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闹不懂我怎么离开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于一九九七年十月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被怀柔区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及当地居委会一伙人,从家中绑架到当地洗脑班。

在那里,我不配合邪恶的安排,对着他们,心里默念师父教给我们的正法口诀,恶人轮番对我進行说教,我不听他们的谎言。为了排除干扰,我就用手指数着口诀的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在心里面念。到第十一天的时候,我想这样下去也不行啊,不能总是在这里呆下去呀,我要离开这里。就因为这一念,师父就帮了我。

白天我有意的看看窗户,都被铁丝缠绕着,不能打开。同时,在这屋里一直有个女保安值夜班,寸步不离,监视着我。她夜里一直不睡,开着灯和电视。外面的情况不清楚,因为我一直没有走出过这个门。我不管这些,反正我今天要离开这里。

由于没有手表,也没有闹钟,也不知道时间,我就把空调的遥控器,和电视核对了一下时间,定了时,心里请师父:到时间提醒我。就这样,我拿着遥控器似睡非睡地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似乎听到“嘀”的一声,我就醒了,脑子很清醒,我知道,到点了,我该走了。心里请师父加持我。于是,我站起身,轻轻拉开门就出去了。

楼道的走廊里横放着一张办公桌,把楼道挡的严严实实,桌上还放着一根电棍,在桌子的旁边还坐着一个穿着棉大衣的男保安,挡着我出去的路。我没有犹豫,看了那保安一眼,他也看到了我,我没有说话,看着他,用手指一下那桌子,他就把桌子移开了。就这样,我就从正门走出去了,重新获得了自由。

这件事,对当地邪恶震动很大,他们一直闹不明白,我到底是怎么出去的。

师父讲过:“其实我告诉大家,真正修炼的时候,刚一進去就会出现很多功能,你已经進入那么高的层次了,所以功能是相当多的。”(《转法轮》

在当时,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运用功能,应该运用什么样的功能,但是我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呆在这里。坚信师父,就得到了最好的结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