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警察、“六一零”人员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自古以来,中国人,上自皇帝,下至百姓,都相信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中共为其愚民政策与斗争歪理,强制老百姓不信因果报应,跟着恶党干恶事。在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十几年中,公安、国保警察、“六一零”人员等成了迫害这群修炼群众的马前卒。当这些警察在中共无神论洗脑下,为了升官发财,丧失人性的参与迫害,给自己造下了天大的罪业。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时候到时,一切都报。因此,几年来,象下面这些恶报实例频频发生。

重庆江北大石坝派出所警察遭恶报

重庆江北大石坝派出所恶警田太荣、王楠、彭红宾、付春华追随恶党作恶,遭恶报。

田太荣,男,未退休之前和恶警王楠凶狠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跟踪、抄家、打骂、送劳教。现在田太荣遭恶报,因颈椎病而成为植物人,不会说话,不会动,天天躺在床上,苦不堪言。

王楠,四十多岁,在江北苗儿石派出所和大石坝派出所工作时,积极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现身患多种疾病:糖尿病、前列腺炎、脂肪肝、高血压全身无力浮肿。

江北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梁世滨,男,五十多岁,很多法轮功学员被他绑架送劳教,身患十二指胃溃疡痛得经常不能进食。

大石坝派出所前任副所长彭红宾、付春华两人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凶狠,对法轮功学员经常绑架、抄家、送劳教,现在遭恶报俩人都坐牢,被调出派出所。

吉林永吉县国保大队警察朱兆宏、王树祥遭恶报

吉林省永吉县国保大队长朱兆宏和王树祥二人作恶多端,迫害好人,遭恶报。王树祥调走降职,朱兆宏由于腐败被判刑八年进了监狱。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永吉县原西阳派出所所长朱兆宏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被提拔到国保大队后变本加厉。二零零八年春,朱兆宏伙同王树祥,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酷刑并劳教。请看下面事实:

1.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凌晨三点五十分,以永吉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朱兆宏和岔路河镇公安分局局长刘俊鹏为首的多名警察,同时包围法轮功学员朱海玲家的住宅及镇上的诚信家电商场,继而破窗而入,对朱海玲家的住宅和镇上的家电商场进行非法抄查。

2.吉林省永吉县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在羊毛沟鑫听山庄办洗脑班;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早五时许,永吉县恶警劫持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参与人员有国保大队长朱兆宏。

3.二零零九年四月下旬的一天早四点,吉林省永吉县国保大队长朱兆宏(原西阳镇派出所所长)、恶警耿某和司机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刘吉家,将刘吉和其儿子刘凤玉(法轮功学员)一同绑架,并直接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4.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多钟,法轮功学员于秀华及其四岁孩子和来她家串门儿的亲属在家中被西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具体情况待查。当时西阳镇派出所所长是朱兆宏。

5.王树祥(原国保大队队长)一姓耿的和姓李的恶警三人强行把孙淑清和赵玉芬绑架到城南派出所后,又到赵玉芬家抄家。王树祥等人还逼迫她们写保证书。

6.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左右,永吉县国保大队长王树祥(现调入永吉县综合治理)、永吉县西阳镇派出所所长朱兆宏(现国保大队长)、警员耿某等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吉 家,抄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视机一台、卫星天线高频头一个等私人物品。然后将法轮功学员刘吉及其女儿、儿子刘凤玉三人绑架到永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四川彭州市蒙阳镇“六一零”头目刘正芳等遭恶报

蒙阳镇“六一零”主任,刘正芳,女,四十多岁,曾经在蒙阳镇政府计划生育办任职,由于贪污公款,停职一段时间,后就调到蒙阳镇“六一零”办公室专管迫害法轮功。为了挣表现,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 明慧网多次曝光其恶行,多个法轮功学员给她讲真相不听,想踩着法轮功学员往上爬,当过特任抓法轮功学员,为抓一个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冒充法轮功学员的女儿,欺骗法轮功学员等等。如零八年奥运期间,整个彭州市绑架六位法轮功学员,她就带人在蒙阳非法抓了三人。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晚十一点,彭州市法轮功学员郑维刚在撕诬蔑大法标语时被蒙阳镇恶人绑架。十二日,蒙阳镇“六一零”的刘正芳等一伙人抄了郑的家,一无所获,恶警当场把他打得鲜血直流。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上午十一点三十分左右,法轮功学员王道成被蒙阳镇“六一零”的刘正芳政府的朱朝刚伙同文三村村长谢迟友,书记叶序才与一帮二派流氓绑架至彭州市桂花镇丰乐三圣寺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过,彭州市蒙阳镇法轮功学员刘秀华一人在铺子上做生意,被恶人刘正芳、杨华秀等抓走,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桂花镇三圣寺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八日,由于原永桥村村民黄富华构陷新上任的队长杨某修炼法轮功,告上镇及市“六一零”办公室。刘正芳和司机周某于三月八日下午二点过,到杨某家非法抄家,同时刘正芳还说了诬蔑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话,抄家后一无所获。

上车后,车开上坡车就翻了,刘正芳和周某都受伤。

老百姓早就知道刘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好人的恶人,都说:“活该,报应”,后来是村上当官的和不知情的百姓把车掀起。后来百姓听说了,都说不该帮忙。

原蠡县看守所所长王新斋遭恶报

二零一一年正月初四,原蠡县看守所所长王新斋和朋友一行四人驾驶面包车去山东,当车行驶到德州地界突遇车祸。其他三人只受了皮外伤,而王新斋坐在车里最安全的位置却一命归西。原因何在呢?

原来王新斋在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二年任蠡县看守所所长期间,忠实执行江、罗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积极听命于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的指示,对非法关押在蠡县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审讯、刑讯逼供、罚站、不让上厕所、夹戴刑具、扇耳光、拳打脚踢、往墙上撞、性虐待、三九天扒光衣服并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等等。使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并使一些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

王新斋表面上给人的感觉很和善,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对他有好感,经常在一起议论说:王所长待人和气可亲。但这话被两个经常给警察们擦桌子扫地的在押犯人听到了,他们说:你们错了,你们光看表面不行,实际上王新斋最坏,主意都是他出的,他在外边安排好让谁整治谁,再把这些打手轰进屋,然后他站在窗户外边观看他的手下是如何执行他的命令的。

是的,王新斋确实没有亲自下过手,都是背后指使杨大雪(已遭报),李国昌(曾遭报),郭军来等人干的。如:因李超英、杨秋玲、张光琼等三名法轮功学员不报名,王新斋便指使他的手下对她们三人大打出手。郭军来一把将小光琼从东墙扯到西墙,并猛地撞在墙上,而后抡圆巴掌朝小光琼的脸上扇去,顿时光琼的脸肿的老高。以后很长时间,她的脸青一块、紫一块。李国昌对未婚女法轮功学员陈喜燕连踢带打,直到把她打瘫在地,李还下流的摸陈的下身。

杨大雪、李国昌在寒冬腊月扒光法轮功学员王向辉、刘锡坤的衣服,并逼他们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还用脚踩在他们身上。法轮功学员李彩萍被他们折磨的更惨,肋骨都被他们打折了,曾很长时间便血。

天津退休警察谩骂大法遭恶报的两件事

张仲信是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南楼派出所的退休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他上下活动,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撕大法标语和真相资料,用下流的语言骂法轮大法和师父,仇视法轮功学员。结果得了喉癌,做了两次手术,不能说话,只能用手和笔表达,于二零一零年正月死亡。

王宝山是杨村镇二街邪党组织成员,“七二零”期间,他配合邪党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大街小巷谩骂大法和师父,当时就遭到了报应,摔的头破血流。前几年得了脑血栓,说话不清楚,不能吃东西,每天靠打流食活着,真是生不如死。

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上述警察、“六一零” 人员的悲惨结局告诉我们,无论谁多“聪明”、狡猾,也逃不出神的眼睛,也无论谁,明也好、暗也好、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只要迫害了法轮功,迟早会遭报应的。

天灭中共在即,那些仍在执迷中共的谎言或为贪图眼前小利,继续干着迫害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的人,也在害着自己,你们的倒行逆施只能给自己招来应有的报应。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奉劝那些还在行恶的警察和各基层干部,快快清醒,认清真相,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给自己和家人留下生命和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