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咸阳市李英娥遭迫害 有家难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下午,陕西法轮功学员李英娥、景雪红、黄波、刘巧梅四人开车路过兴平市西吴镇时车停在路边,大约下午六点钟时,突然有一名年轻男子一把打开车门,拽住景雪红连踢带打,满嘴酒气地说车压了他的脚,拽住景雪红劈头盖脸地打。(周围摆摊设点的群众证明这个酒疯子是当地的地痞混混,车根本没压着他。)

在这混乱之时,西吴镇派出所警察来了,他们本来应该处理那个地痞,却硬把这几位遭骚扰的妇女与她们的车劫持到派出所,分别对李英娥、景雪红、黄波、刘巧梅盘问,说明情况后还是不放人走;又不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搜查她们的车,在车上找到法轮功真相不干胶,三本《九评共产党》书,三部真相手机以及未发出的信件后,就立即通知他们的所长,国保大队进行非法审问,一月七日大约早上三、四点钟,兴平市国保大队动用四辆警车非法搜查了她们的家。

李英娥于七日早上走出兴平市国保大队。据有良知的公安人员说,国保大队对李英娥发出了追查通缉令,现李英娥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据公安局知情人讲就是因为她随身带的皮包里面有两个存折,里面有八万元存款,(她的包至今还在兴平市国保大队,里面装有存折两张,八万元,家门钥匙,信用卡,现金七百多元等),土匪警察想把钱没收,又拿不到任何的证据,就发个通缉令威胁她的家人跑来跑去给他们送钱,送礼,用他们的话说现在的警察抓法轮功就是为了弄钱。现咸阳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张进参与此案,到处搜集所谓的证据。

李英娥的丈夫常年体弱多病需要照料,她上有八十多岁的老婆婆也是常年多病,老人家也是有家不能回,现在亲戚家居住(没人照料),下有一岁的小孙子需要照看。李英娥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已经两个多月。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伙同兴平市国保大队不断对李英娥家人迫害和骚扰。

二月二十日前后,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伙同兴平国保大队恶警再一次对法轮功学员李英娥的家非法搜查,抢走她家台式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

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当局多次骚扰李英娥多病的丈夫,多次打电话要求他去“六一零”谈话,威胁说李英娥回过家,还拿她儿子的工作相要挟,要找她儿子问话等,来吓唬李英娥的丈夫。李英娥的丈夫是肝癌病人,做过肝移植手术,身体非常虚弱,被这伙警察吓的整晚睡不着觉,身体日渐消瘦,精神压力非常大,最近李英娥的丈夫忍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精神打击旧病复发很是严重,住进了医院。

李英娥曾经遭受的迫害

咸阳市国家税务局高新分局干部李英娥,女,四十八岁,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的迫害中,多次遭受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现改为北京天安门分局)、中共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秦都区国保大队六一零、兴平市国保大队警察迫害,情况如下: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李英娥于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告诉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五月二日早在她们去信访办,路过北京天安门广场时,有一个年轻的便衣警察就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们回答是,就被迫拉上警车,关押在北京天安门派出所的一个滞留室内(当时关押的有三十多人)。北京派出所警察问谁是干部,她回答后,那警察骂骂咧咧对她拳打脚踢。

李英娥后被陕西省驻京办来车拉到一个旅店,把她们关押在一个房间六至七天,只允许吃饭出来,其余时间均关在房间里。六、七天后,咸阳市渭阳西路派出所一名姓刘的警察和她们单位的科长熊博一同来北京接回,路上一直用手铐把她挂在火车的座位靠架上,到西安火车站下车后,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出动三两警车一路鸣着警笛把她拉到渭阳西路派出所关押到下午;后送往咸阳市秦都去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还逼迫她写所谓的保证。

上班后,单位在“六一零”的高压下,要求李英娥在全体干部大会上检讨,承认自己去北京是错误的,第二个就是给她行政警告处分,让她自己选择,她说自己哪一个都不接受,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她可以在大会上说明她为什么去北京,去北京的目的,但绝不是检讨,最后单位强行下了红头文件对李英娥给予行政警告处分,并扣了她当月的工资及奖金、年终奖并降低工资一级。

二零零一年二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咸阳市六一零伙同秦都区在陕西第二印染厂招待所办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承认天安门自焚伪案是真的,当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有秦都区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张力、高飞、司法局长宗健、原司法局副局长王五林,逼迫参加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有李英娥、陕西咸阳第一毛纺厂陈英利、张培英、中医学院宋维汉、二印卜玉兰、如意广播电视厂李静。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晚九点多,咸阳市六一零恶警刘志勇、司光、张润之一行七八个人闯入李英娥家中,翻箱倒柜,抢走她价值八百多元的索尼牌单放机一台、法轮功书籍、资料、光盘,把她绑架到咸阳市电力宾馆一楼一个房间,一进门刘志勇一声呼叫“上”,四~五个年轻警察把李英娥两只胳膊使劲向后拉,人抬起来扎上背铐,(李英娥人胖)一瞬间她的手背肿胀三四寸高,刘志勇还不罢休,对李英娥拳打脚踢,致使李英娥长达几个月右胳膊抬不起来。

当晚李英娥被铐在椅子上一夜,由两名男警察看守,六日早被劫持到广场派出所把她和苟正霞用手铐挂在两个铁窗上,刘志勇还走来走去用拳头在李英娥头上不时的打,不给吃也不给喝,连冻带饿一直铐到下午六点多送秦都看守所,刘志勇从李英娥的家人手中诈取钱高达几万元(详情待查),还诈吃骗喝,她被非法关押在秦都区看守所四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李英娥从看守所出来后,秦都公安分局伙同她们单位把她被迫送往咸阳市二零三研究所招待所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实为洗脑班)进行迫害,在那里不让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说话,每个法轮功学员要有两名单位的人陪伴,目的是监视她们,每天给她们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及有关诬蔑法轮功的资料,还逼迫她们发言,不让出大门一步。参与迫害的人有秦都公安分局六一零恶警高军、司光、司法局长宗健、原司法局副局长逼王五林、秦都区政府一名姓张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工作人员曹建刚、高飞。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绒布印染厂的马杰(现被非法关押在渭南监狱),二印厂卜玉兰,原辅导员王恩宏,还有一名不知名的大学生,陈阳寨的雪凤。

二零零五年四月,陕西六一零邪恶之徒一行八人在全省巡回办洗脑班,他们从延安榆林办完洗脑班后,又来到咸阳办洗脑班,要求李英娥参加,因工作忙加之她的丈夫有病,他们单位就说不用参加了,可是秦都区六一零和所谓的巡回团不同意,要到她单位来办洗脑班,单位觉得影响不好不同意,推托要办就到她家去办,结果那两个人(所谓的巡回团一男一女)女的姓张,他们还真的就跑到她家来了,还要李英娥的单位车接车送,住大饭店吃喝,为了不让单位经济受损失,她自己和家人不受骚扰,李英娥逼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早李英娥正在上班,咸阳市秦都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张利民、“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玲(女)、“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唐平、工作人员苏强,非法闯入李英娥的办公室绑架了李英娥,并非法搜查了她的家,抢走她的家用手提电脑一部、打印机一台、光盘、法轮功书籍,还抢走她辛辛苦苦积攒几十年的现金存款单(后经索要才退还)。

随后李英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秦都区戒烟所。在戒烟所吃不饱饭而且每天还要干十几个小时的苦工,由于长时间的蹲坐,李英娥腰疼痛的站不起来,起来前必须活动活动才能慢慢行走,手上一层一层的蜕皮(因她们干的活是飞机的零配件,是绕线圈),每天还要受到毒犯的侮辱,谩骂。恶警不许其他人和她说话,她刚进戒烟所时,那些毒犯中午不让她睡觉,七月份的天气非常炎热,她们在里面睡觉,把李英娥赶到太阳底下曝晒折磨,迫使她放弃信仰。

李英娥的丈夫是肝癌做了肝移植手术,身体非常虚弱,家中还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需要人照料,家人无时无刻不为李英娥揪心度日。后经家人七个多月的奔走,于二零零九年元月十九日才将李英娥保释回家。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李英娥在被非法劳教保释回家不到两个月,本人身心受到邪党摧残还未康复之时,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进又派三人(俩男一女),冒充劳教委人员借“回访”之名闯入她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要搜查其家里的电脑。李英娥要求出示证件,这时他们才拿出一张不伦不类的纸,既不是搜查证,也不是工作证,再次非法对她家进行了非法搜查。尽管他们没查出任何东西可以作为迫害的借口,却要其丈夫第二天九点半带李英娥前往邮政局对面的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为避免迫害,李英娥被迫离家出走。

明慧网曝光了咸阳市公安局六一零派三人(俩男一女)冒充劳教委人员借“回访”之名不出示任何证件闯入她家的非法行为后,张进暴跳如雷下令要一定抓到李英娥,并同时下载明慧网曝光的资料,威胁她的工作单位下令开除李英娥的公职。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左右,咸阳市劳教委,咸阳市“六一零”逼迫李英娥单位打电话威胁其丈夫,让她丈夫把李英娥送到国棉二厂办的所谓法制学习班(实为洗脑班),如不服从将开除公职相威胁。她家中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个月孙女,丈夫又是个肝脏移植病人。恶警威胁其家人,逼迫亲朋好友都配合给其做所谓“思想工作”,搅得她亲朋好友一家大小不得安生。


附:张进电话号码:
手机:13809141731 13609218631 办公室 029-33880709
张进妻子:黄颖娟,咸阳市渭城区检察院法纪科
附:兴平西吴镇派出所电话:
13772586008 15721903020
地址:咸阳市玉泉西路市公安局新办公楼2层。
咸阳市610宋景晨(音): 13609109565
咸阳市610办公室: 029--33880710 029--33880711
梁某:(市局610) 13571063256
咸阳市公安局劳教审批处(咸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办公室)电话:029-3388021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