋友们,孩子的未来多么重要何需说?教材的地位多么重要何需说?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现在要说的是:是谁点燃了大陆小学教材里的“伪火”?是编写教材的专家和教师们吗?他们虽然被冠以顾问、主编和编委的头衔,可他们从来没有尝过自由编书的味道,教材的编辑、审查与使用权利,一直以来,牢牢的掌握在中共手里。即所谓的“教材编写的行政化”、“教材内容的意识形态化”。面对教材里的“三聚氰胺”,他们从来也不过是暗地里的报以叹息而已。

毫无疑问,大陆教材里的“伪火”是中共点燃的。中共为什么这样干?中共点燃邱少云身上的“伪火”,当然是为了粉饰中共的“伟、光、正”,通过树立一个个假的战斗英雄,来为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涂脂抹粉,让孩子们成长成为中共未来的“驯服工具”和“狼孩”;中共点燃刘思影等人身上的“伪火”,是为了打击异己,实施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的阴谋,为其大肆镇压鸣锣开道,炮制一些子虚乌有的受害者,愚弄和绑架孩子们的思维,为其维持长期的暴虐专政奠基。

在中国大陆的教材里,不管有多少光怪陆离和不可理喻,只要我们掌握了一个事实,就能将它看穿看透,这个事实就是:教材,孩子们赖以成长的教材,一直是中共实施它邪恶洗脑的工具!尤其是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今天,我们更要时时记住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